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大四即将毕业,意外发现母亲出轨,我该怎么做呢?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73

大四即将毕业,意外发现母亲出轨,我该怎么做呢?

嗖!

一阵狂凡刮过,三轮车速度不减,直接冲进厂区内。

车轮滚滚,带起大片尘土,飞快驶向流水线车间。

面色凝重,苏凡明确了这次来的任务。

“流水线车间、研发和试制车间,能带走的物资、材料全部要带走!”

草坪被车轮碾过。

留下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厂区大门轻松打开。

轻车熟路。

“金属碎片、木料、塑料、铁钉、齿轮、弹簧、干电池……”

口中默念着,苏凡目光仿佛钩子一样俯瞰各处。

嘶啦!

从口袋中拿出物品清单。

一行行小字跃然纸上。

这是在小木屋提前写好的,记录齐全,防止自己遗漏什么重要的材料。

诺大的流水线厂区,车间中的机床依然安静地沉睡着。

蹬蹬蹬。

大步走进车间。

这一回,不挑不减,能拿走的全部拿走!

机床旁边的工作台上。

“金属碎片×7”

“铁钉×5”

苏凡凡卷残云,手指连动,桌面上一扫而空。

全部拾取,连一丝的犹豫都没有。

往里走。

一台开裂的机床前。

警棍撬开裂缝,完好无损的齿轮,暴露在空气中。

夹住齿轮,松掉螺丝,齿轮小心翼翼被拿了出来。

“齿轮×3”

“金属碎片×5”

当场拾取,放进背包。

砰砰砰!

连续猛砸几下,机床被榨干了所有有价值的部件。

哗啦!

啪嗒!

散发着金属光泽的小东西,从机床内脱落,掉在地面上。

“金属零件×4”

“电缆×3”

全部拾取,放进背包。

“吼!”

车间的天花板上,猛地响起一阵恐怖的嘶吼。

啪嗒啪嗒啪嗒!

一连串急促的击打声,在头顶的不锈钢房顶响起。

唰!

飞快抬起头,苏凡目光盯住天花板上的一道黑影。

他脸色微变。

“丧尸!”

“吼——”

车间天花板上,一道腥臭的味道从天而降。

一头模样像是蜘蛛和狗结合体的丧尸,苏开血盆大口,目光死死锁定在了他身上。

蜘蛛狗生长着八条腿,浑身锋利的黑毛,一双血色眼珠转动,比人类的手掌还要大。

四肢和躯干上,向外翻着黑红色的血肉,八条腿全部布满倒刺。

“高级丧尸!”

苏凡面色一沉,左手握住警棍,右手手指放在了射钉枪扳机上。

对面。

丧尸尖锐的口器,向外凸出,锋利的獠牙长度超过20cm。

啪嗒啪嗒。

一滴滴绿色的脓水流淌在地面上。

“吼……”

蜘蛛狗绕着苏凡,缓缓挪动身躯,八条腿快速蠕动。

“4级掠食者×1”

“4级掠食者:二次变异的丧尸,由被丧尸蜘蛛寄生的丧尸犬进化而来,拥有极快的移动速度,极其擅长偷袭和快攻,身上的倒刺沾满了尸毒,遇见后尽量不要正面交锋。”

掠食者!

沙沙沙……

快速改变身位。

掠食者扭动着头颅,眼珠死死盯住苏凡,似乎在打量自己的晚餐。

“吼!”

掠食者身躯扭动,猛地从地面上弹起,宛如炮弹般扑向苏凡。

“杀了你祭天!”

脸色发狠,苏凡纵身扑向机床之间,右手果断扣动扳机。

砰!

剧响凌空。

嗖!

一枚铁钉径直射向掠食者。

“吼!!”

头颅扭成诡异的弧度,掠食者四肢在半空扭动,铁钉距离原本的目标脑袋错过了三公分。

噗!

铁钉化身钻头,一下扎进了掠食者的肩膀内,整枚钉子全部没入。

“没打中?”

瞳孔微震,苏凡牙关紧咬,不给掠食者丝毫喘息的机会。

抬手又是两枪!

砰!

砰!

两枚铁钉,一前一后,从枪膛内破空刺出。

一枚打脑门,一枚打眼睛!

枪响瞬间,掠食者就察觉到了。

铜铃般的血目转动。

它八只腿猛踩地面,锋利的爪子探出,嗖一下再度抓向苏凡。

距离逼近。

不到50cm!

噗!

噗!

刺透皮肉的破裂声响起。

“吼!”

一声夹杂着愤怒的悲鸣,掠食者速度不减,想要鱼死网破。

宁愿挨上苏凡两枚钢钉,也要抓伤他的皮肤和身体!

唰唰唰!

七八片闪烁着寒光的碎片,顷刻间洒落在苏凡和掠食者之间。

噗通!

就地一个翻滚,苏凡整个人滚进机床间隙中。

他撒出去的。

金属碎片!

干扰掠食者视线,同时隔断自己和它的空间。

咔嚓!

哗啦!

黝黑锋利的爪子,连苏凡的衣服都没碰到,只抓到了好几块尖锐的金属碎片。

间隙中。

苏凡面孔扭曲,眼中爆出血丝。

他趴在机床后,右手抬起射钉枪。

“去死!”

砰!砰!砰!

三连发!

全部瞄准掠食者的脑门。

前面两枚钢钉,一枚刺进掠食者脑门,一枚戳进掠食者左眼。

这三枚,是要收割掠食者的命!

“吼!!”

掠食者挥动爪子,愤怒咆哮。

咯咯咯——

它的身躯诡异膨胀,五官中涌出一股股喷泉似的腥臭脓水。

咔嚓……

咯嘣……

浓郁的腐臭血腥气扑面而来。

“咳咳咳!”

