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我和男友都会有双标的处理方法,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443

我和男友都会有双标的处理方法,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安大人,这算占据公共资源吗?”

二人出了月亮门,看着后府许仙住的宅邸,项华源忍不住一问。

只见入眼的就是一间二层小楼,其东侧联排两间厢房,观其西侧,也有一间。

西侧厢房后另有廊道,直通后方,似另有院落。

项华源问的这一句其实在久安城的时候就有疑惑了,这些当官的是都住府衙后院吗?而且占地都不小,要知道在他那个时代,这可是占据公共资源,而且情节严重。

“要是在合理范围内,这有什么?遇到个紧急事情,一府之长也可快速应对。”

安霜薇虽回答着项华源,可目光却望向了西侧厢房后身的廊道处。

“那顾小妮子这里是来过的,所以没什么可看,一层是那许仙的会客地方,二层是许仙的卧室和书房。如果他真有问题,线索应是在那廊道通路上。”

安霜薇分析道。

“嗯,这里的确没什么好看的,走吧。”

项华源习惯性撇了撇嘴,不知是因为对这二栋“小豪宅”的羡慕,还是许仙占用公共资源的不屑。

说着,二人又简单看了看,除了发现楼内有一丫鬟和小厮在打趣闲聊,其他就没什么可疑之处了,敛气息步的来到了廊道。

果然,西侧廊道尽头有一月亮门,应是通往后院的,只不过月亮门上有一把锁,倒是让二人面露古怪。

“翻墙过去?”

撬锁肯定是不可能的,要是许仙没问题,或者这后院没什么线索,岂不就是打草惊蛇了。所以项华源提出个建设性意见,至于翻墙之后怎么做,会不会不知情的落入了埋伏或陷阱,那就看安霜薇怎么把他的意见建设了。

“不必。”

安霜薇回答倒是简单,只见她又从收罗里,拿出了一张白纸....

“咔嚓。”

只见铁锁应声而开,声音控制的很轻微,不至于打搅楼内丫鬟小厮的“探讨人生”。

“真服了,还有你不能干的吗?”

项华源看着安霜薇手中的铁锁,锁眼处有一白色细针。

只不过那不是针,而是纸。

“未免也长梦多,快走吧。”

安霜薇又拿出一张白纸为防不测,接着就要走进去开路。

“等一下。”

项华源从安霜薇手里拿过了铁锁,又将铁锁挂在了半扇木门上,咔嚓一声,锁在半门。待安霜薇进去之后,他后进的同时,又将两扇木门和上。

一系列动作结束之后,在西侧廊道远看,门依旧像是被锁着。不近处察看月亮门,是发现不了锁被人打开的。

一进门,眼前的格局,倒是普通。

北侧一间正房、西侧一间厢房,而东侧在墙上开有小门,后方似另有一院,不过这回倒是没有锁。

“你倒是严谨。”

安霜薇手拿白纸,神色严肃的观察着入目一切。

“这叫防患于未然,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是吗?我怎么感觉你很熟练,倒是像个老手。”

安霜薇嘴角一翘,语气有些戏谑。

“呵!凭你刚刚的手段,倒是先怀疑起我了?”

项华源也听出来了,合着以为自己干过梁山君子的活计?

“没时间和你打趣,一人一间。”

“谁先和谁打趣的?”

项华源面露不屑,嘀咕一声。

看着安霜薇走去了北侧正房,自己也没得选,去了西厢房。

不一会,二人就在院中回合了。

“没什么可疑,你呢?”

“一样。”

说完,项华源看向了东侧木门,眼珠一转,似笑非笑。

“安大指,这院没锁,估计给你发挥的空间不多,要不咱翻墙进去?”

项华源挖苦了一声,只不过安霜薇压根就没搭理他,直接走向了小门处,然后一脚将门踹开了。

“我去,你不怕打草惊蛇了?”

项华源看着她的举动,顿时一惊,然后来到了跟前,看着本就有些腐朽,此时已然断裂的木门,觉得一阵后怕。

“再有啰嗦,你如此门。”

项华源的后怕,源自于此...

“息怒息怒,咳..这许大官人也是,住的地方弄了这么多院,准有问题!”

项华源转移这话题,看着院里只有一颗老树,其余空无一物,倒是让他觉得此间绝不简单。

“树上那是什么?”

安霜薇杏眼如炬,观察到了老树不妥之处。

顺着声音,项华源此时也看到老树最长的一截枯枝上,似有一鸟,呆若木鸡,在自行随风晃动。

“哦,这是风向标吧..嗯?”

项华源刚说完就顿感不对,因为发现那风向标,虽是在转动着,可此时无风啊。而且它直对着自己的方向...似乎正在看着自己?

“不好,这是阵法!”

