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我应该接受爱讲道理但不能以身作则的人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5

我应该接受爱讲道理但不能以身作则的人吗?

“拒绝了?为什么啊?”岳贵兰有些不解道。

萧云犹豫的回道:“他们......他们临时有事,不方便前来。”

“城主设宴都不来,真是猜不透。”岳贵兰暗自嘀咕一句便迈着轻快的步子向楼梯走去,走到一半时回头冲着萧云嫣然一笑,“还傻站着作什么,快跟上来呀。”袅袅余音传入萧云耳中,萧云只是讪讪一笑便跟了上去。

其实萧云在得知可以带朋友一同前去后便将此消息告诉孙青岩一家,以及陈霖一家,不过孙青岩直接婉言拒绝,也没说什么原因,而陈子兴在得知孙晓莲未去之后自己也拒绝了,连韩文也推辞有事,这令萧云一时有些捉摸不透,莫非城主还会吃人不成。

待萧云岳贵兰二人到了贵兰坊门口处,只见一辆由四匹马所牵拉,颇为华美的马车停在二人面前。

“走吧,咱们进去吧。”岳贵兰说完就起身走向马车,萧云则有些犹豫,毕竟男女有别,二人若同乘一辆马车恐怕会惹来流言蜚语,坏了岳贵兰的名声。

早已坐进车里的岳贵兰见萧云迟迟不进来便掀开帷帐探出头,疑惑道:“你站在那儿想什么呢,怎么还不进来呀?”

“我们......坐在同一辆马车里恐怕...”萧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惹得岳贵兰一阵白眼。

“你真是个笨蛋,到时候就说你是我表弟不就行了嘛,真是个木头,快进来吧。”娇嗔了一句就将头缩回车内。

萧云挠挠头,似是经过了激烈的挣扎,最终放弃了抵抗,轻叹一声也走上马车,掀开帷帐,里面空间很大,不仅能够容纳三四个人中间还放着一个红木做的桌子,上面摆放一些鲜美的果食。

岳贵兰坐在最里侧,冲着才进来半个身子的萧云招了招手,眼波流转,妩媚的娇声道:“你过来呀~”

萧云被那娇媚入骨的声音惊得汗毛直竖,嘴一咧,尴尬的笑了笑就直接坐在最外面。

岳贵兰倒是对萧云的反应没有丝毫意外,连续几天共处一室都没惊起萧云一丝波澜,自己也已经习惯了整天冷冰冰的样子,耸了耸肩后冲着车夫吩咐道:“走吧,去城主府。”

“驾!”随着车夫扬鞭一声大喝,马车慢慢动了起来,渐渐加快速度,不过车内二人倒不觉得颠簸,可见贵兰坊的马夫技术之高。

一路上萧云一直默不作声,低头认真的看着医书,岳贵兰则手拿果盘一边吃一边看着一动不动的萧云,真是搞不懂,我这么一个俏生生的大美女与你同坐一车,你居然不看我看医书,莫非是石头转世不成。

想到这儿岳贵兰慢慢放下果盘,坐直身子娇媚道:“萧公子,你是第一个与我同坐一辆马车的男人。”

说完眨眨眼,静等萧云回应。良久岳贵兰有些沮丧的低着头,果不其然,萧云依然巍然不动。

不过岳贵兰不打算放弃,正所谓水滴石穿,于是乎这一路上嘴上不停仿佛连珠炮般撩拨萧云,可一直到了城主府,别说波澜了,萧云连一点点的波纹都没惊起,宛如老僧入定般一动没动,给岳贵兰气的把桌子上的果食全都吃光了。

你不搭理我,我就不给你吃,哼!也不知道岳贵兰为什么会觉得对自己都没兴趣的萧云会对水果感兴趣......嘶......也说不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吁...”马车停在城主府外,还未等萧云二人下车便有一小厮急匆匆地跑过来。

“贵兰坊岳坊主与其表弟萧云前来赴宴。”马夫仰着头冷冷的说道。

小厮立马作揖应和一声,随即转身高声道:“贵兰坊岳坊主及表弟萧云前来赴宴!!!”

