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梦里梦见自己被人追赶是什么意思?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76

梦里梦见自己被人追赶是什么意思?

夜都王城,血色教堂。

天空突然飘起了细细的白雪,从天上看如同天地之间飘荡着茫茫的雾气。已经恢复人性的寒霜雪躺在教堂内的深渊之下,偶尔有一两片雪花穿过破碎的窗和裂开的地面,打在他的身上,凉凉的。“雪天……”他喃喃出声,将手伸进雪幕之中。

“阿霜,你知道吗,冬天的湖心岛是我最喜欢的,岛上的山。覆盖着白雪,周围湖面都是一片茫茫的白,雪色的光辉被折射出来,坐在这雪光中,就像天堂......”

“那些逝去的人把他们的爱、梦想还有希望,都化作白色的雪花片片洒下。走在这样的雪中,我很快乐。”

沐雪天的话语又在耳边响起。只是……只是,这纷纷扬扬的雪花中,哪一片是你的爱意,哪一片是你的理想,又有哪一片是你的希望呢?

寒霜雪心中一阵惘然,轻轻收回手。手心沾染的雪很快便融化成水,与他手上的血交融。这就是沐雪天最喜爱的白色,但寒霜雪摸不到,也留不住。他嫌恶地甩甩手,抬头望天。

雪天,你狠心抛下我,抛下一切的时候,心中真是安乐吗?若你当真心安,那我在你心里又算什么,又算什么,又算……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忽然笑了,笑声之中满是悲苦,瘫倒在地。

“清醒了吗?”在远处站了许久的孤舟先生御藏锋本来不愿再理会他,但见到他这个样子,终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沐雪天,你休想离开我,就算拼了命我也要你回到我身边!”羽杉自顾自说完,抬头看了御藏锋一眼,笑了笑。“雪天,就要成功了,哈哈哈哈哈哈!”

御藏锋不解地看着他,过了片刻,寒霜雪又疯了一样用手扒拉着地面的岩土:“雪天,雪天?你在哪?你怎么还不出来?雪天?雪天?”御藏锋似乎看出了点什么,心中竟然涌起一丝怜悯来,急忙继续从废墟中翻找着壁画上的圣杯。深渊中只见御藏锋忙碌的身影,只闻寒霜雪殷殷的呼唤。

“雪天,雪天,雪天,你回来......”寒霜雪跪着移动,突然他捡起一个金黄色的物件,眼神里迸发出希望的光芒。

“雪天……原来你在这!”他举着这个小奖杯一样的物件,来回不断摸索着。

御藏锋刚才见他这个样子,心中正替他惋惜,不再理会。此时翻找圣杯的时候无意间瞥了他那边一眼,发现他手上的东西后,急忙连滚带爬走过去抓住他的胳膊,要抢他手中的圣杯。

寒霜雪迅捷地转身躲开,冲着御藏锋漏出一个凶恶的表情,发狠道:“你也想绑架雪天吗?受死吧!”

“等等兄弟,你先坐一会儿,我这就去叫雪天出来。”御藏锋冲他摆摆手,安抚好寒霜雪的情绪,寒霜雪立刻变了语气,焦急地冲他喊了起来:“真的吗?雪天别躲了,别躲了好不好?不好玩的!”

恍惚之间,寒霜雪只见湖边、青石、窗下,到处都是沐雪天在冲自己微笑:“阿霜!”“阿霜!”“寒公子!”……“雪天——雪天——”寒霜雪伸手去抓,却一抓一个空,一抓一个空。回首之时,沐雪天却仍在原地冲自己微笑:“阿霜!”

“雪天!真的是你?!”寒霜雪不敢去伸手触碰,害怕又是一场徒劳。那人却用奇怪的语调回了一句:“是啊,我是。”

御藏锋用衣袖掩住半边脸,装着女人的身形和语调,冲寒霜雪说道。

趴在地上的寒霜雪直起身伸出手,却没有勇气去抓一把眼前之人。御藏锋见此情景,心中有些凄然。不过为了开启机关,也不得不出卖色相了。

“公子,你手中的东西,是送我的吗?”一声娇滴滴地尖锐发音,却是让御藏锋自己也忍不住胃中翻腾。

不过这声音让此刻的寒霜雪听得心中一痛,不知是为了再见心上人的开心还是因为自己不敢触摸她的痛苦。下一秒他已将手中的金色物件递了过去。御藏锋一把抓过,随即换了一副样子,对他冷冷说道:“寒霜雪,她已经不在了。你冷静一点……”

地底墓穴,槐婆婆,沐雪天和邓凰元三人刚刚走出了树洞。

上空凹凸不平的黑色岩面好似一面巨大的棺盖,棺盖之下,荒沙白骨的地界之上一片朦胧。与昨晚碰到骷髅巨人的情况不同,这个时辰的埋骨之地似乎更亮一些。一人一鬼一妖并肩站在一处石台之上,凝视着身后依旧泛着绿光的深处。

邓凰元遗憾地说道:“那里就是黄泉入口了吧,第三道机关近在咫尺却不能启动,着实可惜了!”

