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大学休学两年觉得病情没有好转如何才能有生活的欲望?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89

大学休学两年觉得病情没有好转如何才能有生活的欲望?

龙凡摇了摇头,这都什么人,竟敢大言不惭,就不怕被人给灭了吗?

还真别说,西门流氓部落居然存在了几十年,居然没有被灭掉,还真是让人看不明白。

所谓存在就是合理,世间的事谁说得清白呢,何况是在这种没有法制,只凭拳头说话的世界呢!

“黄辊,看针!”

龙凡一念之间,空中数十根银针飞舞,在他神识分割的控制下纷纷扎入黄辊的身体。

黄勇、黄力已是早有见识,而后面来的几个流氓却是没有见过,以为这是龙凡发动的突然袭击,一时间大惊失色。

夏厚墩只是微有一丝异色闪过,旋即恢复正常。

“真是没有见过世面,给我靠边站!”

尽管黄辊被扎成了刺猬,却不影响他的语言功能,因此他将手下的流氓们喝斥到边上。

“站着也能治病,倒是颇有新意!”

夏厚墩见黄辊站在那里的刺猬样儿,又瞧了一眼正在搅动银针的龙凡,脸上泛起了丝丝笑意。

“这小子,至少丹药一途远在我之上啊!”

他放心了,这哪里是普通的学徒,根本就是成熟的丹药师,至少在二品以上。

夏秀秀之前已是见过龙凡的出手,这会儿傍着爹爹的手臂,满眼尽是得意之色。

“爹爹,我请的人还行吧!”

“嗯!还不错,你以后可得多向他学学!”

夏厚墩家教极严,从不轻易表扬,这次算是真正的肯定加赞美。

夏秀秀自然高兴无比,这回捡到宝了呀!

不一会儿,龙凡收了针,示意第二针结束。

“快看看背后!”

黄雄、黄力二人立时帮着黄辊掀开背后的衣衫,一群流氓都睁大了二百五的眼泡争先查看。

之前黑桃大小的死痣,这会儿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再次缩小了一份。

“大哥,只有指头大小了,而且脓液干了!”

随着黄雄、黄力的欢呼,一群流氓都将目光集中到了龙凡身上。

好个丹药大师!

他们亲眼所见,铁证如山,这布衣小子分明就是一位高人!

“帮我看下腰子,好多天了,怪不舒服的!”

“我刚吃了一颗引气丹,这脑壳怎么晕乎乎的?”

“我修炼火功,怎么屁股上长出根小尾巴,这太难看了吧!”

……

这些流氓修为不高,大都是炼气境的武修,平常胡乱炼功,胡乱吃丹药,身体都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你的腰子长霉了,我给你开一副除霉的汤药,每日半夜三更的时候服一次,连服五日即可!”

“让我看看你的引气丹。”

龙凡见那人拿出了引气丹,嗅了几嗅,当即心下了然。

“你这个是驴屎做的,假的引气丹,以后不要再服了,我给你开点泄屎药即可!”

待到一人脱了裤子,龙凡查看了他的屁服,上面的确长了根长约六寸,粗如大拇指的尾巴,而且上面还有很细的绒毛。

“你这个很简单,回去后用钝刀将其连根切除,然后贴上我专门炼制的狗皮膏药,连贴三日就行了。”

龙凡有用狗皮炼制的浸润膏,专门对付这种长尾巴的返祖症候。

正准备拿出狗皮膏药,就听那人不解,似有疑问。

“龙大师,为何非得用钝刀,利刃不行吗?”

龙凡很是大方,也不藏着掖着。

“很简单的道理,你这个毛病要求创面粗糙,贴上去才能断根,否则后面不仅不能断根,更是会疯狂生长,那样就不好了!”

众人一听,这解释通俗易懂,还真是一窍难得!

“哦,原来是这样啊!龙大师,那我请您帮我割一下,行么?”

那人想了想了,反正迟早都是一割,不如请大师割的靠牢。

“也行吧,但是我这里没有钝刀啊!”

龙凡看上去有些为难,他手里的确没有钝刀。

那人立刻放了一块灵石在柜台上,表示不用找零,然后随手取了一把杀猪刀出来。

他跑到门外的石头上一阵乱砍,这刀看来质量不咋地,刃口卷的卷,缺的缺,成了一把名副其实的钝刀。

“您看这行吗?”

