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自尊低怎么办?如何改善自己这种情况呢?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11

自尊低怎么办?如何改善自己这种情况呢?

师姐弟二人星夜兼程,乘坐的六翼巨兽飞得不快,比起顾水香的速度那是要慢了许多。怎奈大教主言称,喜欢看星星,非要与师弟一起在这巨兽的脊背上遨游夜空,故此两人行程更慢了。

“师姐,你头发真香。”

美少年与师姐躺在巨兽广阔的背上,两人的脚丫子你南我北各朝一边,头皮顶着头皮,少年则枕在了师姐长长的秀发之上。

顾水香微微挪动身子,使得两人的头各自顶着彼此的肩膀,女子呵气如兰:“你说,你是从妖族来的?”

无名转头看向师姐,黑亮的眸子纯澈无比。

“那个将你养大的女人,什么都没告诉你?”顾水香又说道。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姐姐说,等我长大了,见到母亲,就什么知道了。”

顾水香敛下目光,微微沉吟,又说道:“你啊,好好修炼,天元帝国与神族注定有一场惨烈大战,届时先生们与师兄师姐们便要走出学府,你可不要落下。”

“听徐夙锦说,你要做天下第一等的人物?”

少年轻嗯一声,说道:“那是姐姐要求我的。”

顾水香瞥了眼近在咫尺的少年,缓缓说道:“道经修炼体系,已经不合时宜了,神族有了更强的修炼功法,不消三年,神族子弟与人族子弟的差距便会是云泥之别,天下第一,可不好做了。”

“你徐师姐送了你一个装满功法典籍的小塔记得么?”

少年眸子一亮,猛然转头,等师姐接下来的话。

“那里面有徐师姐开创的新修炼功法,相较于道经,晋境迅速,每个境界也更强于道经。”

“我曾一度找她借览,皆被她拒绝,想来是不够完善,她怕我误入歧途,玩火自焚。”

“呵,真是瞧不起人。”

“前些天与她比试,便是要试一试她新开创的修炼功法。”

顾水香抬手伸开五指,从指缝里望着满天星河,缓缓道:“果然强横之极啊。”

“她既然肯把那功法传给你,便是认定你有修炼这个功法的资质。”

顾水香坐起身来,侧脸温柔看着小师弟,说道:“你可不要辜负徐师姐的传道之恩,这新创的功法,只有我们三人知道,连紫霁老师都不知道。”

少年听得心中惊骇,霍然坐起,从灵海中掏出七色小塔,仔细端详,喃喃道:“新开创的功法……”

顾水香神色肃然,月辉清冷,洒在她的脸庞之上,更显庄重。“若此法有成,你与徐师姐便是人族新道法修炼的开拓先师。”

“神族有新法,我们也有新法,徐师姐既然选定了你,不管你以后是何身份,都要担起完善新功法这份重任,待新修炼功法彻底完善,便传给人族弟子。”

无名暗自点头,不解道:“徐师姐为何秘而不宣,将此修炼功法告诉先生们,岂不是能更快的完善功法?”

顾水香笑了,说道:“开创功法,需要的资质与才情可不是先生们轻易触及的,有多大能耐做多大的事,师姐没将新功法告诉先生们,一是不想新功法过早暴露,引起神族重视暗中阻挠,二是因为先生们的修炼资质相对于新功法而言的确不够,这个不够,是徐师姐自己说的。但以我看来,咱们先生们还是很厉害的。成神的人,哪个不是惊才绝艳之辈。”

“只可惜,咱们徐师姐眼光高啊。”

“本来,徐师姐打算将新功法传给那个叫做锦瑟的姑娘,后来你入了太学府,鬼使神差地又跑到天女峰上与她相见,见你资质甚合她意,她才将那功法传给你,只是不曾提醒过你罢了,想让你自行摸索。”

“不过这段时日下来,你净忙着睡觉吃喝看风景,把那小塔都给忘了,徐师姐才让我来提醒你。”

顾水香玩弄着少年的长发,叹道:“你是了不得,可我也看不出你比我强到哪里去,徐师姐看好你,想必自有眼光独到之处。”

无名忽然觉得肩上落下了一份看不见的沉重,忽然抬头问道:“你说神族开创了新功法,咱们天元帝国的皇帝知道么?”