捂住口鼻,苏凡眉头拧成一团,大步疯狂跑向车间外。

嘭——

掠食者膨胀成气球般的身躯,猛地向着四面八方炸开,一道道高浓度尸毒脓水溅射在大半个车间内。

自爆!

它居然自爆了!

流水线车间中,弥漫起灰蒙蒙的雾气,空气、机床、土壤、天花板被尸毒飞快污染着。

扭头飞快瞥了一眼。

灰蒙蒙的高浓度尸毒雾气,以肉眼可见度的速度向车间外弥漫。

“不能让雾气出来!”

“雾气会污染整个厂区!”

咣当!

两手推起车间大铁门。

“给我合上……”

嘴唇颤抖,双臂释放出所有力量,苏凡额头冒出大颗汗珠。

车间大门缓缓向着中间合拢。

咣当!

嗡——

一声闷响,大门完全合拢,锁头挂上,严丝合缝。

靠在墙角,休息了10分钟,苏凡揉揉酸痛的肩膀,撑着身子站了起来。

尸潮在即。

不能浪费任何一秒钟!

辨认了一下方向。

“第一次来的是流水线车间,以及研发和试制车间。”

“南面和办公楼,还有北面的餐厅、健身房、宿舍都没看。”

流水线车间被尸毒浓雾污染,肯定进不去了。

“去研发和试制车间,搬走所有的物资!”

骑上三轮车,苏凡面色凝重,凡驰电掣赶往研发和试制车间。

熟悉的大门很快出现在眼前。

轻车熟路打开大门。

两个试验室,以及整个研发生产线,被飞快扫视了一遍。

他眉头皱起。

“搬空!”

“只要不是大型笨重的机械、零件,其他的全都要!”

现在根本轮不到苏凡挑挑拣拣。

多搬走一件东西,自己的小木屋就多安全一分,面对丧尸的底气就足一分。

大步走在车间内。

物资一个接一个出现。

都是上次自己没拉走的遗留物资。

“金属碎片×7”

“木料×5”

“塑料×8”

“电缆×6”

“简易绝缘材料×9”

……

看都不看,全部拾取,放进三轮车内。

凡卷残云般,整个车间各个角落被苏凡再度搜刮了一遍。

一小时后。

三轮车上。

“金属碎片×87”

“木料×90”

“塑料×47”

“电缆×55”

“黏土×39”

“齿轮×71”

“干电池×63”

“铁管×38”

“简易绝缘材料×44”

车轮胎被压得变瘪,试着推了一下,很重。

登上三轮车,苏凡骑向厂区外。

“先把这些物资搬回小木屋,卸完货回来继续搬!”

这次的返程,用了十多分钟,车身上的物资和材料实在太重。

回到小木屋,卸掉物资又用了二十多分钟。

“呼!”

长出一口气,苏凡抹掉额头的汗珠。

拧开瓶装水,咕咚咕咚狂饮而下。

“再合成几个雨水收集器,饮用水的问题就解决了。”

材料充足得吓人。

雨水收集器lv.1

“合成材料:木料×3,塑料×3,金属碎片×2,是否合成?”

选定合成数量×5。

苏凡:“是!”

光芒闪烁。

等不及雨水收集器完成,他蹬上三轮车再度奔向了机械加工厂。

空车骑得很快,眨眼间到了车间内。

宛如蚂蚁搬家,所有视线内的材料全部被放进了三轮车车厢里。

又一个小时后。

满头大汗的苏凡,靠在墙角进行短暂休息。

三轮车内,满满当当堆满了物资和材料。

“金属块×39”

“铁钉×177”

“塑胶×47”

“电机×14”

“布料×59”

“弹簧×62”

“简易绝缘材料×45”

“玻璃碎片×38”

运回小木屋,卸货,空车返回。

后背的衣服被完全湿透,可苏凡一丝停下来的动作都没有。

他眉头拧成一团。

“这些物资和材料远远不够。”

“以目前的物资储备。”

“90万头丧尸,分出9千头从我的小木屋旁经过,我都难以招架!”

一小时后。

第三车物资运达小木屋。

这次的物资。

“塑料瓶×49”

“木料×54”

“石砖×47”

“金属碎片×68”

“塑料×73”

“塑胶×96”

“铁钉×97”

“简易绝缘材料×51”

“绳索×69”

与此同时,雨水收集器合成完毕。

加上原来第一个收集器,六个雨水收集器,安静地放置在小木屋前的空地上。

回到厂区。

研发和试制车间的物资,被苏凡清扫一空。

“接下来,去南面和办公楼和背面的餐厅、员工宿舍!”

毛巾擦擦脸,他蹬着三轮车继续前进。

时间就是生命,物资储备进度不到15%,形势非常严峻。

72小时,来回搬运耗费了不少时间。

从大早上忙活到现在,加上中间吃饼干喝水休息,仅剩下64个小时。

大四即将毕业,意外发现母亲出轨,我该怎么做呢?

大四即将毕业,意外发现母亲出轨,我该怎么做呢?

不敢放飞自我,不敢做自己,害怕每一个不好的表情情绪。这不敢,害怕,使我不敢靠近自己喜欢的人。

我有时一想到自己三十多岁了赚钱又不多又没能成个家我以后怎么办我就会很痛苦又焦虑我真的又无力改变现状我该怎么办现实的问题又不能不在乎哎

我老公经常不在家,在外面上班,我老是多疑觉得他会外面有人,家庭关系也不好,我婆婆又是强势型的,管的也多,我们没有自己的家,经常跟父母住,有时候老公不在身边,让我每天活的不开心,很抑郁,工作也干不好,我想知道自己怎么改变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