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如果活得痛苦,活得不开心,死亡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523

如果活得痛苦,活得不开心,死亡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农民起义军占领长安城历时二年又四个月,由于没有抓住战机,没有乘胜追击消灭官军有生力量,导致长安城得而复失,农民军遭受重大损失。

黄巢率军撤出关中后,经商山转战河南。883年五月,大将军孟楷率一万人为前锋,进攻蔡州(河南上蔡县、汝南县一带),蔡州节度使秦宗权派兵出城迎战,蔡州战败。

农民军攻打蔡州城,秦宗权为了保存个人势力,就献城投降了黄巢。

秦宗权早年是许州牙将,许州忠武军节度使薛能把他调到蔡州任武将,此后许州大将周岌驱逐了薛能,周岌成为许州留后。

这秦宗权也效仿周岌,带领蔡州军士驱逐了蔡州刺史,他就占据了蔡州。

当周岌被任命为许州节度使后,秦宗权也当上了蔡州刺史。再后来,杨复光上奏朝廷升蔡州为奉国军,以秦宗权为奉国军防御使。

秦宗权投降农民军后,与黄巢合兵东进,共同攻打陈州(周口市淮阳县)。

陈州是历史文化古城,相传太昊伏羲氏是中华民族人文太始祖,是三皇五帝之首,他建立的中华帝国就定都在淮阳陈城,死后葬于淮阳太昊陵。

古淮阳作为羲皇故都,是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千百年来,历代帝王亲临制祭、御制祝文多达71次,文人骚客来此赋诗更是比比皆是。

此时的陈州刺史赵犨(chōu)很有预见性,他预测到如果黄巢兵败后,很有可能会经过陈州。因而他提前做了准备,加固城池,囤积粮草,把方圆几十里之内的百姓强行迁到城里。其弟赵昶、赵翊,儿子赵麓、赵林分别带兵守卫陈州。

农民军大将孟楷率军前来,驻扎在南边的项城县,孟楷根本没把陈州放在眼里,过于轻敌。他们还没走到陈州,就遭到了陈州唐军的伏击,前锋部队全军覆没,孟楷也被俘虏,陈州刺史赵犨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杀死孟楷。

这孟楷可是黄巢的左膀右臂,是兄弟,他的死对起义军又造成重大损失。

黄巢大怒,发誓要为孟楷报仇,他把所有的人马都调集到溵水一带驻守,下令大军攻城。

陈州刺史赵犨虽然是文人,但对朝廷忠心耿耿,他也不甘示弱,直接与黄巢对抗,还几次派精兵打开城门袭扰黄巢军队,这更加引起黄巢的震怒。黄巢干脆就在陈州的北面建立行营、设立宫室,准备做长久打算。

双方经历了近百次的大小战斗,黄巢的军队在陈州周围挖五道壕沟,陈州仍然久攻不下,但黄巢并没有撤兵的打算。

在此期间,农民军为了扩大影响力、获取军需物资,还派兵袭扰河南府的许州、汝州、唐州、邓州、孟州、郑州、汴州、曹州、濮州、徐州、兖州等几十个州的地方。

唐朝廷收复长安后,各道官军开始撤回,李克用也从长安撤兵回到雁门关。很快,朝廷任命李克用为河东节度使,原河东节度使郑从谠到成都向唐僖宗复命。

883年五月十五日,郑从谠离开晋阳(太原),当时因为长安虽然被收复,但皇上还没有回京城,沿路上强盗还很多,郑从谠走到绛州时,拜见了绛州刺史唐彦谦,并在此留驻数月。直到这年冬天,他才奉诏赶赴成都,又被任命为司空、司徒。郑从谠也是朝廷的忠臣,与郑畋一样传檄征讨黄巢,农民军对他们都很忌惮,被称为“二郑”。(887年,郑从谠被罢为太子太保,回府养病,不久病逝。)

这年八月,李克用到晋阳赴任。朝廷又任命他的父亲、前振武节度使李国昌担任代北节度使,镇守代州。如此一来,李克用父子把持河东地区,地位更加稳固。

朱温因此前已被朝廷任命为宣武军节度使,他也到达宣武军的治所汴州上任。当时汴州、宋州一带闹饥荒,百姓生活艰难,地方的军队也难以控制,还时常受到农民军的袭扰,经常有战斗发生,人们对当地的形势很担忧。但这个朱温却很有信心,经常鼓舞士气。

而在陈州前线,刺史赵犨一面固守,一面向临近的各道四处求援,附近的感化军节度使时溥、忠武军节度使周岌、宣武军节度使朱温都发兵救援。

朝廷也支持这三镇出兵围剿黄巢,加封朱温为东北面都招讨使,时溥为东面兵马都统。朝廷让朱温担此大任,这其实是让农民军自相残杀,不管谁被消灭,朝廷都坐收渔利。

朱温很快就发挥了作用,他与黄巢的一支军队在鹿邑县一带展开交战,斩杀农民军二千人,朱温随后占据了鹿邑东北的重镇亳州城。

此时,于黄巢军队的实力虽然不如从前,但与周岌、时溥、朱温的实力相比较,还是还比较强的,因此,周岌、时溥、朱温三个节度使即使联手也没有取胜的把握。

在这个实力对比的情况下,三位节度使决定共同请求河东节度使李克用再次派兵增援。

884年二月,李克用接受邀请,带领蕃夷和汉族的五万兵马,出天井关奔河南而来,但此时的河阳节度使诸葛爽不想让李克用的兵马通过地界,他以河阳桥正在修建为理由直接拒绝了李克用。诸葛爽还在万善镇(沁阳市北)屯驻军队作为威慑。

