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发现孩子早恋怎么办?家长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17

发现孩子早恋怎么办?家长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江月白是谁?

在世人的眼中,他就是那位在神剑山庄风波之中死不见尸的神剑山庄小公子,因缘际会之下得了武圣传承,如今为了洗雪亲族冤屈步入世间,而制造这般舆论的三大家,心中则各有各的看法,唯一达成的共识,只有他与神剑山庄关系匪浅这一环,而不管怎么样,这个人他们都是得接触的,无非是示好还是图谋,手段强硬还是柔和的区别而已。

神剑山庄可以是清白的,只需要天神会的一道宣告,或是三大家的共同宣言,当然,也可以是十恶不赦的,毕竟当年下旨对神剑山庄的乃是先皇,而神皇的旨意从来是不会有错的。

这不过是故纸堆中任人揉捏的旧事罢了,事情如何,还得看其作用如何。

而在这段时间的圣王城里,民众们也渐渐熟悉并认可了他的一个新身份——武阳君的师弟。

武阳君在圣王城民众的心中威望极高,本人平时也没什么架子,以至于武阳府周边时常成为圣王城著名观景点,与允许民众参观的青梧学宫处境相似,对于这位初来乍到的武阳君的师弟,圣王城的百姓并没有什么排斥心理,倒是好奇的成分居多,归根结底,神剑山庄如何如何,三大家如何如何,只要这些事情不会牵涉到圣王城百姓的生活,没有将这座富丽堂皇的皇都拖入外界某些村镇的窘迫处境,他们都会以一种乐观的态度旁观一切。

而江月白这个人有桩好处,随遇而安,与人为善,不同于被别人动刀动枪找上门来时态度的强硬,对方对他没有恶意,他便不会以恶意看待对方,无论待在什么样的环境中,他都可以很快接受自己的处境,并且如鱼得水。

如当初他在寒家逗留之时,尽管寒家人都知道他身上必定与他们整个家一般有所古怪,还是在不曾坦诚之时对其颇有好感,武阳君的武阳府却是正的不能在正的圣王城著名建筑,他仓促而来,在其中待了不过一周,上至武阳夫人以及那三位武阳君的高徒,下至武阳府的仆役丫鬟,都熟悉了这位“家主师弟”的存在,并且对他感官不错。

时常好奇观望的百姓,在一段时间的观察之后,也认可了这么一个貌似多余的存在,撇开那些神神叨叨的传言,这位武阳君的师弟与他师兄一般没有什么架子,对待他们的态度也很亲和,唯一的缺陷,应当只有他长得似乎没有师兄俊。

这里是圣王城,神皇脚下之地,民众们有十足的耐心与信心容纳一个和善的外人,相比于那些横行街市的纨绔子弟,这位可是好相与的多。

于是在这一周之后,一个独属于他的名号,已是通过圣王城民众之口传出,并很快为众人所接受,武阳君本人听闻,也只哈哈大笑,调侃两句便罢。

武阳府的小师叔。

武阳府本就是武阳郡的府邸,相比于一人之家,说是一个属于武圣一脉的小宗门也不为过。

当今神甲卫七队队长元名起,紫云宗“紫翼”伏黎,宣阳侯府三小姐李沐霜,这三位都是圣王城的名人,武阳君的徒弟,目下圣王城民众早已知晓,伏女侠与李郡主先前没有看上西圣域的小圣比,都选择了潜心修行,大抵是要在下一届小圣比再度展露锋芒的,元队长距离灵台化玄不过一线之差,以其多次越境胜敌的战绩,或许也会去大圣比试试运气,反正不管是哪一位,成绩终归不会差,年纪与他们相仿的江月白却是在上一场小圣比中闹出了偌大动静,闹出的风波完全压过这三位,年纪不大,在辈份上却稳压这三位一头,新奇加上事实如此,江月白这小师叔之名就此坐实。

