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在与人相处中,太注重自心理自我感受怎么办?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290

在与人相处中,太注重自心理自我感受怎么办?

林春丽也是摇了摇头,将这5万块钱拿了出来,放在桌上,但是很快她发现其中有一沓钱夹了一沓白纸。

不过她在抽出白纸之后才发现,这白纸里面还夹了一张银行卡,同时白纸上还写了一句话。

这是王一留下的,开头就是对不起三个字,同时还写下了张三已经在昨天被警方抓住伏法的消息。

林春丽看后双眼也是布满了泪光,当年杀他丈夫的凶手也是终于抓住了,这也是再次冲出房门,朝着街边望了过去,不过此刻的王一他们也早就已经乘车离开了。

坐在警车上的王一也是回头看了一眼那破旧的房子,他给对方留下的那一张卡里有200万,足够支付她孩子全部的治疗费用了,剩下的就当做是他这些年的补偿吧。

回到警局之后,潘牛也是再次找上了他,提出了要跟他再次切磋的意思,不过也表示让王一控制一下自己的力道,要不然恐怕没人能上台。

三天后,10月21号,今天是他获得超能力的第29天,此刻的他正在台上和几名警员在进行着搏斗训练。

相比于三天前,此刻的他已经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无论是早上下午还是晚上,他都在进行着高强度的训练,而潘牛也是一直很认真的教他。

而潘牛对他的印象也是发生了极大的改变,没想到才三天的时间,他已经能够很明显的察觉到王一有了很大的进步,三天前和他们对打的时候,依靠的仅仅只是他强大的力量和速度,但是现在已经能够动用一些基本的技巧了,再加上他本身极好的底子,在不动用热武器的情况下,就算拿着刀,三五个他一起上都干不过。

在结束了今天的训练之后,王一也是和他们一起躺在了训练台上,看着他训练的这几人,一个个手脚都是淤青,就是这几天和他对练的时候被他打出来的。

不过即便如此,这几名队员也是忍着疼痛,继续当他的陪练。

一个翻身他也是站了起来看着他们说道:“这几天辛苦各位了,不过今天我也要离开了。”

听到他要离开,正在旁边喝水的潘牛也是急忙跑了过来,看着他说道:“你,你现在就要走,才这几天的功夫你就有这么大的进步,绝对是我见过最好的苗子,再有一个月,不,半个月,我相信以你的实力,就算是京都那边天龙队,都不是你的对手。”

这个天龙队也是他前一天才听说的,是属于一只非常隐秘的作战部队,只属于中央专门暗中保护那些国家级别的领导人,单体作战能力非常的强悍,每一人拿出来都相当于是国际拳王的那种水准,而且所练习的都是真正的杀人技,现在市面上流传的那些功夫套路可不一样,真正的一招制敌。

几年前潘牛也是曾经前去考核,想要争取加入,但是最后却还是没能通过,现在他就觉得王一绝对妥妥的有资格加入,甚至实力还能够排在前几名。

王一听后也并不在意,再怎么说那只是一群普通人罢了,虽然拍牛和那几名队员极力的挽留他,不过王一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表示他接下来真的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情,如果接下来有空的话,他或许还会来这里训练几天。

走出特警大队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晚上10:30了,再有一个半钟头就是第30天的到来。

他感觉时间真的是过得非常的快,一个月转瞬即逝,尤其是这几天和其他几名队员一起训练,他也是觉得很开心,但是他清楚自己和这些人并不一样,在没有彻底保证自己能够活下去之前,他不想和其他人有太过亲密的联系,以免牵连到这些人。

走在马路上的他也是拨通了江羽的电话,他们也有八九天的时间没有联系的,从魔都慈善拍卖会结束以后,对方就没有再主动找过他。

他当时本以为过几天对方就会找他,尤其是问他,他所拍到的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对方却没有发过任何一条信息。

很快电话就接通了,王一也是说出了他们的暗语,确认了相互的身份。

沉默了半分钟的时间,对面才传来声音:“你给我打电话,怎么不说话。”

王一这时才开口说道:“其实也没有多大的事,这不是马上第30天就要到来了吗,我们也好久没有联系了,我总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况吧,毕竟这几天里你也能感应到,陆陆续续也有不少候选人死亡,现在还活着的只有74人了。”

又是沉默了一会儿,江羽才开口说道:“前两天我遭遇了袭击,不过没事,对方应该只是来试探一下我的,他的能力相当的诡异,即便是我和他短暂的交涉的一番到现在,我还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能力,本来是打算联系你的,不过想到你现在根本不在京南,联系你也没有用,打算下次我们联系的时候再告诉你,你呢?最近这几天有没有遇到什么特殊情况。”

王一听后也是将最近几天说了一下,帮助警方破获了一个案子,抓捕了多年前一名在逃的通缉犯,同时他也是让江羽说一下和那个偷袭者之间的事情,尤其是交手的过程,他也好有所准备。