顾水香点点头,说道:“知道又如何,人族只剩下了天元和开元两国,纵是皇帝雪青濯天纵奇才,也不是个开创新功法的万古圣贤,放眼两国之内,人才济济不假,可开创新功法的这般人物,看得见的也只是咱们徐师姐一人。”

“皇帝再急,也急不出个蛋来。”

“这下你该知道,徐师姐看重你,是因为你的资质的确远超同侪,不然你中毒之时,也不会大费周章地救你的小命。”

少年回想起往日在太学府与徐夙锦初见之时的情景,顿时恍然大悟,自语道:“怪不得我偷看她洗澡,她都不生气……”

顾水香闻言,耳朵微动,转头看来,难以置信的眼神里充斥着激愤:“你偷看她洗澡?”

“啊,不是,无……无意间看见的。”无名心中惴惴,不知大师姐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

师姐的脸色变幻无常,转而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妙啊!”

“咱们冰清玉洁的徐师姐,竟叫人看光了身子,哈哈哈哈哈……”

少年赧颜一笑:“也没有看光的,师姐别乱说,这事要是传开了,我怕徐师姐打我!”

顾水香狠狠拍了拍少年的脑门,笑骂道:“色胚!”

少年大怒,继而委屈道:“都说了是无意间看见的!”

大师姐并未再答话,突然毫无征兆地沉默下来。

过了许久,大师姐啪的一声又打了下少年的脑门,怒骂道:“色胚!”

“……”

……

天色拂晓,一片浅白横在天际,鸟群回旋。

青华府。

摘星楼里,紫霁先生慵懒地坐在棋盘边上,伸了伸懒腰,说道:“在门外猫那么久了,进来吧。”

棋盘对面,前洛阳大学宫祭酒颜先生温和一笑,朝门外看去。

话音方落,只见门外探进来一个小脑袋,面容精致,粉雕玉琢。

少女目光炯炯,谨慎小心的神色里带着丝期待,在紫霁先生房中四下打量了一周,才失望说道:“无名不在么?”

紫霁先生笑了笑,慈眉善目,说道:“小殿下,你寻他何事?”

少女微微一愣,找他还要理由么?我事先没想好呀!

“我,找他玩啊。”

颜先生亦是慈眉善目,上下打量穿着华贵精致的小公主,而后笑道:“出来的这么早,你母亲可知道?”

小公主烂漫一笑,回道:“知道啊,她还特意为我梳了头,才让我出来的。”

紫霁先生与颜先生闻言,相视一眼,各自浅笑。

霓凰夫人倒是颇为心宽。

“他出远门了,得好些天才回来呢。”紫霁先生笑道。

雪薇公主露出失望之色,暗自哦了一声,便又转头离去。

才刚转过身,小公主的小脑袋便撞在一团柔软之上,随之,一股女子的体香沁入鼻中。

雪薇后退一步,仰头看去,见一个黑衣女子站在眼前,诧异地盯着自己。

这不是前些天东海龙鱼宴上,那个会飞的顾师姐吗?对了,给无名解毒那天,她也在的!差点和娘打起来!

才看了眼顾师姐,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在余光之中,还未侧眼去看,小公主已然露出笑容。

雪薇转头,笑道:“你去哪了,大祭酒说你得好几天才回来呢!”

顾水香微微俯身,打量着小公主的神色,问道:“小殿下,你怎么来这里了?”

小殿下低眉、再低头,并不答话,突然拉住师姐旁边的少年,往楼下狂奔,对身边的少年小声说道:“跟我来,我给你看个大宝贝!”

“哎?”黑衣教主愣在原地,看着两个少年离去的背影,方才还牵着小师弟温润的手掌,此刻已是手中空空。

“年轻真好。”顾水香摇头一笑,朝屋内走去。

自尊低怎么办?如何改善自己这种情况呢?

自尊低怎么办?如何改善自己这种情况呢?

我的身上有一座高山,我的前方一片黑暗

想知道自己怎么了,我觉得我一天很正常生活呀

我29岁 她26我俩感情一直蛮不错的,直到4月份复工开始 我被调到了新公司之后 我俩聚少离多,就在国庆小长假的时候我看她手机,我打开软件看到她和几个男的聊天内容当时就崩溃了,处于6年感情的考虑我没声张这个事,现在也差不多过了一个月了我该如何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