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怎么总在感情中受委屈?委曲求全地维持有必要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145

怎么总在感情中受委屈?委曲求全地维持有必要吗?

一个又一个,每击败一个幻象,都能获得点进步。

点点滴滴,不断汇聚了,最终形成质变。

当林奇击倒最后一个亡者幻象,疲惫地离开灵魂空间,回归现实时他对自己的身体,已产生了新的体悟。

出手的时机、出手的力度、爆发性的攻击、身体的灵活程度等全方位的提升。

如果不是精神实在疲惫。

林奇只想此时立刻起来,与试炼的机器人大力,过上几招!

……

一觉醒来。

“你想继续挑战?”

本来觉得林奇是来告别的,但嘟噜没想到这家伙的选择,竟与自己的逻辑判定相反。

“是的,这次我一定行!”

没有问废话的‘为什么’,嘟噜立即带着休息好的林奇,来到试炼室。

‘他哪来的自信?’

目视林奇走进场地,激活试炼机器人后,嘟噜对少年的选择生出几分好奇。

很快,一开场,嘟噜就看出了些许端倪。

‘气势变了?’

机器人自然时不懂玄而又玄的气势,但用过大数据分析,嘟噜发现林奇的动作更加果决迅速。

在数据显示中,有效行为率大幅提升,并且计算的漏洞数量比起第一次显著减少。

如果把前一次的数据,和现在相比较,完完全全就是换了一个人,在与试炼机器人交手。

‘不可思议,休息的十几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的变化会这么大?’

望着在场地上,与试炼机器人勉力周旋,逐渐落入下风的林奇,嘟噜很是好奇。

它发现这些血肉生命,虽然下限没有机械高。

但在血肉与精神的碰撞中,这类生命总会迸发出不可思议的光芒。

‘可惜,要结束了。’

是的,和嘟噜的计算趋势一致,林奇感觉自己又要输了。

“可恶!为什么差距这么大?!”

第一次的时候,林奇几乎被秒杀,所以无知者无畏,下来还觉得自己有几分胜算。

但经过在灵魂回响内,系统且全方位的提升后,伴随着实力提升,他的眼界自然获得开拓。

更因为这次能和试炼机器人周旋几分,林奇此时才更为深刻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绝望!

身体素质是自己的极限三倍,反应到试炼机器人身上,就是力量太强,速度太快了!

就是快,就是强,蛮横到不讲道理的基础素质,正中林奇最薄弱的一环。

毕竟他在灵魂回响内,获得的只是‘技’的提升,他的身体该怎样还是怎样。

技巧的提升,能让他将一份力,发挥出三份的作用。

但不会让他,把基础的一,变为三!

砰!

越打越恼。

一个失误,林奇双手护在胸前,被机器人大力一拳打折手臂,击出场外。

“我认输!”

见机器人大力就要‘泰山压顶’,林奇赶忙认输,这才安心的吐出一口浊血。

低头一看,好家伙。

就那么一拳,自己的双手小臂骨折变形不谈,胸前堵闷刺痛的感觉告诉林奇,他的肋骨也被打断了。

“还好小伤。”

也就是林奇能说出这种话。

但望向重新沉睡,安静下来的试炼机器人,林奇心头不由被绝望笼罩。

“可恶,我都开挂了,为什么还是不行?”

这次造成的打击比上次更大,已然自闭的林奇没有跟嘟噜说什么,寂寥地走回休息室。

因为身负奇迹,回到休息室时,林奇的肋骨已自动吻合,呼吸重新恢复顺畅。

但刚刚调整完骨骼的双手,暂时无法行动,还在自愈当中。

所以林奇什么都干不了,只能躺平在床上。

然后感受着自愈过程中,犹如全身蚂蚁爬的瘙痒异样,望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这种感觉,他很熟悉。

这是失败的味道。

前世一直伴随着林奇的味道。

思绪飘远,林奇记得高考公布成绩后,看到自己四百分都没有,只能读专科时,鼻尖满溢着的就是这股味道。

那时的他,年轻,觉得自己高中耍了,得到这个成绩理所应当。

可看着班里熟悉的同学,走进本科大学,日后在朋友圈发布的各种信息,这种味道像发酵的毒药。

让日后在工厂里打工的他,如毒蛇啃食心脏,愈发的痛苦郁结。

同样的,前世的孤独,也伴随着这种‘恶臭’。

还是高中,林奇喜欢上班里的一个女生,就是因为自卑硬生生放养了三年。

后面熟悉的朋友圈,通过老友得知对方成家生子的消息后,那喝醉酒的当晚,他觉得是‘恶臭’的。

所谓求而不得,不求不得!