如果北圣域所发生的事情完全传遍天下,前面那个小字或许就会被人自发去了,可惜,三大家是绝对不可能把自己丢脸的经过放出去的。

三大家的目光依旧如影随形,裁决司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抽身,圣王城内外诸多势力都能看到那一个人在城里蹦跶,偏生还无法动他,只能保持这微妙的平衡。

江月白不只是武阳府的小师叔,就在江月白刚入圣王城的第二天,他通过了神甲卫的测试,证明了自己对神国的忠心与过硬的实力,已能算是神甲卫的一员,只是还没有入编制而已。

民众很愿意相信这个展现在眼前的事实,不过一些人已经要开始骂娘,武阳君身为神甲卫的统领,怎得用这般小动作,那家伙武力绝对是一等一的,但说他忠诚,看看当初惨死西圣域的邱大钦使会不会认为他忠诚,好吧,这货不是个好东西,但并不能掩盖他藐视朝廷威严的本质!

然而不知是中间被人卡了还是其他原因,江月白始终没有真的进入神甲卫编制之中,他们就算要攻击,也还没法开始。

有没有徇私把人塞进去是律法的问题,但现在人还没进去,或许很长一段时间中都不会进去,问题便还没有成为问题,而被承认拥有能加入护卫宫禁的神甲卫资格的人,能是为非作歹的歹人吗?

……

这一周时间,江月白过的很舒服。

不需要在外面颠沛流离,不需要思索那许多来自各方的压力,武阳君用他强硬的态度已经一些公然摆在台面上的小手段,将他在武阳府乃至圣王城的地位彻底稳固,无论哪一方势力都不再能轻易对他身首,而他也有了明确的经济来源与良好的修行环境,尽管白嫖神甲卫的俸禄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武阳君称其无伤大雅,算是他单方面因为过往之事对他的补偿,他也就不客气的承认了这笔收入。

安逸,清闲,这两个他原本认为绝对不会与自己搭上边的词,现在已然成了他生活的写照,他已不需要去操心外面的事情,每天自行打打流云架,练练战斗技巧,一天自然而然就会过去,不过更多时候,还是应武阳君之邀,替他教导一下他那三位好师侄,准确来说,是辈份最小的那一位。

武阳君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他们传授武神诀,只是到了现在,他已更倾向于通过触类旁通,让这三名弟子能够望到更广阔的天地,他相信江月白能替他做到这些。

江月白本身倒是极有信心,只是武阳府三名弟子中,排行第一的天天在神甲卫执勤,本身修行路已经夯实,就连武阳君都很放心,不需要过多的指导,排第二的功法以紫云宗紫云气为主,目下正在参悟第八重的紧要关头,他去看过,这种对主修功法的突破还是得看自身体悟,自己贸然指导反而会添乱,只有这位排第三的侯府小姐,可塑性与成长性都是极强,眼下正是巩固基础的时候,而且其本身身份不凡,并不需要操心太多事情,指导其修行的工作便落到了江月白身上。

一道道清冽剑光在武阳府庭院中接连闪出,如霜月映照,给周边的植被都添了一层银白。

银辉转瞬即逝,不曾抖落半片枝叶,半处桠杈,待剑锋再过又重上枝头,仿佛这圣王城再落了一场雪。

每一缕银辉都是一道剑气,只是剑气凝实柔和,脱离掌控之后方能短暂留存世间,而出剑之人剑上杀伐意味,的确不怎么重。

这里是只属于她的修行地,换作另外两位同门,周边的花草树木自当完全拔光,只留下属于应当属于修行者的部分。

剑气柔和,不代表真的容易应对,长剑舞动间,每一道剑气看似清淡,却能够轻易在神甲卫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将余劲击穿朝廷特制的战甲,伤到其中之人,只是这刚柔并济的剑气遇到了同样刚柔并济的流云,方才沦为枝叶上挂的几道银霜。

以流云手罩住一轮剑气,缠云式若抽丝剥茧般将其消弭,江月白面上露出一抹微笑。

银霜剑诀并不是以杀伐闻名的剑法,讲究美观以及对剑招剑气的极致掌控,自己这位实际年龄真的比自己小的师侄毫无疑问已经将这点做得极好,他甚至能够在其中看到些许武阳君出手的影子,显然,她虽然没能参悟到武神诀,能得到武阳君在技法上的点拨,也足以在原有的修行路上开辟出别样风景。

