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分手半年,偷偷登录前男友QQ空间觉得自己挺{{BANNED}}的?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75

分手半年,偷偷登录前男友QQ空间觉得自己挺{{BANNED}}的?

南海神君突然变成了女人,我一时之间还没完全接受,看着她对盛世仙尊动手动脚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想干啥?师伯,你说呢?”南海神君朝盛世仙尊抛了个媚眼。

“你别过来!求求你了,瑞儿,你就放过师伯吧!”盛世仙尊也顾不上面子了,对着南海神君不断地求饶。

“师伯虽然岁数大些,皮肤粗糙些,不过眉眼看着还行,属于我喜欢的类型。”南海神君伸出一根指头挑逗着盛世仙尊。

“你快带青山和小白进屋里去。”我爹看不下去了。

“唉哟--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咋这么恶心人呀!”白英叫道。

“娘,人家是女人!”白秀说道。

“啥女人呀!你瞅瞅他的样子,哪儿点像女人?我瞧八成他是在装女人。”白英说道。

“可是刚才他自个说他是女人的。”白秀反驳道。

“他肯定是怕别人说他是变态才那样说的。”白英说道。

“你俩别吵了,看他到底想干啥。”摇椅说道。

“师伯,你听说过咱们云顶仙门有一门绝学叫窃筯术吗?”南海神君说道。

“你!你不会是想用窃筯术将我体内的修罗仙法窃去吧?”盛世仙尊身子一哆嗦,两眼露出一抹惊骇之色。

“这门绝学我倒是在我师傅随身的册子上看到过。不过,我还从来没实践过。要不,今个就在你身上试试?呵呵”南海神君扭了扭腰肢,盘腿坐在了盛世仙尊的跟前。

“求求你了,瑞儿,别这样对师伯。师伯好不容易从地底下钻出来,还没活够呀!呜呜呜......”盛世仙尊晃着脑袋开始大哭起来。

“唉--师伯,先前如果你大大方方将修罗仙法传授于我,现在也不必受这份罪了。可惜呀,你实在太抠门。”南海神君抬起一只手在盛世仙尊眼前晃了晃。

“瑞儿,你现在就把这锁魂链给我解开,我马上就教你修罗仙法。”盛世仙尊扭了扭身子说道。

“呵呵,师伯,你觉得我现在还会相信你吗?说到底,这人都是自私的。如果是我,我也绝对不会将这修罗仙法传授给不知底细的人。师伯,你忍着点,我尽量动作快点,下手轻些,让你少受些罪。”南海神君边说边脱起了盛世仙尊的衣服。

“快快快,带孩子们进屋去!”我爹又开始指挥我娘。

“唉哟--这个怪物也真是的,干嘛要脱别人的衣服呀?这抽筋就抽筋嘛,把衣服撕一个小口不就行了。”天丝帕不满地说道。

“我说美人呐,你能不能也别看了?这太血腥,太残暴。我担心你看了会变丑的。”摇椅劝着天丝帕。

“说啥呢!为啥只许你们男人看不许我们女人看?难道你们就不怕变丑?”天丝帕叫道。

“额-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担心你看了以后吃不下饭,影响胃口,这样的话你的容颜肯定会受损。”摇椅说道。

“好吧,不过记着,等会儿要说给我听。”天丝帕还真是啥也不愿错过。

“一定一定。”摇椅答道。

“秀,走,咱们也别看了。”看样子白英也想看,只不过碍于面子才不得不离开。

“娘,我想看这窃筯术是如何进行的。”白秀说道。

“秀儿呀,你一个女孩家,这种东西还是别学为好。”我爹说道。

“大爷,这多学一门法术可是很重要的。”白秀这会儿变得很好学呀!

“你快跟你娘进屋吧。我担心你看了会找不着婆家。”我爹还真是心狠,这种话也用上了。

“额--好吧。不过大爷,等会儿你得给我说说这窃筯术是如何做到将别的法术据为己有的。”白秀说道。

“行行行,你快进屋吧。”我爹说道。

“唉--现在的这些孩子都喜欢走捷径,不喜欢用功。真是没办法!”白勋叹息道。

“看你说的,这摆在面前现成的东西不拿,非得去辛辛苦苦地种地,那不是吃饱了撑得嘛!”天魔商君似乎对南海神君的做法很认同呀!难道说他真是南海神君的同伙?

“可这有违大道,不是咱们神仙中人该有的做派!”白勋怒斥道。

“我说老哥呀,你能不能换种想法?你想,如果你能立刻将坏人身上拥有的法术弄到自个身上,以后不是可以更好地维护这天地间的和平嘛!”天魔商君说道。

“你这是强盗的想法!我不会认同的。”白勋还真是正派呀!