李克用于是带兵向西绕道,从陕州渡过黄河,东进陈州。三月,朱温又攻打黄巢军队占据的瓦子寨,瓦子寨的守将李唐宾、王虔裕战败,随后都投降了朱温。

李克用的军队抵达陈州后,官军的实力大增,黄巢面临的压力也陡增。

在此期间,收复长安的功臣杨复光在河中府病死,由于他很爱惜军士,官兵为他的死感到很悲伤。他组建的八都军也散了,鹿晏弘、韩建、王建等都头率领自己的人马分别散去。

而鹿晏弘、韩建、王建此后都各自建功立业,霸居一方。

在成都的大宦官田令孜一向忌恨杨复光,但又害怕他,当得知杨复光死了,他非常高兴,趁机排斥杨复光的哥哥、枢密使杨复恭。结果,在他的唆使下,杨复恭被调任为飞龙使,田令孜独揽朝政大权。

司徒、门下侍郎、同平章事郑畋,虽然没有再担任重要军事职务,但他仍然维护朝廷的尊严,遵守法令。当田令孜请求为不符合条件的官员加官进爵时,郑畋都不同意。

田令孜的哥哥、西川节度使陈敬瑄,想要把自己的同平章事职位提升到宰相之上,郑畋认为这不符合以往的旧例。因为按照惯例的话,陈敬瑄的同平章事只是达到宰相级别,在真正的宰相之下,郑畋因此与陈敬瑄也产生了矛盾。

田令孜、陈敬瑄兄弟二人合谋陷害郑畋,他们唆使凤翔节度使李昌言向唐僖宗进言说:“皇上车架途径凤翔前往长安时,不能让郑畋跟随,以免凤翔的军士乱猜疑,引起哗变。”

这其实是故意的托辞,凤翔的军士很尊敬郑畋,根本不可能有疑心。但唐僖宗却不敢得罪这兄弟二人,又加上郑畋也多次进呈表文请求辞官,唐僖宗于是罢免郑畋的宰相官职,封为太子太保。

不仅如此,由于郑畋的儿子郑凝绩已担任兵部侍郎,朝廷也将他贬为彭州刺史,让郑畋到彭州去养老。(887年,郑畋在陕西陇县病逝,终年六十三岁。)

如果活得痛苦,活得不开心,死亡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如果活得痛苦,活得不开心,死亡或许是最好的方式?

人性本恶,我心里真的好郁闷。人们就是,大家都讨厌你,欺负你,其他一些本来不讨嫌的人,都会无缘无故地来踩你一脚。为什么?????????为什么???????这样不公平???!!!!!我真是又气又郁闷!!

我因为今年三月份确诊了抑郁症,住院了两次,出院后我自我感觉也挺良好了,家里人和我都认为不需要吃药了。我情绪也好很多,也开始和以前一样上学。但是我有时候也会感觉很累,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起床,为什么要刷牙,为什么要洗脸,我感觉到毫无意义。就在11月份我在学校因为,我在班里看到同学玩手机,我告诉了老师,班里有同学听见了,班里人开始骂我班狗,然后玩手机那人手机是借的另一个同学的,那手机主人就来骂我说要他手机他就给我,让我不要告状。有三个女生一直骂我班狗,我本想不管做自己的事情,但是上课后他们还在骂,那手机的主人在后面骂我家里人,我忍不住了我就一直哭,后面我特别害怕,我害怕他们打我,会不会弄死我。我假装肚子疼去找班主任请假回家。我路上一直哭,我不想说话不想干别的,我也不敢去学校,就怕他们把我弄死,怕他们我回学校以后还骂我。我没去学校,在家里一个星期,我不想说话,我认为是自己被太快乐冲昏了头脑,是因为自己嘴贱给自己造成这些,我不让自己笑也不说话,持续了一个星期,后面我就请假不去学校了。我最近还一直怕我妈会不会突然精神不正常,害怕她疯了,她因为有焦虑医生给她开药吃,本来就很正常的一件事,我却觉得我妈会不会突然疯掉,我特别害怕。我请假在家后,我睡眠就不太好了,我每天很晚才能入睡,有时候我决定睡觉的时候我一闭上眼脑子里全是事情。我这一周又不太好了,我出门看了个电影我看电影的时候,我觉得很难过头也晕,看完以后我都没力气起身走路。感觉自己要昏倒。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妄想我有病了还是怎么了,我感觉自己有时候不太正常,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的瞌睡很多,我每天都要睡很久,每次起来都要被骂。我坐在那他看不惯都要说我。真的什么都随自己心情,心情不好的时候都乱发脾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