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暗恋真的不会有结果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877

暗恋真的不会有结果吗?

“很好,鲁伟你立功了,等我们将粮草运回来,我会根据你立的功劳大小,再进行赏赐。”

陈灏大喜,想不到缺什么来什么。现在陈灏最缺的就是粮草,只有五天之用,如果得到那些粮草,陈灏一、两年内不需要为粮草担忧。

“谢过大人!”鲁伟知道自己这次比别人领先一步了,只要紧跟着陈灏,自己获得的就越多。

牢房里也有一些乌恒人感叹自己怎么没有想到这一件事,这么好的功劳白白流失掉。

“高大哥、文远你们两个带着两个陌兵,由鲁伟指路,找到粮草的位置后。马上向四周扩大侦察,有什么情况立马汇报,我会随后带兵赶到。鲁伟委屈一下你,先食用干粮,等粮草运回来后,我再为你专门摆上庆功宴!”

陈灏向高顺吩咐说道,这批粮草他是志在必得,谁敢来抢他就剁了谁。毕竟这批粮草对于要兵没兵,要粮没粮的陈灏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遵命!”高顺与张辽向陈灏抱拳说道。

“感谢大人的优待,鲁伟不委屈!”鲁伟说完,转身跟着高顺他们出去。同时也感觉到自己的忠诚,能换来大人丰厚回报,更加感激涕零。

回想他在乌恒那里的日子,虽然凭借着实力升为游骑兵。但他获得的功劳一直被部落百夫长分之,经常性的少了一半,所以他一直对百夫长与部落的不满。

现在能投靠于更为强大的陈灏,还能得到他的培养,以后自身的实力绝对能更加强大。有朝一日能重新回到部落,必定能成为新一代的部落首领。

“现在你们都是我的下属了,不需要再关在牢房里,等一下都有秩序地出去领取干粮和各自的武器。然后跟随我去保护我们以后的粮草,听到了吗?”陈灏往牢房中的乌恒人扫视一眼。

“遵命大人!”所有乌恒人单膝下跪说道。

“都起来吧,陌兵你们两个负责打开牢房!”陈灏向两个陌兵吩咐说道。

“遵命!”两个陌兵抱拳向陈灏说道。

“我们走,在外边等他们出来。”大牢空间狭小,不宜留在这里,陈灏向身边的张蕊说道。

“遵命,主公!”张蕊紧跟陈灏身边,与陈灏一起到了大牢外边。

半刻钟后,140个乌恒骑兵已经全部领完干粮和各自的装备,整齐排列着。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忠勇营的士兵了,如果你们有谁不忠,我斩之!有谁不勇,我亦斩之!”陈灏站在140个乌恒骑兵面前,狠狠用大唐陌刀斩向旁边准备好的磨盘大石。

“轰!”磨盘大石直接斩开两半,向两边翻开,露出非常光滑的切面。

“我等誓死效忠大人!”看着这么神勇的陈灏,全体乌恒骑兵连忙单膝下跪说道。

“鲁伟他的对我忠心耿耿,效忠于我后,更是不辞劳苦主动为我去寻找粮草。所以不管粮草有没有找到,他都会成为副统领,直接统率你们。下面我将会从你们里面,挑选出14个对我最高忠诚的人。”陈灏开始给乌恒骑兵授予恩惠。

随着陈灏的话声一落,乌恒人的忠诚度都会有所提升,陈灏开始直接挑出14个忠诚度最高的作为什长,然后将其他乌恒骑兵打乱整编成各个小队。

期间,张威族长过来找到陈灏,说赠予粮草之事。但被陈灏拒绝了,张家堡他们也不容易啊。并且告诉张威族长乌恒隐藏粮草之事,以打消张家堡赠予粮草之事。

“走,出发,东北方向六里外的山谷!”陈灏与张蕊带着两个陌兵,率领他刚刚成立的忠勇营出发了。

………

马邑县衙门!

许县尉由于昨夜过于晚归,没有来得及与县令禀告陈灏之事。今天卯时当着陈章县令和丁岩县丞在场,许义告知这个消息。

许县尉更是以自己作为引荐人,向陈章县令推荐陈灏为另一个县尉之事。

由于马邑县要经常防范于乌恒、匈奴等外族劫掠,经雁门郡守特殊批设,一般都拥有两个县尉。

但其中一个县尉在上一个月为驱赶乌恒贼的劫掠,与乌恒骑兵交战,不幸被乌恒游骑斩首。县兵也是伤亡惨重,马邑县更是要支出一大笔抚恤金,让本来不富裕的马邑县雪上加霜。

缺失一个县尉和1000县兵,导致马邑县频繁被乌恒骑兵到处劫掠。陈章县令已经抓紧时间在物色人选,但重中之重还是县兵招募和装备问题,现在的马邑县已经没有足够的钱粮打造兵器和招募县兵。

