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对中国人来说,人情消费是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项支出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863

对中国人来说,人情消费是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项支出吗?

“方兄,在下还有一事不明,同样都是完美级卡牌,为什么你制作出来的会比我的更强!”柳常昊略一犹豫开口问道。

“呵呵,柳学长,借图样一用!”方想笑着说道。

柳常昊闻言,连忙取出图样,递到了方想手中。

“柳兄,你且看,第三百四十一刀和第五百二十六刀,虽然从图样上看去同样都是Z字形折返,折角的角度相同,但实际上这两刀还是有区别的,应该一刀折角略大,一刀折角应略小,因为这两刀虽然刻画顺序一前一后,但在卡牌上的位置却是极为临近,如果刻画成一样大,那么能量在流转过程中就会产生斥性,最终导致一部分能量的损耗!”

“虽然柳学长按照图样刻画,同样将卡牌制作为完美级,但因为图样本身的瑕疵,使得您的卡牌威力略低于我的卡牌!”方想解释道。

“所以说,你在看到这张图样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了吗?”柳常昊眼中闪过一丝震惊,看着方想问道。

“是!”方想点了点头说道。

一直以来,图样都是经过千纯百炼方才得来的,因此根本没有人会去怀疑图样本身会有什么问题,然而方想却一眼便看出了图样之上的瑕疵,这份功力,柳常昊自愧不如!

“愿赌服输,方兄的技艺在下佩服,从今以后,我们兄妹二人便入你这卡坊!”过了良久,柳常昊看着方想真诚的说道。

“哈哈,卡坊有二位的加入,也是卡坊之幸,老沈,日后可不要亏待了这二位啊!”方想轻笑着说道。

“嘿嘿,老方,你放心,既然这二位如今加入卡坊,那就是咱们的人,我沈风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人啊,二位,欢迎欢迎啊!”沈风这时候也笑着说道。

“等等~等等~柳常昊、柳常萱,你们两个……你们两个可是忘了答应了我们少东家什么了?你们是来做什么的?怎么如今反倒是和这群人称兄道弟起来了!”这时候,之前叫嚣的那名男子气急败坏的跑了上来,指着柳氏兄妹说道。

“哼,聒噪,如今他们是我卡坊的人,又岂能容你在此放肆!”方想眸中陡然闪过一丝寒意,身形一动,已然来到了那男子身前,一把掐住了对方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呃……呃!”那男子的一张脸涨得通红,惊骇的看着方想,身体不断扭动挣扎着,却始终无法挣脱!

“回去告诉你那个所谓的少东家,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我方想都接着!”方想看着那男子淡淡说了一句,紧接着一挥手臂,将此人甩了出去。

“咳……咳咳”那男子在地上滚了数圈,才稳住身形,趴在地上咳嗽不断,手指着方想,却最终一句狠话也没敢说出来,就在方才他感受到了方想身上的杀意,只怕自己再多说一句,今天便回不去了!

“方兄,我们……”

“二位,不必介怀,之前的事情我不会放在心上,你们也不必放在心上,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了,我只知道,二位既然加入卡坊,那么从此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柳常昊走上前来,刚要说话,却被方想笑着打断了。

“哎!方兄的胸怀,在下佩服,既然已经选择加入卡坊,我兄妹二人日后自会尽心尽力!”柳常昊看着方想,躬身行了一礼,缓缓说道。

“好了,各位,本来我卡坊新店开张是要定在明日的,但俗话说得好,择日不如撞日,两位学长今日又加入了我们卡坊,更是喜上加喜,我相信我们卡坊日后出售卡牌的质量,一定会更加让各位满意的,所以卡坊,今日正式开张,此后三天,所有顾客一律打八折!老沈,没问题吧?”方想转过身来,看着周围围观的学生说道。

“没问题,各位,里面请!”沈风先是一愣,随即高声喊道。

“八折啊,同学们,等什么吗?进去吧?”这时候不知道是谁高喊了一句,周围的学生立刻朝着店铺内涌入!

……

“啧啧啧,哎呀,老方,今天一天的营业额就超过了一千五百金币,而且还有很多人留下了订单,希望咱们给他们制卡,我粗略的算了算,这些订单要是全部完成的话,至少能赚三千金币左右啊!,不过,今天真是多亏你了,要不是收服了柳家那兄妹俩,只怕咱们卡坊可就要彻底完犊子了!”