“嗯,你很有天赋啊,说搞把钝刀这么快就搞出来了啊!这样吧,我在旁边指导,让你的朋友帮忙下刀,很容易的!”

“我来!”

立刻就有同来的年轻武修站了出来,由大师指点开刀,谁不愿意呢!

脱了裤子,尾巴露了出来。

看着刃口有如锯齿般的杀猪刀,年轻武修有些犹豫。

“对准它的根部,开锯!”

龙凡又对长尾巴的家伙和蔼道:

“估计有点痛,你尽管喊出来,什么猪叫羊叫的都可以,就是不能像猫咪那样叫!”

年轻修士一狠心,刀子就对准那尾巴的根部锯了起来。

“嗷嗷嗷……”

阵阵杀猪般的叫声传了出来,很是震撼。

年轻修士原本想着这尾巴锯一下就可以了吧,可他锯了五下还没有离断。

原来武修的尾巴与凡夫的不同,这东西自动有灵气护体,十分难锯。

“再来!”

年轻武修再次开锯,这次下了狠劲。

“嗷嗷嗷……”

嚎叫声音太单调,惹恼了黄辊。

“换个声音,你特么属猪的吗?”

那人没有办法,流氓部落的首领都发话了,得改唱法。

“咩咩咩……”

换成山羊惨叫,这声音抑扬顿挫,果然比之前的猪叫好了许多。

龙凡看不下去了,“那个,你的灵气护体自动开启了,你就不能撤了它吗?”

“咳!你看我这记性!”

那人撤了灵气护体,年轻武修搞了两下就掉了。

龙凡手一扬,一张狗皮膏药自动贴了上去,十分吻合。

又将几张膏药丢给那人,这次治疗方才结束。

“果然是大师,一出手便知有么有!”

这些求医的武修经过龙凡一一过目,然后分别论证施治,很快就各取所需而去。

坐柜台时间不长,龙凡竟是给夏家店收获了五块灵石,除去消耗,赚了差不多四块。

这个成绩让夏秀秀笑得合不拢嘴,在那里反复摸着几块灵石,她有太长的时间没有见过整块的灵石了。

“龙公子,真是太感谢你啦,给!”

夏秀秀直接递出两块灵石,想让龙凡收下。

“哪儿呀,我说好了不要工资,只要吃住就行了,我可是随时都有离开的可能!”

龙凡自然不会要的,他认为帮点小忙这是应该的。

龙凡在金钱上没有概念,不知道两块灵石意味着什么。

一般大的宗派,即使内门弟子一年最多也就几块灵石,这第一天坐柜台就分得两块灵石,还真是大手笔呢。

由于龙凡的坚决回拒,夏秀秀只好作罢。

就这样,龙凡成了夏家店首席坐柜台的,前来看病买丹药的越来越多。

夏厚墩似乎很忙,经常出去,不知在干些什么。

日子渐渐过去,夏家店成了龙凡为主,夏秀秀反倒是打个下手的,天天都是如此光景。

随着生意越来越好,不知是黄辊的声威,还是龙凡真的有了名气,反正前来夏家店的人都排到街上几里路远了。

为此,夏家店为了对付人多的困扰,也为了解决那些胡乱插队的现象,龙凡让夏秀秀专司发放号牌,先来者先拿号牌。

不用专门排队,一个个凭着叫号入诊。

一来二去,这生意既红火又井然有序。

夏秀秀天天数着灵石,都笑得涎流成河了。

一天晚上,夏秀秀挨着夏厚墩,看着眼前的灵石,满眼都是快乐的小星星。

“爹爹,我们有钱啦,再也不怕请不起人!还有啊,我们生意做起来啦,也不怕他们大药房的竞争呢!”

夏秀秀对未来充满了憧憬,脸上洋溢着无尽的欢笑。

“不!只怕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夏厚墩的目光飞出了窗棂,夏秀秀第一次在他眼里看到一丝隐忧,不过这种神情也只是停留了片刻,随即消失不见。

“哎呀,爹爹,我们生意差的时候你不忧,这回生意好得无年代,你反而愁什么呢?”

