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高二女生,怀疑自己伪装抑郁症,我这是抑郁还是作?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60

高二女生,怀疑自己伪装抑郁症,我这是抑郁还是作?

当李三秋问出那个问题的时候,土屋里的空气忽然像凝滞了下来,一时间安静的仿佛连火塘里火苗都停止了跳跃。

李三秋努力的瞪大自己那双比豆子大不了多少的小眼睛看着二人,等着徐今,或是高飞回答他的问题,可是两人却都盯着火塘一言不发。

几秒钟后,徐今忽然呵呵一笑,掀开锅盖看了看,转头对高飞道:“小高,再去弄点水来,锅里的汤都快烧没了。”

高飞站起身,一句话也没说,就径直走了出去。

徐今若无其事的又从锅里舀起一勺鸡汤,给李三秋添到碗里,一边动手一边说道:“小心点,别弄到手上,这汤可烫了。”

接着没有管瞠目结舌的李三秋,又舀了一大块鸡肉到自己碗里,边吃边发出“啧啧啧”的声音,那意思在李三秋看来再明显不过了,就是在表扬自己这炖鸡的味儿调的好。

李三秋呆滞了三秒钟,忽然暴怒道:“老徐,你不能这样。”

徐今却丝毫不为所动,双眼只盯着碗里的鸡肉,不动声色的加快了运筷的速度。

“啪”的一声,李三秋把碗重重的放在了地上,大声说道:“那是最后一块鸡肉了。”

徐今继续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运筷如飞,状如疯魔。

李三秋拿起勺子,用力搅了搅锅里,接着失望的看着徐今,直到徐今打着饱嗝放下碗,然后又拿起一旁高飞的外衣擦了擦嘴。

“你,居然跟一个明显没吃饱的胖子抢吃的,太无耻了,我鄙视你。”

李三秋看着徐今,愤愤的说道,紧接着又拿起勺子,将锅里的野葱、山芋什么的一股脑儿的舀到自己碗里,然后端起碗大嚼起来。

徐今点上一支烟,吸了一口,笑嘻嘻的看着李三秋风卷残云般的消灭了碗里的食物。

拿起勺子,给刚放下碗的李三秋添了一勺汤,徐今笑道:“你问为什么有人要干掉你?你自己以前做过什么自己不清楚?倒来问我们?”

李三秋气鼓鼓的端起碗喝了一口汤,又“噗嗤”一声全部吐了出去。

“我草,好烫啊!”

他咬着舌头说道。

“我做过什么?我一个搞研究的,能做什么?我每天都在研究院认真的钻研前沿科技,为了祖国的科技发展鞠躬尽瘁,青天白日朗朗乾坤,凭什么这么对待一个认真努力工作的小胖子?再说了,虽然我为国家做的贡献足够大,但是咱低调啊,那歌怎么唱的?不需要你知道我,祖国记得我。你说,为什么?”

回过神来,李三秋气愤的说道,眼角居然憋出了两滴泪水。

徐今笑了起来,他并不是取笑李三秋,而是觉得李三秋也有暗花这事确实挺扯淡的,何况李三秋的暗花还比徐今的高了两千万。

以徐今对李三秋的了解,他在理论物理方面,绝对不是他自己所说的那样,什么国际著名理论物理学家,可以确定都是他自己标榜自己的。

上次从京城回来,徐今就查了查学术网,文库里并没有李三秋的任何一篇理论物理方面的著述或论文,倒是有一篇讲医疗机械方面的专业著作,作者栏有李三秋的名字,可是排名已经在十名开外了。

想到这儿,徐今笑着问道:“那你想想,你除了发明了那个用处不大的记忆消除器外,还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或是发现了一些超出常理的现象?”

李三秋愣了一下,紧接着却像是没听到徐今的话一样,抬头望了望门口,嘴里嘟囔着:“这个小高,怎么还不回来,你看,锅都快烧干了。”

徐今呵呵一笑,闭上嘴不再说话,只伸手拿起火钳,从锅边伸下去刨了刨火塘。

很明显,这个胖子的演技不好。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又不想告诉徐今,便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许他认为这样,便能让徐今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问过,而徐今也什么都没有想到。

“砰!”