安霜薇神色一变,面露震惊,说完就快速拉着项华源跑出门外。

可二人一出门,却发现空气产生了阵阵波动,如同水中观日。

突然,白光一闪,只让得二人双眼一闭的同时,二人也拿出了武器防身。

安霜薇祭出六张白纸符环绕二人周身。

项华源也拿出了一把...掉刀。假模假样...

“桀桀..两位绣衣可是迷了路?”

这时,白光散去,二人睁开眼睛之后,立马寻着声源望去。

只是发言之处,并无一人。

而眼前的景象也是大变。

哪还有什么北正房,西厢房。

原本西厢房之处变成了怪石嶙峋的假山,,而北正房此时也被一间破旧平房所代替。

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那身后老树,只不过此时老树变得异常枯烂,树上落满凤黯。

其他如青石地砖,被安霜薇踢烂的小门等早已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院的杂草枯藤。

原来二人从开锁进院开始,就已不知不觉的进入这阵法当中来了。

“是谁?”

“装神弄鬼!”

第二句是安霜薇说的,只见手指向声源处一点,周身六纸符,出列两张,直奔目标声源而去。

做完这一动作之后,还不忘古怪的看了项华源一眼。

“等这次顺利回去,定要好好锻炼一下这小子的说话了,对方想让你知道是谁,还用隐遁自身,偷偷摸摸引你入阵?尽说废话。”

安霜薇虽然心想如此,但可没忘了眼下正事,操控着二纸白符,定在声源位置。

随后手印一变,只见两张白纸符变成了四张,四张变为了八张...

不一会六十四张白制符,迅速一变,快速扩张。当扩至一定体积之后,成球体收缩。

说是繁琐,可从安霜薇指令双符而去,到成球体收缩,花费的时间也只有一口茶的事。

球体越缩越小,可当到达一定体积时,安霜薇却无法让它继续缩下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顶着纸符缩小。就像是用白布包裹住了石头,尽管将白布裹的在紧实,却也不能像空无一物那样。

此时的安霜薇秀眉紧锁,似是在与之较劲一般,额头已有细微香汗,看着怜人。

“通天阁的女娃娃,不必费事了,你即使困住我又待如何?只不过耗干你自己而已。”

声音果然来自那白纸圆球之中,只不过声音正常,并无焦急之音,只不过这声线……让人听后,难以接受。

这句话很有用,安霜薇一想之后,就将白纸符收回,而在收回的同时,纸符重叠,又化为了两张,回到了身前,与之前那四张默默地环绕二人四周,仿佛没有动过一般。

只是她呼吸气段保持在十段之上,因为这样才能蓄气丹田,随时暴起进攻。

而随着白纸符撤走,眼前之人,也不再隐匿,露出了本来面目。

只见一驼背男子,看不出岁数。其披着一身黑色羽毛大氅,从身至脚还有富余的拖着地。

皮肤灰白,双目泛着幽幽绿光,很是诡异。双耳却没有看到,不知是被脸上带着的獠牙面巾所遮掩住了,还是本就没有。

头顶无发...也不能说是无发,倒也有那么几根卷曲,只不过给人的感官,有些滑稽。

“阁下何人?为何困住我二人。”

项华源倒是先声夺人,抢占先机。或许也有可能是,对面这神秘男子的嗓音,太过让自己抗拒,不想多听。

早问完早打架。

“怎有此问?难道因为你二人来自通天阁就可以随意去人住处、窥人隐私?”

指甲划玻璃,让人不寒而栗。

“..好,我们错了,让我二人离去可好?”

“不好!此人定于许仙有瓜葛,观其型就知不是良人,而且懂得阵法,其身份定不简单,必拿他!”

神秘人还没说什么呢,安霜薇先不干了。

“也是,你看,我领导发话了,你既知我等身份,那劳烦阁下束手就擒,少说点话吧....”

项华源说完就向神秘人走去,只不过走路气势汹汹,不像是要去给对方带走,而是拖着掉刀,要给对方“带”走...

待其走到了近前,项华源此时身上被飞转而来的白纸符所包裹,仿如披上白甲的将军。正是安霜薇在后为其所作的加持,只见项华源被白纸符所包裹,他并不意外,仿佛就像之前与安霜薇所商量好一般,手中动作并不慢,挥刀劈向了神秘人,而这时白纸符正好将他全身包裹住。

“当!”

项华源手中掉刀,被神秘人左手接住的瓷实。

“咔嚓!”

不待项华源有所反应,只见神秘人右手通一暗劲,掉刀应声碎裂,其又一抖手腕,掉刀彻底破碎散落在地。

项华源此时也没发愣,左手成爪,抓向神秘人的右侧锁骨。

这就看出了这段时间,项华源实战经验的提高,照比在久安的时候,手段丰富了许多的。

抓其锁骨,是为泄劲!算是一种战斗技巧。

不过神秘人也并不白给,快速一扭身子,就躲过了项华源此招,而项华源看自己一击没有得手,马上变招,下落的爪变成了上升的拳,奔着神秘人的下巴而去。

但神秘人更快,侧身的同时借着向后转腰的后劲,反而向前一记鞭腿踢向了项华源。

“碰!”

