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女朋友发生争执后容易进行暴力对抗,能改变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90

女朋友发生争执后容易进行暴力对抗,能改变吗?

“我劝你稍微快点走,不然他就要死了。”唐诀右手转着一枚小箭,足尖点地,时不时的看向后方。

付泽信脸上抽搐,看着前方一身轻松的唐诀,再看看自己,两柄战斧在身,背上还背着一个黑衣男子,和一杆长枪,每前行一步汗滴都要落在地上,顿时暴跳如雷:“你说的好听,石头是我搬的,人是我拖出来的,现在将他背走的还是我!你干什么了你!”

唐诀倒是毫不在意,眉毛一挑向他分析起来:“你看,山上的石头是你打下来的,你搬没问题吧!人是石头砸的,你背也是应该的吧!”

付泽信平稳了一下呼吸,刚要反驳,抬头听见了自远处传来的声音:“加油!”

他转头看了眼身后的黑衣人和长枪,只得叹了口气,继续拖着疲惫的身体,一步一的继续向前走。

月白衣衫抱刀而憩,红衣少年握剑而息。就是唐诀来到毒药堂所看到的一幕。

原本以为找到毒药堂会很难,可如今看到门口背靠背坐着睡觉的两个人,所愿两人所在的地方不就昭然若揭了吗。

走上前去,看着抱刀低头,睡姿儒雅的顾得白,再对比四仰八叉,口水直流的炎天乐,唐诀只觉好笑。

刚抬手触到炎天乐脸上的灰尘,炎天乐顿时弹了起来,二话不说拔出命天剑就要出招:“谁!谁还敢来!”

一旁的顾得白也猛地站起身,眼睛还未睁开,便抬起月光刀就劈砍下去。

唐诀身子向左一斜,躲过这一刀,却将好不容易追上来的付泽信吓了一跳,好悬将背上的枪客扔下去。

付泽信见状赶紧抓住身边经过的一对老夫妻,将枪客交予两人,并说明了情况,才来到顾得白身边想看看到底怎么了。

恰巧此时,毒药堂的大门突然打开,嘎吱一声,将门口四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师姐。”炎天乐见所愿走了出来,立刻收剑迎了上去,“大师兄他怎么样了?”

“看,这是什么?”师姐将手从身后拿了出来。

只见那万灵草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哪里还有之前的波光流转,生机勃勃,反倒是像一株破败的杂草,没有丝毫生机。

“这是什么情况?”炎天乐疑惑。

“难道这就是用毒催过的了?”付泽信仔细观察起来,发现其上所散发出的紫气,竟与诛仙之阵有异曲同工之妙。

师姐笑着点头:“我将大师兄的血滴了两滴上去,试试药效,发现万灵草其实吸收的根本不是天地灵气,而是毒气,以剧毒之身净化万物,另万物勃勃生机才是它真的效果。”

炎天乐恍然大悟:“也就是说万灵草其实是万毒草,那么它现在是一株真正的解药了?”炎天乐看着万灵草越看越欢喜,“那大师兄就有救了,真是一株好草!”

付泽信却摇了摇头:“恐怕没这么简单吧。”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就是将慕司恒身上的诛仙之毒同这株草药结合在一起,但是······”

师姐望着手中的万灵草,眼眉逐渐低垂:“这一步才是最难的。 ”

这一步之所以难,就是因为在万灵草服下之时要医者立刻用自身内力,同时操控两种毒药,一种是患者自身之毒,一种便是万灵草,如若任由它们在患者体内碰撞,毒入心脉依旧会另慕司恒丧命。

而引毒之术恰是所愿用过且失败的,在那一次失败中丧命之人,正是她的母亲。

看着师姐惆怅的神情,炎天乐凑了上去,双腿夹住命天剑,将袖子撸了起来,举起双手放在自己的脸上,硬是扯出一个滑稽的鬼脸:“古有彩衣娱亲,今有阿乐娱姐。师姐定是可以的。”

所愿见此模样,硬是扑哧一笑,扯出一丝笑颜来。

可当她抬头看向阿乐时,瞳孔却猛地收紧,满是震惊,眼底泛起波涛,一行清泪似晨曦晶莹剔透的露珠,流淌而下。

见师姐眼中有泪,炎天乐一阵疑惑,难不成是自己的鬼脸吓人,吓到师姐了?

对上师姐双眸,却发现师姐看的竟是前方。

阿愿的泪珠不住的划过脸颊,滴落在地上,眸中倒映着的,正是那对老夫妻。

见此情景,炎天乐等人默默后退,让阿愿同老夫妻的相望没有丝毫阻挠。

所愿泪眼盈盈,老翁满眼通红,老妪泪眼婆娑。

三人就这样静静地对望,没有一句话,周围安静的很,就连鸟都不忍飞过。

时光像是凝结于此,有的只是无尽的相视。

老翁眼神下移,看向所愿手中的万灵草,竟没有丝毫意外,也没有阻止,眼眸中甚至有隐隐的欣喜升腾而出。

他将目光移回,向着所愿点了点头,神情坚毅。

所愿突然笑了,笑得灿然。

她转过身,神情如同那老翁般坚定,就在抬脚迈进毒药堂的一刹那,动听的声音传来:“谢谢。”

风声起,风声过,栀子花开永不落。

琴声鸣,笛声和,落雪白衣终愿得。

栀子花香随着未央琴声,迅速传遍毒医谷每一个角落。

“阿愿她终于走出来了~”

晚间凉风习习,吹去了他们一身的疲惫,炎天乐睡醒,走出房间,闻着药香找到了树下的几人。

“小鬼醒了。”刚走到树下,就听唐诀的声音自树上传来,一回首,下意识地接过一个木盒。

“身手不错!”