无奈之下,县令只想到,从各个豪强家族中挑选出一个县尉,衙门最多只能给予一半费用,其余的需要自行筹备。

但这件事情也牵涉到很多,县令只提供一半的钱粮。开始时,有很多豪强家族都提出过份的要求,要不就没有这个心思接手县尉之职。

毕竟在这个时代,各个豪强都有自己的护卫家丁。出钱粮去招募不属于自己的县兵,还不如用来招募属于自己家族的护卫家丁。

有些豪强家族为了县尉之职,愿意自备钱粮去招募县兵,但县令甚忧之!

愿意出钱粮的几个豪强多数为马邑县的商业家族,举荐为县尉之人,比起战死的周县尉还要略差,恐难胜任县尉之职!

现在最让县令害怕的事情就是,如果县兵再出现重大的损失,单单是抚恤金马邑县就支撑不住,所以才会有县尉之职一直空缺。

“许县尉,陈霸天真的如你所说的这么悍勇,仅凭两、三个人就将100多游骑兵和200多乌恒骑兵全留下来?”看着县令有些意动,丁县丞却满眼都是怀疑之色,更多的是不信。

其实马邑县进入危险时刻,丁岩也不想挑事,但他好不容易才说服家族,捐出钱粮将县尉之职拿下来,以获取马邑县一半的权利。

甚至待县令告老后,他丁岩就有很大机会成为马邑县县令,他当然不想自己的努力白费,让别人这么容易破坏。

“是的,句句属实!”许义肯定说道。

“那么我想询问一下,以你许县尉的兵力与300乌恒骑兵对抗,伤亡会如何?能否全歼之!”丁岩继续向许义询问说道。

“想要全部留下300乌恒骑兵,义需要伤亡200步骑,甚至更多。”正在回答的许义终于觉察到了什么,丁县丞别有用心。

“本县丞也深有同感,以1000二级步骑兵对抗300二级乌恒骑兵,能以200步骑的伤亡全歼乌恒骑兵,已经是领军非常有方。”

丁岩作为马邑县县丞,虽然很少与乌恒骑兵作战,但也非常了解乌恒骑兵的作战能力。

“县令,本县丞还是认为,以二人全歼100三级游骑兵和200二级乌恒骑兵,此事的真伪还需有待考证,毕竟郡守那边也会过问此事。但县尉之职的人选和招募县兵已经迫在眉睫,加上还有钱粮之事,恐怕县令也需要尽早决定才是。”

丁县丞说出的话有条有理,让刚才还有些意动的县令,也不得不考虑马邑县现实的情况。

如果真的让陈灏担任县尉,那么就要从马邑县的库房拿出钱粮。

暗恋真的不会有结果吗?

暗恋真的不会有结果吗?

中国科学院 东北籍 退休人员 加拿大找人维修 不付钱 今天我公司服务一个牛逼哄哄的,中国科学院的老爷子,维修完不付钱,我们这边维修员工,跟他理论,他说我在中国从来想付多少付多少,报警也没用,我

在8月17号左右,骑摩托车和一辆小车相撞,当时下面的弟弟撞到自己摩托车油箱上,把油箱撞出一个两拳头大的坑,自己小弟弟当时流血(破了皮而且水肿),当天去看医生说没问题,过了一两天阴经一直处于充血勃起状态,持续3天左右,后来几天慢慢消肿变好了,昨晚去女朋友家,发现并没有性欲,勃起困难,是不是不举了?

和老公关系进入平稳期了吧,有点像室友,彼此不干涉,互相很自由,也很少沟通,更别说闲聊了,他的乐趣是网吧打游戏,几点回家自己定,我的兴趣是抱着手机玩,我们住在一起但感觉并不是那样亲密。我渴望亲密无间的感情,渴望有人可以分享快乐悲伤,渴望有个人可以给我报告他的行程,知道照顾我的感受,能让我感觉是把我放在心上的,渴望有个人需要我,我也需要他。现在的婚姻里没有这些,之前也因为各种各样的矛盾跟老公吵过,现在也都不想吵懒得吵了,也知道在这个人身上得不到这些,转而想向外寻求,但同时也因为在婚姻里受过伤,也不相信有个人会真的爱我会把我放心尖上,我同时也因为身处婚姻中,也不会对老公以外的人动感情,但又很渴求亲密关系,很矛盾,不知该如何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