小海棠女性网

烦躁不安,不相信不好的情绪是真的,怎么识别情绪?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450

烦躁不安,不相信不好的情绪是真的,怎么识别情绪?

了能在少室寺后山山洞为白衣女子仗义执言,白衣女子宁儿自然对了能是非常感谢。

不过,当了能回到佛心崖之后,戒色却第一时间立刻告知他道:

“了能师兄,大师去找罗汉堂首座去了。”

戒色传达给了能这一消息,了能却隐隐感觉此事背后肯定有什么大事儿。

刚才他在山洞里的意气奋发,据理力争。现在,回想起来,却心里有点害怕。

那个少室山洞乃少室寺真正的禁地所在,进入其中,肯定是罪一。

进入山洞与山洞中的神秘大师前辈,当场辩论,貌似没有给对方面子,下不了台,那是罪二。

说不定对方肯定要暗中找他的麻烦,这次惨了。

了能想到这些,脸色忽明忽暗,忽然,猛地抬头询问戒色道:

“戒色,慧根大师出去的时候,到底什么样的?”

戒色细细想来对着了能如实相告道:

“大师离开佛心崖时,面色凝重,比平日里还要严肃。”

了能听到戒色的叙述之后,更加觉得此事肯定要变成大事。

少室寺戒律森严,对于尊师重道也是相当看中。

虽然,了能于情于理上占了优势,但就不知道这个山洞中的大师胸襟如何,会不会和他这个小僧一般计较了。

方丈室内,方丈慧定没有如平日一般召集五大堂院首座以及藏经阁阁主开会。

今日前来方丈室的,除了方丈慧定之外,还有三人。

其中,两位,一为,佛心崖慧根大师,二为,罗汉堂首座了空。

而另一位大师,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褐色僧袍,眉须皆白,一脸严肃。

他虽未发一语,却使得作为罗汉堂首座的了空是有些坐立不安。

四人以慧定方丈坐在当中,眉须皆白的老僧坐在慧定方丈的左边下手,而佛心崖慧根大师坐在左边下手第二位,至于,罗汉堂首座了空坐在慧定方丈右边下手。

四人坐定之后,慧定方丈还没有开口,罗汉堂首座了能,抢先从蒲团上站起身来,双手合十恭敬的对着那须发皆白的老僧行礼道:

“弟子了空见过慧明大师。

大师,我师弟了能天性纯良,今日他冲撞大师实属孟浪,还望慧明大师念他年少无知,饶了他这一回吧。”

坐在慧定方丈右边下手的慧明大师,看到了空如此为师弟了能,放下罗汉堂首座的身份向他道歉,他原本心中那一团无名之火,反而却瞬间消了不少,原本一脸凝重的他,脸上也不似铁石。

坐在慧明之后的慧根大师,却对了空微微一笑,心中赞扬了空是个识时务之人。

了空替师弟了能向慧明大师道歉之后,慧定方丈也跟着说话趁热打铁道:

“慧明师弟,你我师兄弟因在少室寺各司其职,好久没有见过了,甚是想念。

如果,不是这次事情的发生,你我师兄弟还真的难得一见。

坐在你对面的罗汉堂首座了空乃是我少室寺的后起之秀,他武艺高强,佛法颇深,为人受少室上下夸赞。

他的师弟肯定也不会差,其实,那了能小僧,这次仗义执言,也正好了了你红尘之中的遗憾,何乐而不为,我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慧根大师虽然没有发言,但在慧定方丈开口之后,一直点头附和慧定方丈。

慧明大师看到慧定方丈是明显倒向了空,而慧定方丈的话,也不无道理,而了空也给了他台阶下,既然如此,慧明大师脸色缓和对慧定方丈左手单掌直竖道:

“既然,连方丈师兄都开口了,作为师弟再如此追究下去,倒是我慧明和后辈寺僧争面,小家子气了。

好吧!我同意不追究了能的犯上之罪。

我观了能这个后辈,颇有我少室寺僧人应该有的勇气和执着。

方丈师兄,师弟在这里,有一请求希望把了能放在师弟身边历练,到时候,也能让他成为我少室寺的一份有力的助力。”

慧明大师对慧定方丈的请求,了空立刻是激动的喜形于色,心中大呼:

我师弟了能有如此运气,因祸得福,得慧明大师眷顾,以后的修为必不在我之下。

望日月光芒佛以后继续给予我师弟恩泽。

了能这档子事以慧定方丈的出面而解决了,当慧根大师回到佛心崖之后,入佛心崖就见到了能着急的模样。

了能看到慧根大师前来,一路小跑来到慧根大师面前行礼道:

“了能见过慧根大师,大师一路辛苦。”

他对着慧根大师打完招呼之后,偷眼瞧了瞧慧根大师的脸色,小心翼翼的对着慧根大师询问道:

“大师,此去一路可顺利?”