夏秀秀一副水汪汪的眼睛,闪烁着不解的光芒。

“咳!生意好当然是好事,我这不是很高兴嘛!好了,早点休息,我要出去几天。”

反正夏厚墩经常进进出出,大人有大人的事,她也没有放在心上。

……

药仙阁,有人正在听取汇报。

“贾掌柜,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的生意主要在于中高级的丹药方面,而看病疗伤这一块不是我们的主营业务,夏家店对于我们没有什么影响!”

一位伙计伛偻于身子,躬身说着话。

“金丹这一块呢?”

贾掌柜还是有些不放心,补问道。

“只是一些低级的丹药,还不在我们眼里!”

“好吧!只要对我们没有什么影响,我也懒得去管这些,自然有千药堂去管的。”

说完,贾掌柜挥挥手让汇报的伙计退了出去。

旋即他坐在莲花垫上,闭上眼睛,开始了每天的修炼。

……

千药堂,后堂密室之中。

一个人很是愤怒,而坐在对面的人小心说着些什么。

“哼!好个夏家店,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千药堂的业务恰好以中低端丹药为主,另外治病疗伤也是他们的一大块业务。

现在人家都排着长队去了街尾的夏家店,这让千药掌的掌柜,同时也是二品丹药师的黄永寿很是生气。

而对面是他的手下,一品丹药师的孙二,也是千药堂的副掌柜。

“黄掌柜,据说夏家店现在有流氓部落的黄辊为其撑腰,如果直接动手的话恐为不妥,这会让那些小店群起而攻之,不能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我们可以名正言顺地赶跑他们!”

大学休学两年觉得病情没有好转如何才能有生活的欲望?

大学休学两年觉得病情没有好转如何才能有生活的欲望?

我是从小被骂大的,妈妈很强势。这本也没什么特别,但是近一整年来家里一直争吵不休没有一天安宁。感觉实在疲惫。我和妈妈的行为准则很不同。我觉得自己的事情,只要不伤害到别人自己怎么造作都可以。她属于追求完

各位老师,我最近很烦,就是我是办公室的行政,人事,财务,我的事情本来就很杂很繁琐,但是我们这里的销售同事,他们却很懒,什么事情都不想问做,都丢给我,我们公司本身职责的划分也没有那么严格,我呢就相当于一个垃圾桶,他们不想做的全部都推给我,我呢也不清楚自己的职责范围,而且我也觉得这些工作也累不死人,做就做吧,而且也不好意思当面拒绝别人,所以就都接了,但是我那些同事都是欺软怕硬的角色,我这么好不感激,反而变本加厉,什么事情推我身上,也让我背锅,特别是有个新人95后,此人虽然年纪小,但是很有心机城府深,喜欢套别人的话,挑拨离间我跟其他同事的关系,还不懂得尊重人,指使我做事,一副领导的口气,以为我平常不怎么做事她就可以指使我一样的,反正就是耍一些小聪明,要别人做事,然后我每次跟其他同事讲话工作上的事或者开玩笑,她都要在旁边挑事,故意把话往不好的地方带,比如我要同事签字,她就说我是要留证据,比如我要同事按规矩来,她就说我搞的很麻烦,比如我要同事寄领带,她就说这样子很作,反正等等的挑事,她的发票快递要我寄,我不帮她寄,她就拿我领导来压我,就故意把我领导搬出来,让我怕一样的,反正就是机关算尽,我这个人呢,每次她这样子搞,都是不做事,忍着,但是心里是很生气的,我又不敢当众说什么,每次都是忍着,下班了也很影响我的心情,也觉得自己被孤立了,因为95后在其他同事面前都说了我的坏话,而且她们每天一起吃饭,一起住,我一个人吃饭,住家里,所以本身就跟他们不在一起,我在想我要不要辞职,但是又不甘心,

我感受不到自己的情绪,家人朋友如果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就感受不到联系,似乎变成了虚拟的存在。感觉自己活在梦里,感受不到现实,很幼稚一直没有成长。似乎没有感情,觉得世界都是淡淡的,但又感觉自己每天心理状态都很不稳定,情绪波动大,时不时有很强的释放欲望又无处发泄。我觉得自己习惯了自我否定,害怕自己有哪里比不上别人,就会得不到爱,可有时候似乎又对自己高看到离谱,定下可能根本不合理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