很快,他也是从江羽口中得知了那个偷袭者的情报,原本她是在树林里练习着刀法,但是猛然间就有好几棵大树凌空斩断,然后朝着她飞了过来。

一下子他也是明白的,过来是遭遇到了其他候选人,但是令他意外的是,他分明没有感受到任何候选人的靠近。

紧接着他好像能够感受到周围的空气都遭到了某种莫名的挤压,就好像是空气炮一样。

虽然他成功地避开了,但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对方躲藏在哪里,直到几个钟头后,他没有遭到任何的攻击,他才离开树林返回自己的住处。

王一听后也是若有所思,竟然是这样,能够屏蔽他们这些候选人之间的感知,难道是那天晚上他所遇到的最后那名候选人,只是光凭这些能力,还无法判断究竟是否是同一人。

接下来他也是把当天晚上自己遭遇抢劫的情况和对方说了一下,原本一开始他也是打算对方打电话过来就告诉她的,但是没想到一直拖到现在,他也是一直没有空,也是忘了。

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对方说了几句就挂掉了,王一也是摇了摇头,总感觉将于对他的态度十分的冷清,不过他也并没有在意,所以说现在他们明面上还是男女朋友关系,但实际上,到最后他们只能活一个。

此刻在另一边江羽的卧室,挂完王一的电话后,她也是默默的看着面前的一张小纸条,她并没有跟王一所说那个神秘的偷袭者,还给她留下了一张小纸条,其实也是这上面所写的内容她是十分不敢相信,不过如果上面写的是真的的话,要不了多久她就能够知道了,到时候她再告诉王一也不迟。

挂断电话之后,王一也是默默的走着,脑海当中也是在思考着,接下来的时间该怎么安排。

很快他也是决定自己开设一间公司,反正现在自己有大把的资金,与其一直跟那个五金店的代经理订购东西,还不如他自己当幕后老板,这样一来价格也能相对来说更加便宜,而且更加的迅速,他什么时候想要立刻就能够大规模的生产出来,然后还能够运到各个城市里去。

有关这一点,他也是决定跟那位邓会长商量一下,毕竟对方在魔都可是相当有权势的,他肯出大笔资金的话,肯定有人愿意直接卖给他一家现成的钢制品公司,他也是决定明天就打电话给对方说。

很快随着零点的到来,他的脑海当中也是再次出现了一段信息。

和第1次一样是坐标点,但是这坐标点竟然多达13个,接下来他也是全部搜索了一遍,绝大多数都是位于偏远山区的,只有少数几个是在城市当中。

其中最远的三个还在国外,这也让他搞不懂,这么多坐标点,他应该去哪一个。

等了一会儿之后,江羽的电话也是打了过来,相互对照一下他们所感应到的坐标点,大多数都是相同的,但也有两个不一样的,显然也是他们所处的地域位置不同,估计要是再远一点的话,还能够感应到其他的。

就如同第10天给他们的那个坐标一样,这个也是给了坐标之后没有任何的其他信息,必须要等他们赶到坐标点才能知道,而且必须要在正午12点前赶到。

商量了一下之后,他们决定前往最近的两个坐标点,并没有选择一起走,这样一来也可以防止一个坐标点只能进一个人的这种概率。

接下来第2天一大早,王一就给邓有权的秘书邓鹏打了个电话,告诉了他自己的想法,愿意出价1亿,购买一家现成的钢制品公司,规模不用太大,只需要各方面的手续渠道齐全就行。

邓鹏也是表示他会和他的老板商量一下,明天或者后天给他答复。

在与人相处中,太注重自心理自我感受怎么办?

在与人相处中,太注重自心理自我感受怎么办?

考不好算我的

我离异了,带着孩子单过最近几年儿子的脾气越来越古怪,挑食喜欢做怪动作一开始以为他是为了引起重视,就没怎么管他去年我生病了没办法带他就让他回爸爸那了,后妈可能对他有点不好,加上学习不好经常被老师骂,他还说老师有时候会打他,我好了后想把他接回来但是又怕转学影响他最近自己拔自己的头发,是不是真的心里出问题了。

和男友交往三年,他说话嘴贱的毛病是变本加厉。常常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不化妆,穿的什么东西,好丑哦。生气吧,他说逗你的,怪我太小气,次数多了我就怼他:关你屁事。在各种小事上挑我毛病,要不然就是在工作学习中打击我:你考得上吗,找个工作不行吗?你出去找工作能超过月薪三千吗?我知道我成绩不好,当初得了抑郁症考了个专科,这些年一直感觉大脑不受控制,集中不了注意力,所以考试很难过关。他都知道,但他就觉得这些是我找的理由。他的态度让我很恼火,无论是我平心静气和他谈话或是发脾气,他还是嘴贱。前两天说得太过分,把我惹毛了,我说要是别家的爹妈死了,你还哈哈哈,不是嘴贱是什么,专往我伤口上戳,你觉得这是玩笑吗?我想让他学会赞美,我和朋友相处就是互相吹捧,希望能和他达到这个状态。而不是我吹捧他的时候,他就一副老子不吃你那套的样子让我滚。ps:平时他不嘴贱我们相处还是挺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