慧根大师听到了能如此询问,却是呵呵一笑,暗笑了能滑头,接着一脸正经的回答了能道:

“了能,你要永远记住你师兄了空对你的好,不可辜负他对你的一番苦心。

今天,全靠慧定方丈出面替你说服了慧明大师,而这当中,你师兄了空出了很多力啊。”

了能听到他现在终于没事了,原本心头的阴霾一下子散去,终于又见青天了。

他继续双手合十恭敬的对着慧根大师施礼道:

“大师,其实,今天的事儿戒色已经告诉我了。

如果,不是您提前下山去通知我师兄,事情肯定还不会如此顺利。”

慧根大师看到了能如此聪慧,他对着了能回答道:

“你师兄了空为人光明磊落,老僧虽是前辈也钦佩他。

而且,他得方丈眷顾,老僧也是想和他接个善缘。”

了能看到事情终于全部解决,顿时心情舒畅。一直神情紧张的他,顿时松懈下来,颇为疲累准备去房间休息。

而就在了能要回到房间的时候,慧根大师叫住了能道:

“了能且站住,从明日起,你不用跟着老僧在佛心崖修行。

明日,你去圣僧穴找慧明大师修行吧。”

了能一听自己明日要去什么圣僧穴,找什么慧明大师修行,他对慧根大师口中的圣僧穴不甚明了。

慧根大师看到了能脸上的疑惑,重新坐在大石头上替他解惑道:

“圣僧穴就是你今天去的地方,而慧明大师就是和你在圣僧穴对话的大师。”

了能听到慧根大师如此一番解释,却是一脸惊恐的连忙摇了摇头道:

“大师,那个圣僧穴乃是少室寺禁地,弟子如何可以去那里修行啊?”

慧根大师对于了能的担忧,露出一丝微笑道:

“看来,你对我少室寺的事儿知道不少,圣僧穴是少室寺禁地不假,但有方丈允许,自然去那里不是问题。

而且,慧明大师对你非常欣赏,是他提议,让你去圣僧穴修行的,你可以要好好珍惜这个机会啊。”

了能知道这里事情的所有始末之后,深深对着慧根大师行了一礼,以表对慧根大师在这月有余对他的照顾。

当他来到自己房间的时候,看到戒色房间灯光未熄,他感觉自己是不是要对戒色说点什么。

想到戒色对他的好,他又碍于之前对戒律院所有人的不待见,他没好意思去见戒色。

但就在了能准备就此作罢时,戒色却因为尿急出来方便,看到了能在他房间门口,直接对着了能甩了甩头询问道:

“我去方便,你要不要一起?”

了能听戒色如此一说,也是感觉自己有些尿意,于是,和戒色一起去方便了。

下腹鼓胀因为及时释放而得到快速缓解,当方便的差不多时,了能努力的对着戒色开口道:

“多谢!”

戒色听到了能对他的一声感谢,却感觉有点受宠若惊。

不过,他很快缓过神来,对着了能解释道:

“我之所以快点去通知慧根大师,也是为了还你的情。

因为你在关键时刻替我挡了一掌,否则,当时受伤的那人就是我了。

对了,你的左肩膀怎么样了,我应该帮你把脱臼给治好了。”

戒色对了能的提醒,了能试着动了动自己的左肩膀感受不到任何的不适和疼痛,应该是恢复如初了。

二人方便完之后,了能在看到戒色要进入房间时,对着戒色说了一句,有些不符合他习惯的一句话道:

“戒色安睡。”

戒色进入房间的脚步,略微停留了片刻,然后,对着他点了点头,留下一句话道:

“虽然,你去圣僧穴修行了,以后,咱们俩还有相遇的机会,到时候,相互切磋啊。”

面对戒色的邀请,了能自然是连连点头答应。

一夜安眠之后,了能收拾自己的所有物品,告别了慧根大师和戒色之后,向着圣僧穴前进。

当他进入圣僧穴之后,在山洞的空地之上,迎接他的是十八个铜光闪闪,强壮威武,袒露上身的少室武僧。

了能重来没有见过如此阵仗,着实吓了一跳。

他看到这些少室武僧身上发出的直刺人眼眸的刺眼铜光,怀疑这些武僧上身黄铜之色是不是身上涂抹了某种涂料,才会有如此效果。

可当他用手指搓揉某一个铜人武僧的腹部良久,再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之后,发现并没有任何铜色印记,看来,这些黄铜之色不是涂抹上去的。

那既然如此,他就心中产生疑惑,这十八铜人武僧的身上为何会铜光闪闪。

可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从十八铜人武僧之中,走出一人,一脸肃穆的看着了能道:

“经方丈同意,罗汉堂弟子了能从今日开始,在圣僧穴修行,修行期间不可懈怠,不可懒惰,要听令于这里所有的前辈,你可知否?”