林奇后来明白了一个道理,想要获得就要付出!

如果不想自己日后悔恨,那么就要把握住当下的每一个机会!

尤其是自己没有挥霍的本钱时,更因如此。

毕竟他没有一个土豪的老爹,生在平凡之家的他,能依靠的只有一腔热血的年轻。

但当胸中的热血被世事磨平,岁月夺走了青春,那么自己又剩下什么呢?

“焯!”

心意难平的林奇,想到失败的前尘往事,怒喝着惊坐起身。

他厌恨以前‘不作为’的自己,哪能想这种‘不作为’,竟差点又发生自己身上。

“是的,我还没有输!我还有一次机会!我还有灵魂回响!如果连挂都不好利用,我这一世凭什么吃香喝辣?当个卵的人上人啊!”

林奇的心态发生转变。

现在,他不是为了通过试炼,获得未知的传承。

而是想争口气。

用行动给自己争口气,一扫前世积攒的晦气!

“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再来!”

突然有点懂得,自己的奇迹为何是这种模样,林奇含怒笑着闭上了眼睛。

下一秒,

灵魂空间中,戴上了白色面具的他,神志清醒。

理性的思索了十多分钟后,林奇对于目前的变强安排,有了一个阶段性的规划。

首先,他需要把‘技巧’拉满。

通过强度不断递增的灵魂幻象,完善自己的格斗技巧。

然后最关键的一步,则是击败拥有天赋的对手,获得新天赋!

林奇想得很明白。

灵魂回响中的天赋,很可能就是对应现实中的奇迹。

生而天赋异禀,异禀的天赋,可不正是超乎常理的奇迹?

如自己的‘不死’,白慕斯挚友的‘湛蓝假面’,林奇推测世上一定有能大幅提升身体素质,或者有极强战斗能力的其他天赋(奇迹)。

自己只要再得到任意一种,弥补上身体素质的缺陷,那么届时强到绝望的试炼机器人大力,也不会让他感到窒息。

以此拥有翻盘获胜的底牌。

思路到此清晰。

林奇回想着最后一次交手的灵魂幻象,开始在‘一打多的招牌’内挑选合适的对象。

毕竟目前的他,实力刚处在这一梯队,无法做到碾压,必须要先运营成长一段时间。

而他戴上的湛蓝面具,这一天赋具有镇定理智,保持头脑清醒,大幅提升学习能力的作用。

所以很快,对手挑选完成。

“我的选择,杰克,开颅手·杰克!”

话落,一个消瘦的身影,徐徐从祭台上显现。

这个人虽然与俱乐部中,给自己带来噩梦的教官同名,但他确是下城区内一臭名昭著的杀人狂。

尽管生前,这个杰克的杀人数量,无法排进历史前二十。

但他因残暴的杀手手段,以及硬生生杀穿三次帮派围剿的记录,成功在下城区史上,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

论实力,这家伙是当之无愧的‘一打多’T1梯队的人物。

“可惜,最后被狙杀了。”

望着步步走进场下的杰克灵魂幻象,林奇摇摇头有些唏嘘。

但突然惊咦发现,这个杰克的幻象居然给他一种奇异的灵动感。

这种感觉,他只在白慕斯的幻象上见过。

“难道中奖了?”

忧喜参半,林奇面具下的面庞有些凝重。

“看来是场硬仗了。”

与灵魂幻象战斗失败的结果,自己的挚友就是典型的参考对象。

为了灵魂不受不可恢复创伤,林奇一直对选择目标的挑选十分慎重。

怎料这次居然看走了眼,没办法战斗一开始,林奇只得摆出一个,偏向防守的格斗架势,先试探对方深浅再说。

“来!”