听见声音,见扔木盒的枪客正和付泽信,老夫妻一同围坐在树下的木桌旁。

炎天乐感到十分奇怪:“大叔,你不是个坏蛋吗?”

一听此话,黑衣枪客不禁扶额。

一旁的付泽信开口解释道:“是坏蛋,不过是坏蛋中的好蛋。”

炎天乐打开木盒,发现里面是一盒糕点,正咬的起劲,连忙总结道:“就是茶叶蛋呗!”

枪客愣了几分,不过仔细想来好像也没错。

“好了好了,各位少侠的伤好的怎么样了?”老翁见炎天乐噎的可怜,忙为他倒了杯茶,笑容十分慈祥。

炎天乐这才发觉身上的伤口竟被包扎好了,而且没有感受到丝毫疼痛。他觉得此时此刻自己精力极其充沛,再去打一百个毒医谷都没有任何问题。

他不禁感叹:“这就是毒医的实力吗?”

老翁大笑,笑得几人一头雾水,可笑容过后却是无尽的悲凉,沧桑。

“老朽为诸位讲个故事吧。”

在明月与星光中,毒医谷出现在众人眼前。

"我们毒医谷讲求的是,以毒为本,济世救人,我们要让世人知道,毒药存在于世,也可以保人安康,救人性命!"

“少主说的是。”众人看着这每日三省的少主不禁想笑,但还是纷纷附和。

少主对他们的表现甚是满意,挥了挥衣袖,继续向前走去。

突然身后慌张的脚步声传来,急慌慌的喊叫声随后而至。

“少主!少主!不好了,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了?慌慌张张的!别着急,虽然咱们不能活死人,肉白骨,但只要还没死就都有机会救活!”

那人听过这话,丝毫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急得直跳脚:“不是,是时疫!”

“时疫?咱们附近的这些村落不都医治的挺好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少主!”那人大吼,才继续说道。

“今晨来了一批江湖人,其中一个感染了时疫,咱们的人对他用了药,那时他已是穷途末路,而且药效哪有这么快。这群江湖人见迟迟没有起色,便对咱们用起了刀剑,说什么毒医谷有灵丹妙药!非要来抢,见咱们的人差点死在刀下,姜四就用了毒药,却不曾想就这样杀死了一个江湖人!”

一听有人死了,少主的眼神瞬间冷峻起来,哪里还有先前的神色,连忙问道:“然后呢!”

“然后那群江湖人就说咱们违背了医德,说咱们也是只会用毒的歹徒,就打了起来,却不曾想招来了更多的江湖人,他们打着除毒医!夺灵药!的名号,浩浩荡荡的杀过来了!”

“什么!”少主此时惊得像头上炸了个惊雷!抬手就给了那人一下:“你怎么不说重点!快点,让所有的人都从密道撤离毒医谷!毒医谷这下有难了!”

毒医谷瞬间进入一级戒备状态,昔日的温馨祥和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找到谷主!请他老人家带着大家走吧!”

夕阳西下,正是袅袅炊烟升起之时,可如今这余晖恰似毒医谷的光芒,只能逐渐黯淡。

“夫君。”一位白衣女子抬起素手,轻轻搭上少主肩头。

他们身旁一个小女孩还在蹦蹦跳跳的追逐着阳光。

“佟娘,我不是让你带着阿愿走吗?怎的还在这!”那少主说的急切!猛地推开身旁的女子。

女子并没有恼怒,反而从身后抱住他,轻声说道:“我知道!你要守住我们的家,既然这样我们陪你!”

“对!陪你!”小女孩稚嫩的声音散发着浓浓的活力,也学着爹娘的样子附和。

马蹄阵阵踏过无数花草,喊杀冲天惊起无数飞鸟,这一天终还是到了!

女朋友发生争执后容易进行暴力对抗,能改变吗?

女朋友发生争执后容易进行暴力对抗,能改变吗?

为啥光招不好的啥啊,一吵架都身上哆嗦被脏东西咬。到底为什么啊

工作压力大,不会调解自己,看什么都不高兴、没心情,开心不起来

因为抑郁的情绪导致很多事情没有做好,自己被按下了暂停键而其他人都在快速前进着,因为情绪缘故在学习和工作上都耽误了很多事情,没有做好自己本应该做好的事情,而且让身边关心自己的人为自己担心,内心感到十分愧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