了能听到对方如洪钟般大气的声音传来,他早就被对方的气势所压,乖巧的双手合十回答道:

“了能已知。”

了能在答应十八铜人武僧的一切要求之后,小心的询问这位代表十八铜人武僧的大师道:

“请问这位大师,哪一位是慧明大师啊?”

这名十八铜人武僧的代表对着了能傲视回答道:

“老僧就是!”

了能一听他回答,立刻再次双手合十恭敬的施礼道:

“弟子了能拜见慧明大师,慧明大师能够不计前嫌,胸襟广阔,乃我后辈武僧的典范,弟子愿意在您身边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慧明大师面对了能如此这番奉承之言,他有些不耐烦的对着了能回答道:

“好了,好了。闲话不要多说,把你的所得话,都放在心里即可。

老僧这就带你在我少室神圣圣僧穴虔心膜拜,也顺便告知你,你以后在这里修行所需要做得事儿。”

了能听到慧明大师要向他介绍整个圣僧穴之后,立刻老实的跟在慧明大师的身后,聆听慧明大师的介绍。

在了能跟随慧明大师在圣僧穴转了一圈之后,他终于知道慧明大师为何要他虔心膜拜此地了。

原来,圣僧穴之所以成为少室寺后山的禁地,是因为是历代少室方丈圆寂之地。

而设置这里成为禁地另一个原因,也是为了怕有什么宵小之徒进入这里肆意捣乱。

而在两百年前,曾经发生过一次,圣僧穴的大乱,很多圆寂方丈的尸骨都受到了破坏,之后,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做好了修复整理工作。

而这个圣僧穴设置了英武和让人敬畏的十八铜人武僧也是为了更好的守护历代少室方丈的尸骨。

既然,了能前来圣僧穴修行,之前很多由十八铜人武僧做得事儿,就交给了能来处理了。

比如说,最主要,也是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打扫历代少室方丈的安放之地,保持这里的清洁和卫生,不可有任何的灰尘,以免小虫在其中滋生,污染历代少室方丈的尸骨。

当然了,这只是了能要做得工作的其中一部分,另外,十八铜人武僧的日常也要了能来负责。

比如,打扫房间、洗衣、端饭,烧洗澡水等等都是了能必须要做得事儿。

了能在听到慧明大师给他布置的这些任务,他感觉这次来圣僧穴美其名曰是来修行的,其实,就是给这十八铜人武僧做小厮的。

了能心里如此埋怨,却也知道他自己先前得罪了慧明大师,小厮就是小厮吧。

谁让对方地位尊贵,实力强悍,连身上都和别人不一样,还是铜光闪闪的。

既然了能来了,就很快进入状态开始干活。

慧明大师直接扔了一把笤帚给他,可就在他接过笤帚的那个瞬间,他顿时双目圆睁,脸颊憋得通红,双臂青筋之爆。

而他本人也因为接住那把笤帚的缘故,直接往前摔倒在地上。

了能万万没有想到,一把笤帚竟然会如此沉重。

他拿在手中,好似如双手接千斤重担,他瞬间全身力气都花费在接住这把笤帚上了。

当他费力的从地上爬起来,端详那把慧明大师交给他的笤帚之后,惊讶的发现,这个笤帚根本就不是用竹制的,笤帚全身用黄铜而做。

既然,这把笤帚是一把铜笤帚,放在手中如此吃重也就不奇怪了。

了能全身虚汗直冒,他目视了一眼,面前的慧明大师埋怨道:

“大师,弟子听闻,我少室寺有门武功,好像名为铁帚功。

应该是用铁帚辅助练习此功,您就算想让弟子学此门功夫,也用不着给我一把铜笤帚吧。”

慧明大师却冷冷的回答了能道:

“圣僧穴十八铜人武僧平日里都是用铜笤帚打扫地面的。”

了能听到慧明大师的回答,知道这十八铜人武僧扫地都如此强悍,他只有心里无奈的回答一声道:

好吧。

了能看着面前的铜笤帚,以他现在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用铜笤帚扫地的,他只有对着慧明大师请求道:

“大师,弟子修行浅薄,还望大师,给弟子另外预备一柄笤帚。”

慧明大师听到了能的请求之后,对着他询问道:

“铁笤帚怎么样?”