门忽然被推开了。

满身风霜的高飞一只手提着一水壶,另一只手却提着一个硕大的包裹,包裹里还在不停的蠕动着,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将包裹随意的丢在地下,高飞提着水壶走到火塘边,开始往吊锅里加水。

从高飞进门便把锅盖掀开拿在手里的徐今笑嘻嘻的看了地上的包裹一眼,却并没有询问。

李三秋有些奇怪的走过去,打开包裹一看,却吓了一跳,转过头说道:“小高,你,你居然绑架了一个大姑娘?”

......

......

徐今递给尤在瑟瑟发抖的温倩倩一碗鸡汤,有些歉意的说道:“不知道你要来,要不就留一些了,不过还好鸡汤剩了点,就是加了水,没那么多营养了。”

温倩倩却并未搭话,抱着碗大口大口的喝着鸡汤。

徐今给高飞使了个眼色,高飞站起身便出去了。

李三秋看了看徐今,又看了看头上沾着草屑,一身夜行衣打扮,将火爆身材显露无疑的温倩倩,正要说话,门却又开了,高飞提着一捆柴火,拿着几个山芋走了进来。

把山芋交给徐今,高飞又往火塘里加了几根柴火,便提起水壶站在徐今身边。

徐今拔出腿上的刺刀,拿着刺刀“蹭蹭蹭”几下便给山芋削了皮,就着高飞倒的水洗了洗,切成均匀的小块丢到锅里。

回头看了看高飞用来包裹温倩倩的黑色披风,徐今笑着对温倩倩道:“温小姐,你只带这个,在山里会被冻死的。”

抱着碗的温倩倩顿了顿,却埋头轻声道:“嗯!”

她的反应让徐今一怔,这温倩倩的表现,怎么和在京城的入城高速上初次见面的时候,那要砍要杀的模样大相径庭?

回头看了看高飞了,却见高飞也是一脸懵逼神情。

徐今定了定心神,回头对温倩倩道:“温小姐,这么晚了,你来这四明山,是做什么呢?”

李三秋惊异的看着徐今,那眼神仿佛在说,老徐啊,人家深更半夜的到这鸟不生蛋的荒山野岭来,还穿成这副模样,不是为了那八千万的暗花,难道是来旅游的?

温倩倩却忸怩了半晌,才小声说道:“我哥带了温家八虎,和柳小四联手,一起来追杀你了。”

徐今一愣,不明白温倩倩的意思。

既然温柳两家联手,那温倩倩为什么要告诉徐今这个消息?难道真像柳涟漪所说的,这个温倩倩对自己心有所属?

高飞看到徐今的样子,便知道徐今其实并不知道这京城几大家族的内幕,便解释道:“柳家传承的是清心功法,柳四小姐便是传承者,剑术了得。而温家的传承是隐匿术和寻踪术,据说来自东洋,柳家大公子便得隐匿术真传,很是厉害,号称是天生的刺客。温小姐应该是得了寻踪术的真传,所以能够一路追寻我们的踪迹找到我们。”

徐今听完,却是转头对温倩倩道:“温小姐,真是多谢你了。”

温倩倩却将头埋的更低了,徐今看过去,发现她的耳根居然在一瞬间变成了玫瑰色。

当下苦笑了一下,徐今对高飞道:“收拾收拾就出发吧,这里没法呆了。”

高飞怔了怔,随即明白了徐今的意思,起身便开始收拾东西。

徐今又看向李三秋,却见李三秋举起手道:“我明白,我明白。温小姐既然已经在这儿了,那追兵肯定就不远了。”

徐今却又转向温倩倩,脸色缓和了下来,道:“温小姐,我的睡袋留给你,你就在这里休息吧,感谢你来报信。”

见温倩倩并未说话,徐今又笑了笑,道:“如果我没猜错,温成玉和柳涟漪,应该还在山下吧!”