“行行行,我不跟你说了。反正我觉得这万事都得看对象。如果是坏人用这种法子,我肯定不赞同。如果是好人对坏人用这种法子,我也绝对不反对。”天魔商君说道。

“霸儿呀,你等会瞅准机会先下手为强,听到了没有?”我爹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爹的意思是让我抢在南海神君的前头?”我若有所悟地说道。

“明白我的意思就行了。”我爹小声说道。

“额--这样不太好吧!”我迟疑在说道。

“啥不太好!就照你爹说的做!”天魔商君叫道。

“额--如果是霸儿,我也不反对。”白勋这想法变得也太快了!

“那好吧。既然你们三个都这样说,我就把这老头的筯抢到手。”我心里不由一阵恶心。瞧这南海神君的架势,肯定又会做跟白箩一样的事。光想想那血乎乎的东西我浑身都不自在。

“呵呵,没想到师伯的皮肤还真白呀!”南海神君扒光了盛世仙尊的衣服,摸着盛世仙尊的身子说道。

“你-你-你-你个变态!”盛世仙尊哆嗦了半天,嘴里吐出这么一句话。

“不怕告诉师伯,以前别人背地里说我啥我早就有所耳闻。虽然我自个知道我很正常,可是这身份又不能轻易外泄,只能将那些说我坏话的人用我自个的法子一点一点地折磨死。我们南海呀,剩下的那些人,个个见了我是胆战心惊。我瞧着他们就觉得好笑。”南海神君还真是凶残,竟然将说他坏话的人都弄死了。不过,这天魔商君也说了他的坏话,为啥他没事?难道天魔商君真跟南海神君真是一伙的?

“你要杀就快些动手!别在这儿磨磨唧唧的。”盛世仙尊可能也看出自个难逃一死,把头一撑,瞪着南海神君叫道。

“我咋会杀师伯呢!师伯你就放心吧,我只不过是将你的筯抽了来融入到我的筯里。你的命我会留着。到时我会将你放到一个大罐子里,继续埋在地底下。说不定师伯的运气好,又能遇到啥奇遇,再练成一种神奇的仙法也是很有可能的。哈哈哈哈”南海神君说完后大笑起来。

“他是不是疯了?”摇椅说道。

“疯啥疯呀!他这是兴奋的。”天魔商君越来越让人怀疑了。他咋对南海神君这么了解?

“爹呀,为啥这盛世仙尊身上的绳子没解开,他身上的衣服咋就被脱掉了呢?”我忽然想起一个无关紧要的问题。

“呵呵,青山爷爷,你刚才是不是走神了?这根绳子可是鬼王的宝贝,脱个衣服哪儿还需要解开呀!”摇椅替我爹回答了我的问题。

“噢,原来宝贝还能这样用。”我点了一下头,寻思着这天地间的奇物还真不少。看来以后我对任何不合常理的事都不能太惊讶。

“啊--”盛世仙尊忽然大叫了一声。

我一瞅,只见南海神君拎起了盛世仙尊的一条腿,用手指甲对着盛世仙尊的脚底抠了起来。

“这个南海神君还真是残忍!他就不能给人家一个痛快嘛!”白勋说道。

“呵呵,他也在享受过程。”我爹说道。

“啥享受过程呀!他为了骗他师伯,在外面耍得那些花招用光了他的力气。他这是没劲了。”天魔商君说道。

“额--老伯,我一直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咋这么了解这个南海神君呀?”摇椅总算是问出了我一直憋在心里的问题。

