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头脑解决事儿较慢,怎样解决这类槽糕的境遇?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84

头脑解决事儿较慢,怎样解决这类槽糕的境遇?

正当吴涛想要再次继续一闪而过,离开此地之时。

却又突然间神色一动,感知到了什么异样,将自身的气息一敛,停在了原处。

略一犹豫后,吴涛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张银色符箓,上面隐隐有数个银色符文闪动,竟然是罕见而珍贵的高级符箓。

此高级符箓,是一种隐匿符箓。

名叫”一气化清符”,是吴涛花费了百余块灵石,同时浪费了一些珍贵的人情,才勉强交易到的好东西。

因为太过珍惜,并且是一次性符箓,他就没有贸然的试验过。

现在,吴涛打算隐藏自身踪迹,自然就想到了此符箓。

吴涛拿出符箓后,就没有再多加迟疑,手轻轻在身前一晃,随即松开了手指。

银色符箓顿时爆裂了开来,符文之力,随之浮现而出,围着吴涛周身,一阵上下飞舞。

随即“噗嗤”几声轻响后,这些符文化为一团团银雾,眨眼间就将吴涛淹没在了其中。

片刻后,吴涛整个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

巨山石峰的峰顶,有一潭水池。

这潭水池中,有一朵五色的鸾凤彩莲花。

这朵鸾凤彩莲花通体,散发出青、黄、赤、白、黑五色的光辉。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在鸾凤彩莲花的上空数寸处,竟凭空出现了一道小巧玲珑的五色彩虹,闪闪发光,绚丽之极。

就连那托起起鸾凤彩莲花的池水,也不是通常所见的清水,而是一种粘稠之极的绿液。

绿液中不仅蕴含了一种奇异物质,还隐隐散发着,扑鼻的异香。

而在鸾凤彩莲花的四周,正有十几名穿着同样服饰的男女和一群貔後蜴怪拼命争斗,忘我厮杀着。

那十几名男女大都只是练气期十层左右的修为,但其中筑基期的修士,也有四人。

他们联手,祭出数百个傀儡机关士兵,组成了一个包围群,将这一群筑基期貔後蜴怪给困住了。

这些傀儡机关士兵一个个身披重甲,而且手上的刀枪一个个光华闪闪,竟都是货真价实的低中阶的法器。

每当一名傀儡被貔後蜴怪们击倒或击烂之时,新的傀儡士兵,就会从这十几人的储物袋中蹦出。

让围攻这群筑基期貔後蜴怪的傀儡机关士兵数量,始终保持不变。

另一边。

那被围攻的貔後蜴怪有二十多只的样子。

它们一个个有五六丈大小,外形奇特。

头部是巨大的鳄鱼,身体却有点像河马,全身长有暗绿色的鳞甲,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貔後蜴怪张着血盆大口,四肢粗短,脚掌上带有厚厚的脚蹼,脚趾上露出十厘米长的指甲,指甲非常尖细,呈明黄色,显然具有强大的杀伤力。

但是不管貔後蜴怪它们的力量有多强,那十几人储物袋中的傀儡士兵却似乎无穷无尽,一直源源不断的补充个不停,和貔後蜴怪它们打起了消耗战来。

吴涛的目光,并未在貔後蜴怪们和那十几人身上停留多少时间。

他的目光向下扫视,马上就落在了水池中的五色鸾凤彩莲花上。

“清灵真水!鸾凤彩莲花!”

夺天地之造化,食一朵增二十年寿元的天材地宝,出现在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还真是罕见!

吴涛口中喃喃自语了两声,脸上露出一丝好奇的表情。

鸾凤彩莲花虽然是一种难得一见的珍稀灵物,特别是它还具有延年益寿的作用。

 此种灵花的效力,对于寿元将尽,苟延残踹的年老修士而言,是无价之宝。

是倾尽所有一切,拼命都要拿到的灵物。

然而对于吴涛这种,不到四十岁年龄的人而言,用处也不算太大。

故而吴涛将目光一收之后,终于望向了那十几人和数百傀儡机关士兵。

……

像这种傀儡机关士兵,在青州一域不怎么流行,但是在极西北凉州之地,却是极为兴旺流行。

傀儡神晶宗专门以此创派立宗,将这门傀儡机关之道,发挥到了极致,位列九州正道十大门派之一。

据说,其中的最顶级的傀儡机关士兵,甚至可以和结丹期、元婴期的修士一较高下!

……

吴涛看了一会双方拼命厮杀的热闹后,神色突然间变得凝重起来。

这些修练傀儡机关之道的修士们, 修炼到了一定层次后,一个人就可以凭借着手上诸多傀儡,越阶而战,将高一个小境界的对手,都压得死死的,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这种力压其他体系修士的功法,让吴涛心中不由得一惊!

这种越级而战的能力,吴涛也有,甚至还要强上不少。

不过像他这种的,仅仅只是个例而己。

而修练傀儡机关之道的修士们,却是整整一个体系,体系中的每一个修士,都具有这样越级而战的能力。

不过修炼傀儡机关之道的缺陷,也是非常明显的。

走修练傀儡机关之道的修士们,不仅日常耗费的资源十分巨大,不是一般的平常修士能承担得起。

而且自身战力赢弱,一旦失去傀儡机关士兵,就如同拔了牙的老虎,只能任人宰割。

……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十几个人的情状,似乎是变得不太妙了。

十几人脸色开始苍白起来,明显是傀儡机关士兵的消耗太快,储物袋中的傀儡机关士兵不多了,无法再坚持下去的样子。

若是这些傀儡机关士兵,一旦全军覆没。

这十几个修为高低参差不齐的修士,面对二十几头筑基期貔後蜴怪绝无生存的可能。

就在吴涛双目一眯,还未想好该如何处理此事的时候。

那四名筑基期的修士中的一人,却蓦然大声的喊道:“旁边一直隐藏着的这位道友,我等是傀儡神晶宗的弟子,道友若是肯出手相助,我等事后一定重重酬谢!“

这名发现吴涛踪迹,开口说话的修士,竟是一名面色姣好的的美貌少女。

少女看似不过二十来岁,长发高高挽起,一身紫色长裙袭身。

她眼中灵光闪动,竟早已发现吴涛的存在,并终于在关键时刻忍不住的出声呼救起来。

“傀儡神晶宗?莫非就是正道十大门派之一的傀儡神晶宗?”