萧云听完小厮的报名,瞬间满脸黑线。岳贵兰只是调皮的冲他眨眨眼,随即二人一前一后从马车下来。

刚一落地岳贵兰便忍不住抱怨道:“你真是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也不扶我一把。”

萧云瞥了她一眼,幽幽嘲讽道:“你四肢健全又是一位炼气境,就算从城主府上跳下来都没事吧。”

岳贵兰回瞪了一眼,刚想反驳一句,乌泱泱一群人从城主府里走出来,打头的是一位身着华服,面向庄严,满头华发的老者笑呵呵的走上前来。

“哈哈...岳坊主真是越来越漂亮了,您能来真是令老夫蓬荜生辉呀,哈哈哈...”

岳贵兰端庄一笑回道:“金城主真是折煞奴家了,唤我贵兰就好。”

他就是城主金云谨...萧云双目一凝,已经养精后期了,可是内里已经有些枯萎,若是没有大的机缘,恐怕只剩不到百年时光了。

金云谨笑呵呵的扶了扶及胸的山羊胡,随后将视线挪到站在岳贵兰一旁的萧云,上下打量一番,不禁微微皱眉,不论如何我也是一方城主,只穿着一身灰色长衫不说脸上还戴着面具,哼!贵兰坊!

虽然心有不满,但还是一脸堆笑地说道:“这位就是您表弟萧云吧,呵呵...真是一表人才呀。”

岳贵兰黛眉微蹙,虽然说的好听,可总觉得有些刺耳。萧云自然也听出了其中的阴阳怪气,不过并没放在心上。随即正了正身,拱手回道:“小子萧云见过金城主,祝金城主长命“千岁”,永享富贵。”

萧云故意将“千岁”二字咬得极重,金云谨面色沉重的瞪着萧云,但也只是一瞬,冲着萧云皮笑肉不笑了一声后目光在二人身后左右张望,似是寻找什么。

岳贵兰见金云谨奇怪的动作便忍不住问道:“金城主,你是在找什么吗?需要我帮你吗?”

金云谨张望一会儿后,慢慢凑近岳贵兰,随后小声问道:“那位前辈没来吗?”

岳贵兰呆萌的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又小心又期待的老人,真是想笑又不好意思笑,自己当然知道他口中的那位前辈就是自家不要脸的剑老头,可是自己也不知道那臭老头跑哪去了,不过这些都不能告诉金云谨。

所以岳贵兰并未说话,只是冲着金云谨温和地笑了笑,霎时间,身后的一群公子哥都被岳贵兰的一笑惊艳到了,仿佛被施了魔法般一动不动。

哼!若在也好,今日就将这目中无人的贵兰坊一并铲除。金云谨暗自思索,面上依旧笑呵呵的冲着岳贵兰点点头,而后自己带路将二人引入府中。

身后的人群自动分成两排,公子哥们的目光全都死死的随着岳贵兰那即端庄又诱人的身影挪动,甚至有些抵抗不住的已经有口水流了出来,身后的萧云则是被当作透明人一般。

岳贵兰对于这些想要却不敢的眼神早就习以为常,不过依旧十分享受,至于萧云...那就更乐在其中,他巴不得没有一个人看见我呢,这样自己也能清静些。

可偏偏事与愿违,等到众人都在金云谨的带领下进入宽大华贵的大厅后,虎元立马凑到萧云身边,笑道:“真想不到,萧公子你,竟然是贵兰坊岳坊主的表弟,在下失敬,失敬...”

边说着还边做作地冲萧云鞠躬,看的萧云顿生恶寒,偏过头,根本不想搭理他。

虎元对于萧云的无礼也只是笑笑,根本没放在心上,自从那天萧云在威虎帮吃了两顿饭后虎元便与萧云成为极其要好的朋友...反正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笑着凑到萧云的身边调侃道:“这种宴会你应该参加过很多吧。”

萧云偏过头,冲着虎元那张笑嘻嘻的大脸翻了个夸张的白眼,然后把头转回去。

虎元哑然一笑。

正此时金云谨拿着酒杯慢慢走向高处,举杯面向众人朗声道:“今日,诸位能够给老夫面子,来参加老夫所设的宴会,老夫万分感激,今日设宴并无其它目的,实是为了感谢诸位与老夫这么些年,互相扶持,互相配合,才能将幽平城治理的如此繁荣,老夫先敬诸位一杯。

说完就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台下众人纷纷叫好,还夹杂着许多恭维的话。

台下一处比较偏僻的一个角落却有一人对此嗤之以鼻,“哼,治理?整天吃喝玩乐,悬案疑案一堆堆的摆放在那,你是只字未提呀,城主...呵...不过是一个胸无大志的匹夫。”

说话的正是幽平城府台冯芝庭,实际上他本不愿前来赴宴,只是拗不过自家夫人的一再劝说,说什么自己刚上任几年,要与各方势力多多交际,哎...这群人空有一身本事,可那些凶手依然逍遥法外,这让我哪有心情喝酒,哎...