傍晚时分,送走了一众客人与柳家兄妹之后,沈风站在柜台后面,一边清账,一边对坐在椅子上的方想说道。

“呵呵,咱们兄弟就别说这客气话了,柳家兄妹的名头我早有耳闻,据说他们的导师是李长松先生,那位可是学院内为数不多的制卡大家啊,二阶以下卡牌,无论哪一系,那老头都能信手拈来。”

“不过就是性子古怪的很,为人眼界也高的很,据说来学院这么多年了,除了大课之外,能让他亲自教授的学生不超过一指之数啊,这柳家兄妹也是经过层层考验,才被对方收为弟子的,我呀今天一看见他们两个,就动了让他们加入卡坊的心思!”方想说道。

“嘿嘿嘿,要不说还得是老方呢,李长松的亲传弟子咋的,还不是被你斩于马下,乖乖的认输!”沈风嘿嘿一下,拍着方想的肩膀说道。

“老沈啊,咱们卡坊现在还是单薄了点,只靠我一个人制卡,根本顶不住,所以我才想要柳家兄妹加入,日后若是有高手,老沈你自己也要留意些,咱们卡坊想要做大做强,这制卡的人才可是必不可少的!”方想坐直了身子提醒道。

“这事儿我明白,只不过卡坊虽然在这学院里吃得开,但说白了,也就是是个草台班子,真的制卡高手可不那么好请啊!”沈风叹了口气说道。

“老沈,你是不是忘了咱们在什么地方了?卡师学院,这里最不缺的就是卡师,我不相信偌大的一个学院连几个制卡技艺高超的学生都没有,等级低不怕,咱们的等阶也不高,可以慢慢养着啊,而且像是这种跟着咱们一起打拼过来,可比那些外面聘请的人可靠的多了!”方想笑着说道。

“对啊,对对对,你还真提醒我了,我这光想着怎么让高阶卡师加入咱们了,但实际上以咱们现在的实力,即便有高阶卡师愿意加入,也只是一种资源浪费而已,还不如从身边人下手,挑选一批天资高超之人,自己培养!老方,有你的啊!”沈风猛地一拍脑门说道。

“嘿嘿,主意我是给你出了,具体怎么操作,你自己搞定,我就不管了!哎呀,时候不早了,走吧,回去睡觉!伯光和小南早就回去了!”方想缓缓站起身来说道。

“哎,我呀,少爷的身子仆人的命,还有几笔账没清完,你先回,说不得,我今天晚上就睡这儿了!”沈风摆了摆手说道。

“嗯!行,那我走了!”方想点了点头,离开了店铺。

一夜无话,转过天来,卡师学院十天的休假期正式结束,而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方想等人开始正式以高级学徒的身份行走于学院之内!

高级学徒阶段,除了住宅条件的改善之外,更重要的就是学员们在学院内权限的进一步提升。

首先是图书馆的第二层,第三层将对高级学徒开放。

其次就是对于高级学徒来说最为重要的“任务堂”也开启了,高级学徒阶段,不再有固定的班级,不再有固定固定的课程,也没有让人心情紧张的,每隔两个月开启一次的大比。

但是却有了任务和积分制度,简单来说,“任务堂”内的任务高级学徒可以视自身情况接取,而每完成一个任务,则可根据任务难度获得相应的积分。

而学院会根据学员获得积分的总量每半年评比一次,积分计算实行累积制,而这种评比被学院内的学生们称之为“任务榜”,积分越高,任务榜上的排名越好,而排名越靠前,日后对于毕业评比助力就越大,而且每次榜上的前十名还会获得学院的单独奖励。

除此之外,积分也可以当做一种特殊的货币使用,在高级学徒阶段,想要听哪位老师的课程,想要在图书馆内阅览书籍,都需要用到积分,而最重要的则是积分可以在任务堂内兑换物品,而这些物品大多都是学员们需要,却又很难弄到的东西,比如稀有卡牌的制作方式,比如珍贵的魔兽,比如一些成品卡牌等等,但是为了防止有人在任务榜上作弊,所以积分是无法私下转让的。

积分的唯一来源便是完成学院的任务,而任务分为两种,院内任务和院外任务,所谓院内任务就是能够在学院内完成的任务,比如辅助老师授课,帮助哪一位老师进行卡牌研究等等个,这种任务危险性小,积分也低。

而院外任务又被称之为外派任务,自然是要离开学院执行的任务,比如商队的护卫,充当某人的保镖等等,都算,这些任务需要战斗,具有危险性,但同样积分数量也要高出院内任务很多。

而在外派任务之中又有三种被称之为黄金任务,即危险性最大,积分最高的三类任务,第一类是成为公国红手套的编制外成员,负责协助红手套查案,追捕等等,第二类是成为卡师联盟的临时战斗执事,负责跟随卡师联盟内的正式战斗执事追捕被卡师联盟通缉的要犯以及一些心术不正的卡师。

而选择这两类任务的其中之一,基本上也算是在公国与卡师联盟之间站队了,因为按照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只要有学员选择了其中之一,则另一方绝对不会再接受该名学员了!

