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从一开始如何选对象呢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149

从一开始如何选对象呢

漆黑的夜空之中,两个身影在清冷的月光下急速地跃行。

月光下的耿惜身影像个仙子,此时她绝美的脸上挂满了泪痕,嘴角也挂着不少干涸了的血渍,偶尔还鲜血从她的口中渗出。

“你别死,求你别死!”

她左手挽着近乎昏迷了的雾念的腰,咬破右手的手腕,一股滚热的鲜血立时从她的手腕处冒出,赶紧塞到了雾念的嘴边。

她不知道这样有没有用,只知道自己的身体有很强的愈合能力。

但除了这样,她想不到别的方法来给自己刚收的这个小跟班续命。

虽然接触的不是很久,仅仅几个月,但是同病相怜的亲切感和她亲自带雾念回龙族的原因,让她觉得雾念比其他人更亲近一些。

雾念的眼神已经开始涣散,大脑的思维几乎停止,半醒半梦间只看到耿惜的泪滴不断地滑落。

他想做些什么,可是什么都做不了。

只能躺在她的怀里看着她哭得梨花带雨……

也不知过了多久,耿惜终于看到龙族的基地。

“救命!救命!!!”她对着基地用尽了全身力气大声咆哮。

月影和风霜,听到咆哮声后立马飞了上来,月影什么都没问直接接过雾念的身体,风霜也在半空中捧起耿惜,一同落到基地门口。

月影落地后急速跃行至地下室入口。

耿惜瘫在风霜怀里,此时的她真的没有一点力气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着:“一定要救活他啊!”随后晕了过去。

……

雾念被抬上担架车,大脑已经完全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耳边不断传出各种声音。

“先带他去做ct!”

“给他打肾上腺素!”

“血库还有b型血吗?!”

“赶紧准备手术!”

一片黑暗……

不知道在黑暗中过了多久,他恢复了一点意识,再次睁开眼睛,两边的手术灯极其刺眼,他微眯着睁不开眼,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大脑里一片空白。

“心跳停止了!”

“给他注射龙族血清吧!”

“不行,龙主还没回来!”

“龙主回来了,通知我们赶紧注射!”

……

“呼……呼……”

微弱的呼吸声在他的耳畔响起,同时渐渐强壮的心跳声也传进了他的耳朵。

他能感觉到自己的每一滴血液都仿佛重获新生,破碎地器官开始急速地愈合,断裂的骨头自行合并修复……

力量!

强大到无可匹敌的力量!

“嗷……!!!”

这一刻,除了龙族的人,整个世界所有的生物都产生了敬畏臣服之心,但没过多久,这种心底最深处的恐惧仿佛昙花一现,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平静。

雾念又晕了过去。

龙吟声穿越了这片大陆的所有角落,极北凛冬之境的封印因为这一声龙吟而出现细微的裂缝,天空之上也有了微弱的感应,汇聚成七彩的祥云,盘旋在安定区的上空。

-

某个角落的庄园内

一个优雅的女性端着红酒透着月光看着血红的世界,晃了晃酒杯,猩红的世界不断地翻涌。

“刚才那是什么,我感觉自己差点下跪一样。”身旁的男子一阵心悸,终于缓了过来。

“龙王。”随后又补充了一句:“真正的龙王!”

“真正的龙王?”

女人看着如红宝石般的液体,一饮而尽:“古籍有记载,龙王现世,万物臣服;龙之吟,虽不闻其声,震耳发聩……”

“这片大陆真的有这样的生物存在吗?”

“数万年前有,但现在的龙王,不过是人族体内龙之血脉达到顶峰且精纯的人类。

不过,虽然不是真正的龙王,但一旦觉醒,那可就真的无限接近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男子问道。

“急什么,一个龙王的觉醒可不是那么简单的,我们静观其变,反正这个龙国早晚会乱起来,不如让胡幺再再闹一会,看看龙国高层的态度。”

“是!”

同样的谈话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在发生。

-

辉煌大殿,王座之上,坐着的是一个威武的男人。

男人身旁的老者,走上前恭敬地说道:“陛下,龙王的血脉苏醒了,我们要不要插手一下?”

男人沉思了片刻,随后深邃的眼眸中迸发出一丝精光,挥了挥手:“不着急,真正的敌人还没跳出来。”

退到一侧,继续守卫着龙国的帝王。

帝王眼睛微眯,叫来了门口的侍卫:“通知科研院所放下手上所有的事务,全力配合肖猛拿下龙族。”

“是!”侍卫应声而退。

老者眉头紧皱,不解地问道:“陛下这是何意?”

帝王的唇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丝微笑:“有些人想要引起对立,那我们就如他们所愿,加强两边的矛盾。”

老者想着其中的关节:龙族不用担心,异境中除了初静那丫头,其他随意一人都能轻易将龙族铲除。

而胡幺千变万化,同时也有着极深的修为,即便是老者亲自出马,不把她摁死在一个地方也很难抓到。

胡幺一日不除,龙国还会其他的对立出现,永不太平。

-

龙族

耿惜刚被风霜抬进房间休息,忽闻一声龙吟,惊醒过来。

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担心雾念:“他怎么样了?”

风霜坐在床前,见她勉强想要起身,赶紧又将她扶着躺好:“你不用担心,月影说已经救回来了,现在在他自己的房间里。”

耿惜这才松了一口气,但依旧拖着透支的身体艰难地走下床。

“惜姐,你别乱动,龙主说你这次也伤到了本源,不好好调理不知道以后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

耿惜抿了抿自己发白的嘴唇,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放心吧,我没事。”

风霜见她执意如此,也不敢多说什么,只能小心翼翼地搀扶她出门。

来到雾念房间,感受到他均匀的呼吸声,耿惜这才放下心来。

轻轻地摆开风霜搀扶的手:“你回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就行。”

风霜有些焦急:“你自己都还没恢复呢!”

耿惜只是摸了摸风霜的头:“乖,听话,我扛不住了会休息的。”

“你就知道这招哄我!”风霜一跺脚,娇声说道。

风霜离开后,耿惜缓缓地走到雾念身边,趴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他是她带回来的,又因为龙主的话而对他满怀期待。

倘若他真的比所有更适合龙族血清,那或许他真的拥有改变外人对龙族的看法的能力。

她和龙主的想法是一致的,只是希望龙族的孩子能够活在阳光下,活得快乐。

想到这里,她看了看熟睡着的雾念,不禁笑了起来。

他哪有那么大的力量?

明明只是个怯懦,容易满足的小乞丐罢了!

但无论如何,他都是她带回来的男孩,不厉害也没事,快乐就好。

从一开始如何选对象呢

从一开始如何选对象呢

看图猜成语,等你来挑战,谁能一猜就对,谁能全部猜对,谁能胸怀文墨,腹有学识,而又眼睛明亮,文采飞扬,小生在此拜会各位成语王,静观智慧之光。。

四年级男孩,有注意力不集中问题,看过多动症,吃药和训练效果都不佳。最大的问题是情绪问题,不愿意老师来管,自己又管不住自己要做点事情影响课堂,老师提醒还要和老师顶嘴。这个需要怎么治疗

现在是高一学生,开始住宿了,会想家怎么办?每周回家再上学的时候会哭很久,不想跟家人说,因为不想让他们麻烦,爸妈都在外地,家离学校也挺远的,没人接我,我只能住宿。也会经常想初中的朋友和老师,感觉影响到学习了,学校是重点中学,我成绩倒数,但爸爸妈妈又对我寄予很大希望,我不想让他们失望,但有时就是提不起劲学习,上课老是想到别的东西,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