槐婆婆白了他一眼:“黑塔是夜都的禁忌之地,除了夜王左右使和双尊,其他魔人连门都摸不到。你们这些异乡人一到这就要捅人老巢,哪有那么简单。”

邓凰元咳嗽一声:“前辈有所不知,若非那司夜伽罗将中原孩童掳去关在黑塔之中,我们又怎么会冒险攻入呢,这夜王所为当真是人神共愤,捅了他也是应该!”

“邓前辈说的对”沐雪天淡淡附和道。“婆婆,前辈如此做也是为了大义,我知道您跟那个魔头不一样,您见多识广,肯定还有别的办法开那机关吧?”

槐婆婆轻轻点头,漏出了诡异的笑,让对话的气氛忽然转变了。“凭咱们三个,开一次费一条命,老身反正是不去,你们两个谁去?”

邓凰元和沐雪天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回应。槐婆婆继续说道:

“雪天,你心地善良,待人温和,在这里这么多年也只有你对我的脾气,老身一直把你当亲孙女看待,如今你要离开这里,我虽是不舍却不能阻你去消抹执念,只希望你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魂飞魄散呐!”

站在一旁的沐雪天再也忍不住,魂元之体的她哭不出来,只能抽泣两声以示自己的不舍。“婆婆,我也舍不得你,要不然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唉,我老了!而且根就在这,能走到哪去?”

她摸了摸稻草人的头,眼神中透漏出宠溺之色。“出去以后,这具身体就不要用了,想必你生前也是个好看的姑娘,呆在这稻草人里面委屈你了。”

“婆婆别这么说,要不是您用这稻草人救我,我怎么会留存到今天。这稻草人我珍惜都来不及,怎么会嫌弃。婆婆,等我了了心愿就回来陪您,做您身边的稻草人!”

两人又是寒暄一阵,只是语气透出一丝哀伤来。“不似亲人,胜过亲人啊!”邓凰元一笑,负手不语。

槐婆婆修炼百年之期,也有一名相好的树妖,与他情投意合,相亲相爱,在这黑暗的地界相濡以沫。眼见二妖即将水到渠成,不料那树妖因为误入黄泉入口而亡,从此和她阴阳相隔。槐婆婆此后性格孤僻乖张,除了沐雪天跟其他生灵都相处的很差。

今日槐婆婆这番言语,便是将多年藏在心里的感情倾诉出来。其实这个老妖精虽然说话刁钻,心眼并不坏。

“邓凰元,这是我用千年槐魄所造的幼苗,用于寄宿雪天的灵魂,此苗需每日浇水三次,每月续草木灰三次,三月之后移于水源充足之地,三年后可成能活动的人形树。这次离开,就让她寄宿在这里,若是不能找到托付之人,你定要按老身所说护她周全!”

槐婆婆从怀中掏出一个油灯大小的盆栽,里面栽种着一颗直直竖在中间的幼苗。邓凰元接过后重重点头,表示应了承诺。

“婆婆,我不要,你等我回来好不好!”沐雪天的身子又开始来回摇摆,似乎很是激动。

“乖孙女,按我说的做,呆在这里对你没好处。去吧,去找你的心上人。”

“婆婆——”沐雪天用树枝勾住槐婆婆的胳膊摇晃起来,此时却听槐婆婆做了个嘘声的手势,表情变得凝重起来!

邓凰元也注意到她异样目光,悄悄问了一句:“难道是骷髅巨人!”

“不,小心……”槐婆婆将沐雪天护住,惊呼一声。原本平静的沙地顿时翻涌,如开了锅的沸水,天地间风声萧萧,片刻後更是从远处那绿光深处,传来隆隆雷声,几乎就在三人不远处,炸响开来。刹那间,天动地摇!整个埋骨地震动不已。一道彷佛来自远古的电光,在上空一闪,忽地而起,撕裂长空,如骄傲不可一世的神明,划过三人头顶而去。

邓凰元刚想问发生了什么,却听远处一声咆哮,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当即对三人说道:“快跑,那个骷髅怪又要来了!”槐婆婆也被狂风吹得不敢抬头,声音却是坚定:“先回槐树内!出事了!”

“婆婆,到底发生了何事?”沐雪天一边跑一边拉住二人的衣袖,她不惧风沙,尽力不让这两个老年人失散。槐婆婆声音有些迟疑,又有些坚决,对身边的沐雪天和邓凰元说道:“是……难道是......第三道机关!被人打开了吗?!!!”

梦里梦见自己被人追赶是什么意思?

梦里梦见自己被人追赶是什么意思?

最近这段时间很崩溃,父亲住院有10几天了,恢复也很慢,自从父亲得了病脾气很古怪,很气人,天天气的我胃疼,最让我难过的事他谈到自己存款的事情。他说他有些存款因为一些原因,都寄存在三姑姑那里,表姐那里也有

我天天不开心,心里特别难受,有些事情放不下

我不想说了,问题表达完美太难了,如果您想帮我的话请询问我行吗,我想问如果我获得了绝对的自信,面对任何同龄人都不自卑,,,,,我能不能让我的生活与学校生活的主基调变成快乐的,,,,,我现在的生活与学校生活的主基调是充满了自卑,懦弱,懒惰,害怕,好色,我15岁男,特别想做爱,我身边的人已经有做爱的人。我也想,请救我,我的朋友也没有形影不离的那种,感觉他们都不是特别愿意与我交朋友,我虽然有问题 但不至于那么差吧?,请救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