“这还需要了解?你们也太没经验了。我一看他做事的风格就知道他这人是个啥样的人。”天魔商君大言不惭地说道。

“原来你也是蒙的。我还以为你对这家伙了解得很透澈呢!”摇椅说道。

“呵呵,小摇呀,不是我在这儿自夸。我这看人的能力还真不是吹的,地天界那可是出了名的。好多天魔都来找我算命。”天魔商君说道。

“呵呵,算命?天魔还需要算命?”看样子摇椅开始不相信天魔商君的话了。

“咋了?你还不信?等会儿出去后我给你算算。包管你心服口服。”天魔商君说道。

“啊-哈哈-啊-哈哈,我求求你了,瑞儿,你就给师伯一个痛快吧!”盛世仙尊一会儿叫一会儿笑,身子抖成了筛子。

“师伯,你这脚底下的皮咋这么厚呀!我咋抠都抠不烂。”南海神君也不嫌恶心,使劲抠着盛世仙尊的脚底说道。

“师伯习惯了不洗脚,所以这脚底的死皮才这么厚。”盛世仙尊答道。

“唉--看来我只有用刀了。”南海神君叹了一口气,“噌”地从腰里拔出一把尖刀。

“对对对,你用刀,使劲扎我的大腿。从这儿取筯最容易。”盛世仙尊也不知是不是被吓糊涂了,竟然开始给南海神君支招。

“从大腿上取筯取不全。我师傅的册子上记载着,这窃筯术必须得从脚底开始。否则这取出的筯不能用。”南海神君说道。

“唉哟--你再这样折腾下去,你的筯还没取出来呢,我就先被折腾死了。你快点下刀吧!”盛世仙尊被南海神君倒提着可能有点难受,身子开始一抽一抽地。

“那好吧,师伯,我就给人来个痛快。”“扑--”南海神君边说边举刀对着盛世仙尊的脚底扎了下去。

“咦?为啥这盛世仙尊脚底下没血呀?”摇椅奇怪地问道。

“呵呵,瑞儿呀,我才想起来,我这脚底练成了铁板术,你那把刀可能扎不穿。”盛世仙尊身子一缩,笑了两声。

“原来师伯会的法术还真多呀!那该咋办呢?看来我只能带着师伯回南海了。我南海的家里有一把神锥,一定能破了师伯这个铁板术。”南海神君边说边拖着盛世仙尊的身子往外走。

“唉哟--我说瑞儿呀,你能不能给师伯留点颜面呀!你这样拖着师伯,被外头那些人看到,他们肯定会说你虐待老人的。”盛世仙尊叫道。

“这俩人也太烦了,就不能麻利点!”我爹不耐烦地说道。

“大叔,你能不能借他一样宝贝,帮他破了这啥铁板术?”摇椅提议道。

“对哟!没想到你小子脑子转得还挺快的嘛!”我爹说道。

“吧嗒--”一声,一样东西从戒指里飞到了南海神君的脚边上。

“诶?这是个啥?”南海神君一脚刚好踩在了我爹丢出去的东西上。

“这是啥?这就是个锥子。”盛世仙尊抬起脑袋瞅了一眼南海神君手里的东西说道。

“看来这连鬼王都来助我!”南海神君一看手里的东西不由喜上眉梢。

“你要扎就快点!再这样下去我要着凉了!”盛世仙尊叫道。

“扑--”“啊--”南海神君也不啰嗦,抬手对着盛世仙尊的脚底就扎了下去。盛世仙尊惨叫一声,身子一挺,像被拍了一菜刀的鱼一样扑棱了几下。

“呵呵,没想到这东西还挺好使的。”南海神君拿着我爹甩出去的锥子对着盛世仙尊的一只脚不断扒拉着。

我瞧着盛世仙尊像是晕过去了,这会儿一点动静都没有了。

“霸儿准备抢了。”我爹叫道。

一听我爹的话,我赶紧溜到南海神君的身边,探着头瞧他从盛世仙尊的脚底下往外抽一根筯。

“哎呀!”盛世仙尊忽然两眼一睁,大叫一声,另一只脚对着南海神君的脑袋踢去。

“砰--”的一声,南海神君被盛世仙尊踢到了院墙边上,一头撞在了院墙上。

“师伯,你这是何苦呢!反正你也逃不掉,还挣扎啥呀!”南海神君一边揉着脑袋一边从院墙边走到盛世仙尊的身边说道。

“你个变态王八蛋!想要老子的筯,门都没有!老子就是把它毁喽也不能便宜你。”盛世仙尊边说边从地上蹦了起来。

唉哟--他这个样子实在是太不雅观了!

“师伯,要不,你再蹦一会儿我再下手?”南海神君歪着头调戏着盛世仙尊。

“瑞儿呀,你应该也听过云顶仙门的另一种法术。这种法术是在最后关头为了免于受敌人的污辱而自毁的法术。”盛世仙尊边说边把两眼闭了起来。

“自灭术!”南海神君一听盛世仙尊的话不由大惊失色,飞身扑向盛世仙尊。

“霸儿快把他脚底下的那根筯抽出来!”我爹叫道。

“刷--”我爹一发话,我想也没想,抬手就揪住了被南海神君按倒在地的盛世仙尊脚底下露出的那根筯。

“啊--”盛世仙尊惨叫一声,“呼--”身子冒出一股绿幽幽的火苗。

“你个老死鬼!”南海神君“噌”地从盛世仙尊身上窜了起来,边骂边往旁边挪了挪。

“恶---”我瞅了一眼手里血淋淋的东西不由一阵恶心。这人身上的筯难道只有这么长一点吗?