这次让幻象先攻,林奇看对方动身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快!

‘这人的速度在我之上!’

观察杰克灵魂幻象偏瘦的体格,对这点林奇有所预料,所以他不慌不忙的手如盾牌高举,打算打一个稳健的防守反击。

可,

面对林奇举起的手臂,杰克幻象似乎有些头铁,悍然出拳竟想先击穿这道防御。

按理,林奇能捕捉到幻象的出拳动作,所以感觉自己能够承受这一拳。

但万万没想到,在拳头挥出手臂展开之后,杰克的拳头竟然获得二次加速!

行至一半,瞬间化作残影的拳头,携带沛然的力量撕开林奇的防守,砸上林奇的胸口。

“哇,这种感觉,怎么可能!”

瞳孔放大,被一拳打折手臂的林奇,赶忙在地上翻滚着爬起,狼狈地连连避开对方的后续追击。

此时他正处在绝对的下方,但好在有奇迹支撑,林奇能感受到自己骨折的手臂在快速恢复。

如今要做的,就是与对方周旋,周旋几个回合,让自己伤势自愈,再做反击。

所以接下来的战斗,就十分丑陋了。

林奇被杰克的幻象像撵狗一样,被追得在空间内满场乱跑。

好在技艺的大幅提升,让林奇能游刃有余,应对这种情况。

看着相当狼狈的背后,逐渐‘回满血’的他,状态回暖升温的同时,已将杰克的攻击路数完全摸透。

“是时候,反击了!”

两双已经恢复如初的手臂,装作重伤一直耷拉在身侧。

当林奇险之又险,避开杰克幻象的加速劈腿后,这时他的眼睛猛的一亮。

机会!

怎么总在感情中受委屈?委曲求全地维持有必要吗?

怎么总在感情中受委屈?委曲求全地维持有必要吗?

紧张就会吐,这是怎么回事,是心理承受能力太差了吗

去年我老公在同学聚会联系到小学女同学,上学的时候女的对他有好感,联系之后,那女的总给他打电话,让我知道之后我跟我老公吵架,他说他俩没关系,但是我看到好多东西知道那女的喜欢他。我老公说她喜欢是她的事,我没感觉不就行吗。后来他们偷偷联系让我发现好几次,我老公欠她钱,说还完钱就不联系了,但是那女的说的话我一直认为他俩不是这么简单关系,还完钱之后,我俩还是吵架,我让给那女的打电话让我听,我老公说钱已经还完了,以后你走你的我走我的,咱俩再也别联系了,可是现在我忘不掉以前发生的事,想起来就刺激我,我晚上睡不着觉,就想他俩有不正当关系,我很烦躁,心里一肚子怨气,想起来天天哭,我心里委屈发不出来,而且在这一年里,他不上班,我天天上班赚钱,还得带孩子,养家,他在外面跟女的联系,见面,我心里打击太大了,我怎么能走出去这个阴影

我是一个有大概一年强迫性行为主要体现在强迫性洗涤(主要是避免任何还有化学成分的东西,担心会影响智力)而且是天生强迫性思维的人(对自己会烦心的事情会一直一直想,爱钻牛角尖)最近在恢复中。但如果是我自己不小心做了一些自己非常忌讳的事情,例如接触了我觉得摸着很难受的东西以后,我可以根据情绪调节自己,然后挣扎着恢复过来,控制一下自己的强迫思维。但是如果是别人(尴尬的就是特别是很亲近的亲人)触犯了我的禁忌的话,我的心里就特别特别难受。比起我自己干了的话就更会难以接受,心里就不停的在想:他因为这件事情毁了我的心情和我的人生(没错!有的时候严重的时候真的就会上升到这种地步,尽管我知道根本就没有这么严重),但是还是会忍不住想。对亲人甚至还会产生(恨意?)关键是这种怨恨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完全无法理智判断控制恢复了,这样严重影响我恢复!但实际上原生家庭无可挑剔,就是个人天生强迫思维和完美主义无所适从。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