“冯大人为何独自一人在此唉声叹气,可是有何烦心事,不妨说于何某听听。”

冯芝庭循声而望,只见一身着褐服,腰悬佩刀,一脸中气的男子龙行虎步的走向自己。

“原来是何大人,失敬失敬。”冯芝庭立马拱手沉声道。

何嵩却笑着摆摆手,“这里又不是在邢捕司内,无需这般严肃。”

冯芝庭闻言也轻笑一声,慢慢放下手臂。何嵩顿了顿,问道:“今日大家聚在一起,本是一件高兴事,为何冯大人在此哀声不止?”

冯芝庭低头叹息一声,方才抬头沉声道:“我们今天难得聚在一起,确实值得高兴,可是...”唉...一想到那些未破疑案受害者的家属们,每天以泪洗面,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希望早日缉拿真凶,可我今天却抛下公事前来赴宴,我...我怎能高兴得起来。”

说完不由得长长的叹了声气,三年了,一点线索都没有,上对不起陛下之恩,下对不起家属们的寄托之念...唉...

何嵩听完也阴沉着脸沉默了,悬案真凶如今依然逍遥法外,自己作为邢捕司的捕头又怎能置身事外,可是...可是一点线索都没有,自己也是无能为力啊...唉...

不过刚才的一番话着实让何嵩对于这位刚上任几年的冯芝庭另眼相看。

自己身为养精期的修士,寿命比普通人多出好几倍,经历了好几任府台,表面上客客气气,实际上不怎么看好这群书呆子,手无缚鸡之力,读再多的书又有什么用。

而冯芝庭刚一上任就将所有未破悬案全部整理出来,并且为人正大光明,从不徇私舞弊,一心扑在百姓身上,重审了好几宗冤案,让含冤入狱之人得以沉冤昭雪,并且近乎每天都将自己关在书房里一遍又一遍的审视着这些卷宗。

今日是三年来二人第一次见面,想到这儿何嵩不由得苦笑一声。

何嵩见冯芝庭依旧眉头紧锁便安慰道:“冯大人一心为民,实乃百姓之福。”

“百姓之福...冯某愧不敢当啊...”

“冯大人,缉拿凶案亦是本官职责所在,若有需要,在下义不容辞。”

何嵩冲着冯芝庭面色肃穆的人说道。

冯芝庭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子一脸郑重,良久,冲着何嵩和睦一笑。然后伸出一只手一字一句道:“为民平怨,义不容辞!”

何嵩听到后愣了一下,随即舒然一笑,同样伸出一只手,两手在空中相握,“为民平怨,义不容辞!”

两人互相对视一会儿后均哈哈大笑起来,人生难得一知己,纵死何惜。

另一边萧云虽然被虎元烦的不要不要的,但好在只是一个人,岳贵兰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背后有荧魂境强者坐镇,自己又生的如此美艳动人,那些无论有家没家的公子哥,以及一些自命不凡的学士都凑到岳贵兰的身旁。

也不说话,就那吗干巴巴的盯着看,岳贵兰只是面上赔笑,心里无奈可也没办法,唉...谁让老娘天生丽质呢。

萧云也只是在一旁吃瓜,一丝一毫解围的想法都没有,不过那些男人的行为倒是令萧云有些不解,他们是几百年没见过女人吗?这么饥不择食的吗?

不过也有例外,在大厅一个不算显眼的地方,沙厉生独自坐在椅子上喝酒,眼神动不动扫过自己与虎元二人一眼。

萧云有些好奇,这个沙厉生倒是有点意思。

我应该接受爱讲道理但不能以身作则的人吗?

我应该接受爱讲道理但不能以身作则的人吗?

原来我真的特别努力,一直在抗争

发病偶有发作胸闷气短烦躁

1.在人际关系中,我倾向于忍耐,直到自己发火破坏关系或远离对方。2.喜欢在网上认识人,也喜欢帮助对方,不喜欢和同学接触3.帮助网上认识的人,花了很多时间,后来就不喜欢那个人了,觉得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