“霸儿快将那东西上的法术吸进你的体内。”我爹叫道。

“这东西上有啥法术呀?”我虽然这么说还是很听我爹的话,盘腿往地上一坐,两根手指夹着那东西,脑子里开始思索着将这东西里的法术吸到我的体内。

“嗖嗖嗖”我手指上的东西不停地甩了起来。一抹绿光从里面顺着我的两根手指钻进了我的体内。我只觉得浑身一冷,一股寒气从我屁股底下冒了上来。

“爹呀,这法术咋这么冷呀?”我问道。

“这鬼界的东西都比较冷,你忍着点。”天魔商君说道。这老头懂得的东西还真不少!

“霸儿莫慌,你慢慢引导那股寒气在你的体内运行上几周。”白勋说道。

我赶紧用体内的灵力引导着那股寒气,让它在身体里不断运转。渐渐地,那股寒气变成了丝丝凉意。再转了几圈后,我只觉得通身一爽,像是沐浴在清凉柔和的春风里,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你个老东西,为啥非得自灭呀!”南海神君围着盛世仙尊烧成灰烬的身体跺着脚。

“呵呵,这家伙白忙活了一场,被人家捡了便宜。”天魔商君说道。

“我说老伯,我咋听着你的话不对劲呢?你这一直总帮着他说话是啥意思?”摇椅问天魔商君。

“我帮谁说话了?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天魔商君说道。

“你刚才说被人家捡了便宜。这还不明显吗!你的意思就是说青山爷爷是人家,这就证明你没把我们当自个人看待。你老实交待,你到底打得啥主意?”摇椅对天魔商君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我没打啥主意。我就是那么一说。你这家伙咋总喜欢鸡蛋里头挑骨头呢!”天魔商君像是生气了。

“我挑啥骨头了?你那话的意思就是没当我们是自己人。不信,你让青山爷爷来评评理。”摇椅叫道。

“额--我这人说话就是这么随便。你非得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天魔商君说道。

“咋了咋了?你们咋还吵起来了?”天丝帕可能听到摇椅的叫声从屋里出来了。

“这老头太不是东西!青山爷爷救了他,他竟然不当青山爷爷是自己人,还说青山爷爷是外人。”摇椅说道。

“你个臭小子,我啥时候说青苗是外人了?我只不过是就事论事。你咋非得给我扣上这么一顶大帽子!”天魔商君也不含糊,立刻叫道。

“额,俊男,你就别跟我家老爷较真的。他这老病是老毛病了。在家里我家夫人就经常为了他说过的话闹脾气。”看来天丝帕还是挺了解天魔商君的。

“可是他说的话让人听着就是不舒服!”摇椅说道。

“行了行了,你们别吵了。如果老伯的说话习惯是这样,你就别跟他计较了。”我劝着摇椅。

“哼!以后我再也不想跟你说话了。”摇椅说道。

“哼,谁稀罕跟你说话似的。”天魔商君说道。

“唉---你们能不能别吵了。现在该咋办呀?”我说道。

“还能咋办,跟着这个南海神君,看看他接下来准备干啥。”我爹叫道。

“外面的事结束了?那我们可就出来了。”白秀说道。

“出来吧出来吧,那个啥仙尊已经烧成一堆灭了。”摇椅叫道。

“爹呀,虽然我把这修罗仙法吸到了身体里,可是咱也不会用呀!”我猛然想起这件事来。

分手半年,偷偷登录前男友QQ空间觉得自己挺{{BANNED}}的?

分手半年,偷偷登录前男友QQ空间觉得自己挺{{BANNED}}的?

害怕利器,总是看到就有一种害怕会伤到自己的感觉,比如刀子,看到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万一自己会不当家,拿刀砍了自己该怎么办?比如在高楼,看到窗子就会感觉一下子掉下去怎么整?这该怎么办法子呀?怎么解脱恐惧,

孩子上高一,怎么劝都不上怎么办

我是一个大一新生,在工厂打暑期工,过两天就回老家,在这个工厂和一个男生结缘,他单纯可爱,主动加了我微信,我也很喜欢他,想要靠近他,了解他,和他在一起,但是我有伤口,我无法与人进行正常的联系,而他好像也是个经历过很多难过的小孩,他好像因而又不喜欢有伤口的我,后来我们关系破裂了,我把他删了,因为伤口,我们产生了误会,我每次见到他就想逃,面无表情,不喜欢他的那种样子从他身边走过(我不是故意的,好像只有这样做,我才会觉得自己安全,因为我好害怕他会看到我的伤口),他接收了我“不喜欢他”的信息,他好像也不开心在我面前,不过现在过去十多天了,我删了他,他自己知道,他也没有删我,他其实自己也很自卑,我马上回学校了,其实我们之前不太可能,但是我很喜欢,想要靠近他,却因为伤痕,要压抑自己的情感,就很难受,我想要把他加回来,又没有勇气,并且总觉得自己的伤口让我无法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