温倩倩猛然抬起头看向了徐今,徐今却站起身,接过高飞递过来的背包,对温倩倩笑道:“那好吧,温小姐,有缘再见!”

......

......

到达天坑口的时候,徐今忽然站住了。

后面的高飞和李三秋都停下来,好奇的看着徐今。

徐今转过身笑道:“小高,我们走冲沟下山。”

李三秋高兴的拍了拍手,道:“就是嘛,我就说这么陡峭的山崖,我这个身材怎么下得去嘛!”

高飞却道:“徐先生,那冲沟两旁,丛林密集,是最好的埋伏地点。”

徐今却笑了笑,道:“是啊,我们想到的,他们肯定也会想到。所以我们今晚便在树林里住一晚上,明早接到九鸣叔的电话再下山。”

在进山前,三人便已将手机丢弃,只有高飞身上有一个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老人机,与外界的联系,便全靠这个小手机了。

此时听到徐今的话,李三秋有些惊异的问道:“不是说追兵还在山下吗?我们难道还要等他们来?”

徐今却并没有对李三秋解释,只抬脚向着西面而去,高飞赶紧跟了上去。

李三秋看了看黑洞洞的天坑,急忙小跑着跟上了高飞,边走边问道:“小高,不,高哥,飞哥,你打得过那个什么天生刺客吗?”

高飞并没有回答,徐今却头也不回的道:“老李,你肩膀上背的是什么?”

李三秋看了看肩膀,像是忽然发现自己还背着一个用布包裹起来的长条包裹一样,当即哈哈一笑,道:“对呀,咱还有枪呢,俗话说,有枪便是大哥,想当年,哥可是慕尼黑理工大学射击协会的会员。”

顿了顿,他又问道:“那咱们为什么要走冲沟呢?”

徐今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道:“老李啊,咱们有枪,万一人家也有呢?在树林里还不一定能发现咱们,但是在毫无遮拦的峭壁之上呢?”

李三秋:“......”

高二女生,怀疑自己伪装抑郁症,我这是抑郁还是作?

高二女生,怀疑自己伪装抑郁症,我这是抑郁还是作?

我得到了很多人的关爱和开导正能量,但是我竟然对那些快乐不敏感,

你好!我是成年人,多年以来一直就有种感觉,自己将来会在死后棺材复活,那种求救无门,四面漆黑一片,想来心理就揪心的痛,恐慌,我记得小时看过一本书就是一女的棺材复活,在是有一女的棺材复活,自己指甲扣棺材盖,结果死相很难看,面目扭曲,我深深的后怕,老认为自己会那样活过来,每天晚上夜静的时候就回想起来,自己棺材复活那种无奈,真的很后怕,谢谢给我疏导下,我真的受不了了

我93年,网上认识一个男生,估计有3个月了吧,他比我大四岁。比较聊得来,(感觉性格喜好相近)没见过面,彼此都知道同个镇上的,都在本地上班。几乎每天晚上会找我聊会儿天,我几乎也不主动找他。晚上七夕节我们都没提,我们都很少聊到恋爱感情话题。晚上在想,一直这样聊天意义是啥?想了解这种男生怎么想的?第二是前些日子,父母朋友介绍认识一个男生,也是同个镇的,比我小一岁。认识一个多星期,见过一次面,我们不怎么聊天。今天七夕,突然下午很早说晚上约我出去吃饭,不想扭捏,想着有空就出去了。刚上车,看见车里放了一束玫瑰花,自己也没太多说啥,聊去哪吃饭,吃完饭回家下车的时候,他把花拿给我,他没说啥,我不想那么尬,就说了句,谢谢!疑惑是:1.网络认识这个男生怎么想?2.这个介绍认识的男生,又是怎么想的?怎么礼貌上表达感谢比较好。3.我这算是养鱼吗?怎么确定自己需求?(对于这两个人也说不上喜欢,了解也不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