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21岁女生,最近一年晚上躺下之后总是流泪到后半夜?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141

21岁女生,最近一年晚上躺下之后总是流泪到后半夜?

未央城城主谌正立于集市市尾,与一对年过花甲的老夫妇正聊家常,言语里面无非是问起老夫妇身体情况和生活现状,一来能够了解未央山百姓的当下生活状况,二来也打发了这无聊时光。

朱贞和曹武过来的时刻,那对夫妇也已准备离去。

朱贞望着离去的夫妇二人,再看了一眼眼前的城主谌正,心想,这未央城城主倒的确是个仁义君主,能够主动了解民间疾苦,与百姓融入其中。心里对这个未央城城主也是赞赏有加。

谌正看着曹武手中所拿,净是些素品青蔬,不禁问道,“朱贞姑娘,这堂堂的伍家,怎的每日就食些青蔬,真的好不节俭?”

朱贞听见城主的话,忍不住笑了,“城主大概不知,伍家是出了名的有钱有势,平日吃饭并没有特别铺张浪费,但是也并不是说只吃些青蔬来的。只是今日是我的主意,伍家也并不缺食材,这些青蔬,全是我自己的主意而已。您也别看这些简单的青蔬,能够把简单的东西做好吃,才算是真本事,您说是不是呢?”

城主此刻方才晓得这眼前朱贞对做饭颇有见地。“哦,朱贞姑娘所说果真是与众不同,不知这样的青蔬要哪个大厨去做呢?”

朱贞又朝着城主乐呵呵的笑了,“城主不知,我曾拜师伍家掌厨范实在,师父范实在的手艺也学个七七八八,自然是有小女子我来做了。”

城主听了,心里瞬间觉得不可思议,“原来朱贞姑娘也能掌厨?实在是我眼睛里分辨不出。既然如此,那就走吧,我倒好奇些,看朱贞姑娘是如何做的了这简单的菜品的。”

城主又看了一眼曹武手中的青蔬,除了旱芹,当归叶,茹樱,还有几段莲藕,想着心里也是好笑。

朱贞对城主的此时心思也晓得七七八八,自然是打心里不太信服。想着堂堂未央城城主哪里食得这些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菜品呢?定是要花一番心思在上面的,免得在这堂堂未央城城主眼中被瞧不起了。

没有多久,三人就到了伍家院门外,朱贞上前去扣响了门环,看门的蔡甸就一瘸一拐急急忙忙的走到门跟前,把门打开了。

见着是朱贞,心里一阵欢喜。

“朱贞姑娘回的不晚,蔡甸方才还担心着姑娘些。”朱贞请了城主两位进门来,蔡甸见着进来的二人都彬彬有礼的,想必也不是普通人,就对着二人行了礼。

朱贞忙介绍道,“路上逢着伍老爷的友人,就结伴回来,麻烦蔡师傅去唤了伍老爷前来迎接。”蔡甸一听是伍友的友人,连连答应着,便朝着伍友那里走去。

这未央城城主看着伍家的房屋,一草一木,就忍不住说道,“这伍友倒是过的清静寡和,清静寡和之下又难掩与众不同,听闻这伍家一向仰仗势力,普通百姓没有敢得罪他的,不知是真还是假?”

城主望了望朱贞,朱贞哪里敢言语,更何况此处正是伍家。自己的遭遇说不得,说不得,这是朱贞心里想的,因为她还不知这城主的本意,和在势力面前自己的弱小。

这伍家已把自己折磨了整整八年,有人想捏死她也是一根手指的事,委曲求全的活着胜过死亡,因为死了,就再也没有反抗的那一天。

这时候,管家唐功闻声而来,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未央城城主的这番话,但见着朱贞和朱贞身边的二人,心里是有些疑惑的,只打心里犯嘀咕。但是出于礼貌起见,自己还是对二人行了礼。

朱贞见着唐功唐管家,也忙向他解释道,“唐师傅这二位是我路遇的伍老爷的两位友人,幸得他们帮助,把一些采购的食材顺路给带了回来。”

然后又转身向城主介绍了唐功。

此时的伍友正缓步走过来,远远的看见未央城城主的身形,心里一下子不自在起来,匆匆的加快了脚步。

未到跟前,就先声说着,“哎呀,城主,今日我伍家可迎了贵客了,唐管家,为何这样怠慢了宾客?快请进房里。”

这唐功虽然平日里见着些伍友的大多数友人,但今日只见着陌生人,又听闻是未央城城主,心里开始慌张起来。连连又向城主做礼。

“原来是城主到了,我唐功真是眼拙,快快,快请进房里。”

城主摆了下手,“伍友,管家不要紧张,今日只是路过伍府,有朱贞姑娘带领,前来拜访。”说完,就跟着伍友朝房里走去。

这唐功唐管家跟在后面,扯了一下朱贞的胳膊,低声细语的说道,“贞姑娘为何不早说了,险些怠慢了。”

朱贞停休了脚步,说道,“唐管家,已是来不及向您言说,真是我的错。”

唐功也没有再言语,朱贞只把曹武手中的食材顺手拿起,然后朝着厨房走去。

这时候城主正走着,忽的也停住了,“曹武,嘱咐那朱贞姑娘,定要亲自下厨,我倒是好奇朱贞姑娘所采食材,心里也是十分的期待。”

曹武听了城主的吩咐,走向朱贞对她言说一番。

这伍友倒十分惊奇,“城主,一个糙丫头,上不得台面,还是让我府里的范实在掌厨吧?”

