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20岁女生,为什么很容易对柔弱的女生产生厌恶感?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24

20岁女生,为什么很容易对柔弱的女生产生厌恶感?

刘学州遗体火化了

​还有几天就是今年的除夕了,本不该一次又一次的,提起这沉重的话题,但“天意”却在有意无意中,“安排”在了这几天。

​渔民的呼唤,无法唤醒绝望的心;火炉的烘烤,难以温暖冷却的人。血液不能,由于热泪再一次流淌,言语无法,由于鲜花再表达感谢!

对他的生父母,我不想过多的苛责——身在事外的评价,往往是不公允的,带着情绪的指责,必将损害别人的名誉,与网暴刘学州同学的网民,是无异的!呼吁立案侦查、促进法治建设,才是我辈该做的事情!

​还记得牛群老师被网暴,后来得到澄清,一堆人纷纷打脸,却不知悔改,前赴后继,往前冲!在我看来,网暴必须入刑,平台系统、网警系统不可能做不到识别他们真实的身份。尽管,人多、棘手,但我相信杀一儆百的功效!解决这类问题,除了入刑,还有封IP、惩征信!不如此,网络永无宁日!不如此,冤魂必将不散!

现在,​很有一部分平台护着到处黑人的人,用他们维护流量——殊不知,当用户体验到不好感受的时候,纷纷流失那是必然的!除非到了黄昏,破罐破摔,破产前捞一笔,否则真正明智的平台,要吸引正常的用户,这吸引的前提之一是,惩治网暴的人。但有些平台,真是舍不得!呵呵!

我们每个人,都可能被人误会,甚至遭受刻意黑!但是,如果咱们自己足够强大、机敏,就知道怎样辨别,和如何对待各种声音。网暴好比什么呢?上网好比吃饭,营养被吸取之后,那些东西必然产生,也自然需要新陈代谢,我们要注意的是,不要堆积太多,造成“便秘”,所以要及时调整心态,但也要积极治疗和预防,而这个治疗和预防,又不仅仅是自己的事,而是在一个大系统中,使“它们”去“它们”该去的地方!但同时,自身也要学会调解。

​刘学州同学被火化了,给这本来就沉寂无烟火的春节,带来了繁星之间的宁静;刘学州同学被火化了,但他生前的笑脸,是夜空中最灿烂的烟火!

​逝者安息,但下一轮的开始,就是看司法,且看其将如何的迈步!?最后,就像我刚刚回复一位朋友,可惜他不是我的学生,否则我肯定把他的心灵挽回!一是,我了解这个新闻的时候,他已经去世了,二是,没有交情,位卑言轻,力度肯定不够。

​针对刘学州,我若提前了解情况,真不敢保证,会怎样去做!但刘学州若是我的学生,其他因素不变,如果核实无误的,我肯定会飞往三亚,去劝解他、帮助他。不是我厚此薄彼,而是陌生的人,总会有所疑虑的。虽然,熟悉的人,有时候也让你感到陌生。

不多说​了,人生无常,珍视当下!

谨以本篇随笔,纪念这个孩子吧

加几句:正义的最好支撑,是社会体系,是社会规则,不是某些人的嘴。现在,我特别能体会鲁迅先生所说的话——我自己也知道,在中国,我的笔要算较为尖刻的,说话有时也不留情面。但我又知道人们怎样地用了公理正义的美名,正人君子的徽号,温良敦厚的假脸,流言公论的武器,吞吐曲折的文字,行私利己,使无刀无笔的弱者不得喘息。倘使我没有这笔,也就是被欺侮到赴诉无门的一个;我觉悟了,所以要常用,尤其是用于使麒麟皮下露出马脚。鲁迅先生反击的文字,远远多于,他主动对具体人的评价。

20岁女生,为什么很容易对柔弱的女生产生厌恶感?

20岁女生,为什么很容易对柔弱的女生产生厌恶感?

我现在一天到晚是不是就想学校的人际。然后就开始悲观绝望。像高中一样好像我没人喜欢活着没有意义。心情低落好久了。也没心情去哪里读书。没有一点乐趣。人是社会性动物。我内向更敏感。以前高中经历过。去中专又柳

老公是经常对我大呼小叫,高兴也怨我,唠叨我,不高兴就凶我,用言语伤害我,我每天面对他心情都放松不下来,提心吊胆怕他突然一句话不对,骂我,他不在我旁边我就感觉松了一口气。怎么办!还能一起生活吗?为什么他变成这样一个人!求帮助

之前一段时间没有精神,睡眠质量不好,情绪易怒,易紧张,头疼,耳鸣,不真实感,最近这些症状都减轻了,头痛,耳鸣都没有了,但是心情不太好,兴趣下降,情绪也又不稳定,每天都有一段时间心情很不好,其它时间不太明显,一般是在下午5点到8点的时候,我害怕我这样下去会发展得更严重,不知道我应不应该去医院。我特别害怕抑郁症,提起这个我就会全身冒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