江月白并不是什么悲花悯草的雅士,也算不得怜香惜玉的君子,但眼下与他交手的是自己最小的那个师侄,精致的锦帽貂裘中还是一副娇俏可人的模样,总不好把人家的地界搅得一塌糊涂,于是流云手也动得极有分寸,见招拆招间,只将剑气拂散,不曾似不久前寒江畔那般,给周围环境造成极为恐怖的损伤。

对方的灵台境修为很扎实,剑法也有着相当造诣,偶尔别出机杼的招法还令他不得不全神贯注方才不落下风,哪怕有将自身武神诀的战力压制与对方修为同一水平的因素在,江月白也得承认,在纯粹招法的比拼中,自己不使出浑身解数,还真压不住这位看似柔弱的师侄。

食指在长剑上轻轻一点,小姑娘即将刺出的一剑登时偏了方向,当下面色微红,俏皮吐舌间,已稳稳收剑退后:“师叔,你这一双手可太赖了。”

依照年龄,江月白确实长她几岁,也只有她在言语中去掉了那个小字,当然,心中还是老样子,谁让江月白年纪确实不大呢。

虽然落败,李沐霜的面上却没什么气馁神情,反而容光焕发,一副跃跃欲试模样,她不是没有被师兄师姐演过,但演的这么轻松自然还能胜过她,每天演的手段还各有差异的,这位新来的小师叔独一份。

江月白对于这位侯府小姐在修行之道上的天赋与勤勉都很认可,当下伸手,李沐霜两眼放光,登时将剑递上,睫毛忽闪忽闪,似乎对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无比期待。

见着这一幕,江月白心中不禁一笑,顿感轻松许多。

武阳君安心忙活正事,将自己这个小徒托给他教导,他还的确能教的有模有样,至少能用过硬的实力,让眼前这颇有心气眼光的小姑娘心服口服的聆听他的教诲。

或许在某种程度上,自己也已能勉强算个武道宗师,至少教授同门师侄时,心知不会误人子弟。

这样的日子多了,或许这小师叔之名,也算货真价实了。

发现孩子早恋怎么办?家长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发现孩子早恋怎么办?家长怎么做才是正确的

停药了几天,感觉不太行,还是乖乖吃药。不然早晨醒来就开始焦虑。

记得小时候我是个话很多的孩子,直到一天因为我话多让一个我敬畏的人反感我,慢慢的话越来越少,懂事后开始有意的去改变,却常常是朋友中的笑饼,感觉没有尊严,但还是每天都和他们在一起,后来高中,班里就我一个外地人,听不懂他们说话,受到同学排斥,有时一周不说一句话,我在坚持,总想找突破口,高二时觉得自己找到了解决方法,却又和熟悉的人没话说了,每次出去聚会基本不说话,失去了找话题的能力,在自我的尴尬中不能自拔,听不进去别人聊天,很痛苦,感觉内心已经畸形。我现在不管和朋友还是同事出去聚会,话都是最少的,满脑子胡思乱想,紧张,焦虑,大家在一起,却觉得自己很孤独。我该怎么办

父母离异,从小跟随母亲,成长过程中,母亲常对我抱怨我爸。而我妈成为了我和我爸为数不多的相处过程中的禁忌词。现在已成年(心理状态不一定成年了),重新跟父亲生活。我爸对我很温柔,小心翼翼的关爱我。最近才意识到从小到大除了感到被抛弃,还一直对他有一种愧疚,一种我当了叛徒的愧疚感。我为了生存,而在心理上背叛了他。现在对于在成长时期,没能信任与依赖父亲这一点,很遗憾。(另外,感觉我小时候,父亲不能和母亲建立好关系是由于他和奶奶在心理层面上是粘连的。所以父亲对我的爱,会让我会有种越位感。)现在这种想亲近父亲而不能的矛盾感受,是我生活中很重要的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