而第三类则较为特殊,被称之黄金任务之中的死亡任务,因为第三类任务是成为“森林猎手”,前往黑暗森林!

黑暗森林,是灵族的祖地,同时也是众多魔兽的栖息之所,面积广大,无边无际,位于先民大陆及暮色平原的外围,少部分穿插于两地之间,总面积几乎比两者加起来还要大。

虽然学徒们进入的只是森林的最外围,但却依旧危机四伏,魔兽、植物、异类、同类甚至是你身边的同伴都有可能成为你的致命因素。

每一年前往黑暗森林成为“森林猎手”的学徒们,不在少数,但是往往十不存一,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完成了任务,并且活着回来,而这些人也往往比之同阶学徒拥有更加强悍的战斗素质!

对中国人来说,人情消费是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项支出吗?

对中国人来说,人情消费是春节必不可少的一项支出吗?

世界上信息太复杂,我来传播传播正能量。昨晚我在某儿童早教视频里看到性别歧视内容,比如歌词有“男生女生不一样,要穿不同的衣裳,男生喜欢穿西装,女生穿裙子更漂亮”的内容。然而法律从没有禁止我们怎么穿,大自

我和女友相识快一年,通过社交平台认识的。她个子不高长得不好看,但性格开朗比较有亲和力;我性格偏内向善良但是有点自卑敏感。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是她追我的,我当时对她还不怎么感冒,后来慢慢接触了解逐渐爱上了她。过年的时候我们见过双方的父母,她在我家的时候我们开始发生关系,包括后来回上海上班前段时间我们感觉真的很幸福。今年因为买房的事,她工作忙没一起过来看,我下手太快,她说我办事不靠谱,后来把房退了损失了几千块钱,但是从那时起她心里就开始有芥蒂了。我们虽然同在上海,但还是隔了两个小时的车程,所以只有周末能见面。我每天给她打电话,因为当时她心里已经有芥蒂了,不怎么搭理我了,我电话中也不知道跟她说什么,每天就在干嘛,问吃饭了没,工作忙不忙,晚上加班不要太晚早点回去等她爱理不理我也没聊天的欲望,所以弄得我们都很累,我因为很爱她怕失去她所以总是主动给她打电话。她说她烦了。这种状态差不多持续了一个多月。她什么事情都不跟我说,我就开始猜忌,她是不是不爱我了,是不是跟别的男生开始交往了,用她的话讲就是我每天总是疑神疑鬼的,弄得我们压力都很大。后来有一次QQ想好好的跟她聊天,她说我们分手吧,说我们性格不合适,我极尽全力挽留她并动用她的闺蜜和朋友帮我说服她,她说她很反感,那个周末我在她没允许的情况下直接杀过去了,微信上跟她说我在去她哪里的路上,结果她很气愤直接把我QQ和微信全删了并把手机拉黑。后来在她公司找到她了,说了很多挽留她的话,她都没听进去,言辞很坚决说我们不合适。后来面前答应说考虑一个月时间。现在一个月时间快到了,她电话还是不接我,QQ也基本不回。昨天用另外一个QQ冒充自己的一个朋友跟她聊天,她还是很坚决,她说我人是很好,但是心理太脆弱,负能量太多,两人性格不合适,还说现在不在乎我了等。我真的很爱她,我该怎么做!?求各位大神指点迷津!

我从小和爸妈25年相处的时间仅四五年,我以前很优秀到初中就变了,自卑懦弱怕事。爸妈总说没钱,大学毕业考公、找工作,找房子交房租,报面试班各种钱安排都是自己来。父母只是简单问我一下。我可能从高中就对爸妈关怀没有期待了。谈恋爱我拼尽全力、因为幻想结婚。第一段大学四年异地恋,我变成了他妈妈一样的存在。第二段也仅有四个月,相亲恋爱奔着结婚、因为自卑和被无缝衔接,弄得我很累。第三段一年异地恋,很受伤、为什么我努力了但也没有结果呢。让我感情观有些崩溃。分了三个月就相亲了,他学历不高,对我很好,不觉得我胖,还觉得我很可爱,我在他眼里像个孩子。我觉得这样的感觉很神奇。我依赖他,但可能也不爱他,因为我说话不再想以前小心翼翼,怕他难过。仔细想想每段感情我可能都不是很爱,不然为什么到了后期我总纠结我付出了多少,就想要个结局和答案。但被分又不肯放手,挣扎后没有结果放弃的又快。我是怎么了,变的自私冷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