了能有些尴尬的回答慧明大师道:

“大师,弟子重来没有练过铁帚功,这铁帚还是算了吧。

弟子还是用竹笤帚打扫地面吧。”

慧明大师极不情愿的从角落里,拿出一柄满是灰尘的竹笤帚交给了能后,对他留下话道:

“了能,你在圣僧穴修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

老僧看你品行端正,一心向着我日月光芒佛。

老僧可以对你有所优待,但是,老僧期望你早日可以用铜笤帚来打扫地面。

好了,从今天开始,在你做完一切修行之后。老僧会给你一柄铁帚,你先从能拿起铁帚开始吧。”

慧明大师对着了能一番嘱咐之后,头也不回的走开了。

原本了能为来到圣僧穴修行,已经做好准备了,可实际情况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料。

他现在竟然连扫地都遇到阻碍,要先从拿起笤帚开始。

这圣僧穴看着是个山洞,了能预想地方应该不大,可他哪里知道这里打扫的地方还真多。

特别是在打理历代少室方丈圆寂的地方花了不少时间和功夫,这里是历代少室方丈尸骨安放之地,不管是哪个少室武僧,不管他的地位如何,到了这里都要虔诚膜拜,心中不可有一丝懈怠。

了能在圣僧穴打扫了将近一个上午,才算基本上完成任务。

但慧明大师却没有责备了能打扫使用时间太多的意思,反而是见到了能脸上有了一丝赞扬的微笑。

看来,了能打理历代少室方丈圆寂之地,得到了慧明大师的认可。

他直接甩了一个瓷碗给了能,而了能却眼力、手力都欠佳,差点瓷碗脱手。

了能用双臂抱住了瓷碗,看到瓷碗里放着四个白馍,这个量,肯定是达不到了能的要求。

于是,他看着瓷碗里的白馍对着慧明大师道:

“多谢大师给弟子送饭,但这点白馍根本不够弟子吃得,不知还有另外的白馍吗?”

慧明大师却对着了能摇了摇头道:

“负责送饭的弟子就送上来这么多,既然,你肚子饿,那就自己去解决吧。”

了能听到这句话,感觉浑身一震。

他反复咀嚼慧明大师此话的意思,看来按照这话的意思,是让了能自己去想办法填饱肚子,那既然如此。那了能用什么东西填饱肚子,那就是他自己说了算了。

可就在了能兴高采烈的答应慧明大师时,慧明大师却对着了能继续命令道:

“今天,你也算是运气。

我们的衣服自己刚洗过,你再替我们所有人烧好洗澡水之后,再去想办法填饱你自己的肚子吧。”

了能知道自己可以好好去打牙祭了,做起事来,非常勤快。

不过,他貌似有的事儿忘记了细节,洗澡水不会自己到洗澡缸里去,而加热水的柴火还要他自己去打来。

对于,这样的任务,为了他心中能够吃到的鱼虾蟹以及梅花鹿肉,开始干吧。

有《蜻蜓点水轻功提纵术》的帮助,他挑水的往返速度就更快了,至于烧热水的柴火,自然是到他熟悉的那片树林去捡。

清水已经准备好,柴火也预备下。

面对一口足有十八尺深的大锅,他直接把水给加满了,然后,点燃了柴火,开始不停的加热大锅里的清水。

大概约摸用了整整一个时辰的时间,十八铜人武僧都洗上了热水澡,而了能也累的满身大汗,看着他们都在洗澡水里舒服的清洗。

他也知道今天的任务应该是全部完成了,就在他准备去做他的计划时,却听某一个铜人武僧要他加水的要求。

了能也只能去按照要求继续烧水了。

十八铜人在洗澡缸里舒服的泡澡,其中某个铜人武僧对着慧明大师道:

“慧明,还是你聪明,弄了这么一个小子来咱们这个服侍咱们,咱们也可以安心的练功了。”

慧明大师却对着那个铜人武僧回答道:

“嗯,那是当然。

不过,咱们不能因为他服侍咱们就对他太宽容,一定要对他严格要求,毕竟,他是跟随咱们十八铜人武僧修行的。

将来离开这里,他表现不好,别人只会说我们的不是。”

其他铜人武僧听到慧明大师的话,都纷纷表示赞同。

烦躁不安,不相信不好的情绪是真的,怎么识别情绪?

烦躁不安,不相信不好的情绪是真的,怎么识别情绪?

我负性思维太严重了我想睡觉我控制不住头好疼呜呜呜

我想复婚,我该怎么办?她不接我电话也不回我微信。

想要从事心理咨询行业,可是找工作呀,一堆都是情感咨询、失恋挽回、脱单咨询,甚至劝退小三等等。有的咨询机构写招聘心理咨询师,看起来还是很专业,可以详细了解还是这一种。对于想要从业心理咨询师的人来说,这是可以选择的工作吗,这份工作可以提升咨询能力吗?对于行业来说,这种情感咨询到底属于心理咨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