吴涛闻言神色微变,身形一现,缓缓的开口问道。

“道友知道傀儡神晶宗的存在,就应当知道小女子,刚才之言绝无虚假了。”

“若是道友还不信的话,小女子以心魔起誓,绝对不忘报答阁下的救命大恩。”

这名美貌的少女,却有些误会了吴涛刚才迟疑的表情,急忙凝重的再次说道。

吴涛听到这话,沉吟了一下后,就淡淡的回了一句:“既然诸位是傀儡神晶宗的弟子,同为正道十大门派之一,那么在下不出手相助,也不行了。”

“只希望道友不要忘了刚才的承诺!”

话音刚落,吴涛他单手持剑,身躯猛然间一动,直扑那群貔後蜴怪,气势惊人之极,仅仅只是一个呼吸,就直接到了那群貔後蜴怪附近。

紧接着,吴涛手腕甩动,残破古剑挥出,寒芒税利,无情寥杀!

冷冽的剑光不断闪动,招招夺命,不给猎物一丝喘息的机会,几招之内便杀死了一头貔後蜴怪。

貔後蜴怪群中的首领见状,口中发出了一声怪异如婴儿般的尖鸣声。

小半的貔後蜴怪忽然一掉头,冲着吴涛张口喷出了几道紫色的毒液。

深紫色的毒液尚未击中吴涛,一股腐朽气息就先扑鼻而来,让人闻之欲呕!

吴涛见状一声长笑,剑势一变,改攻为守。

轻描淡写之间,将这几道紫色毒液抹去,无法靠近其身前分毫。

而与此同时,吴涛大步迈出,“嗖”的一声,整个人瞬间一个模糊,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秒,数十米外的一头貔後蜴怪旁边,人影一晃,吴涛诡异的一闪而现。

残破古剑只是微微一动,千百道的剑气便发出“嗤嗤”破空声,一罩而下。

这头貔後蜴怪甚至连惨叫之声,都还未来得及发出,当场化为一片血雨,洒落一地。

附近其他几头貔後蜴怪大惊之下,急忙掉头再想攻过来,却是已经迟了。

吴涛身形再次一晃,带出一连串的残影,在原地中再次消失不见。

故伎重演的出现在了,十几米外的另一头貔後蜴怪旁边。

同样的剑气陡现,这头貔後蜴怪的身体,便破碎成了无数碎块。

下面的时间中,吴涛在貔後蜴怪群中忽闪忽现,每一击,必定斩杀一头貔後蜴怪。

以他这般如闪电身法,似剑仙的剑法,这些貔後蜴怪群纵然喷出一股股的漫天紫色毒液,却大半都落到了空处。

偶尔有一两道冲击波击中了吴涛,也不过只是让吴涛身形一顿。

在雪白色的剑光滚动之下,他就若无其事的挡了下来,随之继续貔後蜴怪群中肆虐不已。

不过几个呼吸间的工夫,就有十余头貔後蜴怪丧命在了吴涛的剑下。

(新书更新中,求收藏,求推荐票,求转发,多绐点,谢谢朋友们,你们的支持,是我的动力!)

头脑解决事儿较慢,怎样解决这类槽糕的境遇?

头脑解决事儿较慢,怎样解决这类槽糕的境遇?

我最开心地事,我终于知道你们新建了一个另群聊。我实在不知道用什么语言来描述自己的心情,我去学习,还要偷偷地跑到我床头去看我是在学习吗?然后就会一直说我偷偷学习,一直说我怎么样怎么样。好舍友。没办法,我

第一从小到大在我眼里爸妈两个人三天两头都在吵架,都是一些琐事太多了第二我妈嫌我爸没本事,家里穷也不知道进取,一天到晚在家里逞本事,外面就怂,做事以自我为中心,不顾及老婆,也不体贴,也不会赚钱,只知道瞎使唤我妈,做事事半功倍,一直做一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重要的是做错事不服气,主要体现与跟我妈之间的交流,从不认错,讲话挑火,常常气的我妈跳脚。经常性说过的话抵赖掉。第三我爸说我妈母老虎,觉得家里的事都遭我妈来做,主要我妈还要上班,想我妈家里外面一把抓,注:我妈身体不好。第四我觉得我爸说话伤人,我妈脾气暴躁,骂我爸的时候总会殃及到我,我妈是真辛苦,身体不好也不怎么去医院怕花钱,家里的事情多我家在农村都是她做,我爸就是上完工回来就一屁股坐着等吃饭,而且我爸几乎偶尔做家务偶尔做饭,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但又没有大男子的气度。

高中男生,不敢去上学,因总觉得同学要害他,在学校呆着很恐惧。家里情况是,父亲工厂倒闭,奶奶去世。母亲知道自己是被收养的,生母在山西,养父母小时候经常打骂她。这个男生一直在母亲工作的学校读书,到了高中,妈妈觉得管不了这个孩子,快要崩溃了。 如何进行家庭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