城主却显得不高兴起来,“伍友,只听我的,那丫头对做厨有几分见地,我这次到访也是兴得遇见了那丫头,心里欢喜,如若做的好了,都一一见赏。”

伍友嘴里连胜是是。“唐管家,去沏壶好茶,我和城主坐着聊些要事。”

唐功也听了伍友的吩咐,准备去安排一二。

伍友又说道,“去唤了我儿伍士德前来拜见城主。”

唐功连胜应着。

朱贞携食材回到厨房,范实在大桶小桶都在,见着朱贞带着些青蔬,十分好奇的笑着,“这丫头许是魔怔了,上集市只管采些廉价的,倒不如不采了。”

朱贞也笑了,“师父,大桶小桶哥,今日倒应是这些廉价的食材来宴请贵客,你们可知道今日来的是什么人吗?”

范实在心里倒万分好奇起来。“贞丫头就不要卖关子了,我猜也应是些财主达官,都是些食得山珍野味的人。要说用这些青蔬做菜,我倒是不信。”

“师父啊,今日来的是未央城城主。”

“啊?什么?”三人同声说着,哪里敢信。

“贞丫头,如果果真是城主,那更不要用这些青蔬来招待了,这不是误了大事,我们也不好交代。”

“放心吧,师父。有我呢,你尽管放心,大餐上的排面的您去做,我今日只做得四样青蔬菜品。”

众人听了也没有再言语,只动起手来,小桶取了朱贞的食材去清洗。

朱贞今日做的四道菜,是哪四道?分别是当归菜叶一道菜,茹樱菜一道菜,旱芹肉沫一道菜,糯米藕节一道菜。做的是手法娴熟,火候得当,调味佳,伴以辅材做入其中,整的是色香味都在其中。

这让范实在都十分惊奇,“贞丫头何时琢磨些这样做法?让我范实在都佩服起来。”

朱贞笑呵呵的道,“只在心里学得,这些调配之法也是自己的主意,也不知做的怎么样?希望城主他老人家喜欢。”

“喜欢?做法倒是新奇,也不见得对了城主的口味。”

“师父啊,也不管了,该做的也用心去做了,总之也是一番意思,如若不好,不是还有师父这一关吗?”

“你呀?朱贞,脑子里的心思倒不少了。”范实在朝着朱贞笑笑。

21岁女生,最近一年晚上躺下之后总是流泪到后半夜?

21岁女生,最近一年晚上躺下之后总是流泪到后半夜?

我一个朋友A,他的奶奶有三个儿子,他的爸爸是老二。他的奶奶很喜欢他的大儿子和小儿子,不喜欢他的爸爸。就比如,他的奶奶卖了地的钱,只给了他的小儿子,没有给他的爸爸。虽然他每次去奶奶家都很开心,但是那有啥

我大概三岁的时候因为家里经常闹架,精神受了刺激,看了好多地方才看好,而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就被别人欺负,而我基本上没有几个朋友,而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就胡思乱想,浮想联翩,因为我属于别人的美好都不属于我的,于是再没有人陪伴我的情况下我爱上了幻想,那年我十二岁,一直持续到高中一直都被别人歧视,我性格一直很孤僻,在外面很老实内敛的那种,但是在家里我爸妈只要我犯一点细节的错误,我妈就会拿三字经骂我,我爸气急了脾气也暴躁,我也是很倔强,我现在内心总是焦虑不安,总是控制不住的胡思乱想,心乱如麻,控制不住自己,不管好的还是不好的,和异性在一起总是特别放不开,特别的紧张,社交恐惧,总是害怕别人嘲笑我,别人窃窃私语我总是认为别人在议论我,做什么都做不好,记忆力也越来越差,总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没有人重视我,也没有人理解支持我,真的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完了,我也不知道为何会这样想。真的很痛苦,我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有什么希望了

你好,我是一个31岁的男孩,从小到大,养成了一个内向的性格,不知道如何与人打交道,内心很自卑。从不和人交流,也不如何和人交流,甚至和亲人,身边最熟悉的朋友,都没什么话说。出社会后,才发现这个问题,对我造成很大困惑,由于害怕和人交流,几乎没有什么朋友,而且交不到女友。但工作经历,让我意识到高工资离不开良好的沟通交际能力的。虽然我也是大学毕业生,但发现多年后,自己和别人差距越来越大。于是,尝试着突破自己,换一些销售行业,锻炼自己。面试没有想象中那么难,销售只要愿意做,都能被录取。但就是没业绩,没工资。但发现还是无法突破,甚至生存都成问题。为此,我经常睡不好,对未来很没安全感,很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