短短一瞬间,三招已过。

只不过项华源是先吃亏的那人。

项华源双脚前后分立,半蹲着捂住胸口,双眼冷冷的注视着神秘人的右脚,只不过神秘人大氅很长,当其给了项华源一记鞭腿之后,又被黑羽大氅所掩盖,没能发现出个所以然。

目光上移,倒是发现了此人左手泛有一丝光芒,一闪而逝。

“嘶~ 有点疼啊,想来阁下手脚都有利器,倒是我鲁莽了。”

项华源揉了揉胸口,倒是疼痛并没有他表现出的那么夸张,毕竟身上有安霜薇那白纸符护着。可震荡的五脏六腑不安,确是实打实的,看来神秘人装备的物件不是凡铁。

“又没伤着你,倒是与你俩纠缠无用。”

神秘人说着从手中拿出两枚铁胆,就扔向了项华源他们的方向。

“哗..”

铁胆落地,并未产生什么爆炸。而是如泄气的气球般,快速产生一片紫雾,将二人笼罩。

“哼,告辞了。”

说着,神秘人一个翻身就要纵越而逃。

“往哪走,回来!”

安霜薇一声娇喝,让正在纵起的神秘人有点无语。

你让我回来我就回来?那我多没面子。

不过他没想到,接下来确实有点没面子。

“当!”

又是一声脆响,神秘人被什么东西所击落,就想遭受了一记排球扣杀一样。

起的快,落得快。怎么冲起来的,怎么回来的..

神秘人落地倒是矫健,没有多余动作,双眼死死地盯着那给他拍回来的物件。

那是一对白锤,非同废铁,材料为纸。

“以纸具型...莫非你是?”

“我说了今天你别想走!喂!你可不可以别吐了,我都跟着反胃了!”

安霜薇这时也闪身堵在了神秘人的后路,只是后面那一句,她真的是忍不住了,这才隔着神秘人,侧着头对项华源喊着话。

场面有些滑稽,明明俩人夹着要犯在中间,可还需要一头对着另一端别扭的喊着话。

为何呢?

因为从那铁胆出现紫雾开始,项华源一直在那干哕着,即使现在紫雾已经逐渐消散,可他还在...

“呕...”

一股清汤寡水喷薄而出,酸臭波及半径在三米以上...

“你能不能不吐了。”

这时神秘人也有点忍不住了,毕竟他离着项华源,更近..

“我说,你扔的这是什么东西?如此难闻害我不雅!”

此时项华源身上的白纸符已经被安霜薇“调”走,没有防护的他并未注意,也不管。可他丢了人,这就让他忍不了了。

这次的先声夺人倒是起到了效果,因为神秘人压根没搭理他。

就这话题,怎么着?还要往下聊?

“说得这些作甚?此雾无毒。赶快打起精神,合抓了他!”

安霜薇双手一挥,双锤倾斜而下,直奔着神秘人砸去。

神秘人此时也面色一冷,一转身,射出一堆黑色羽毛,撞向双锤。

羽毛乒乒乓乓的掉落,但也减缓了双锤下坠的速度,逐渐纸烂消散。

“别忘了还有小爷我呢!”

说着,项华源冲起,拇指玉韘一闪,食指点出,指向神秘人。

“来!”

神秘人一声暴喝,那栖身在枯藤老树上的一众凤黯,朝着二人飞射而去,速度不慢。

转眼就围住了项华源。

“还带召唤兽的?这什么速度?”

项华源身形顿住,准备着先把这些“召唤兽”先解决了再说。

突然,五品犀石的感应,让他脖颈一凉,随后身体本能的后撤一步。同时,无常势化为银液状,“游”向胸口,变为了一面盔甲上的铜镜,护在了胸前。

“小心!”

“哗啦啦。”

“当!”

一声提醒,那是安霜薇的惊呼。

一阵杂音,那是项华源之前把无常势具象了收罗袋的作用,而当其变成护体铜镜,失去了收罗作用之后,里面的物体只得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了。其中有银子,有镜子,甚至还有一双鞋垫...

一声闷响,却像是金属碰撞的声音,使得项华源被倒震而飞,只不过没有多余时间让他躺地呻吟。快速起身,一对肉掌挥舞劈砍着飞至近身的凤黯(乌鸦)

“你..你那是什么?”

此时的神秘人还抬起着右手,只见他右手上戴着一青铜手套,指尖异长,手背处有倒角。不过此时的他却是满脸骇然,双眼震惊的看着项华源胸口的无常势,身子颤抖了一下,额头竟冒出了一滴冷汗。

仿佛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东西一般。

“呵呵,怎么?想要?不好意思,独一份!”

项华源冷笑一声,就又全身心的投入了“斩鸭”行动当中了,他发现这群乌鸦的的双眸竟与那神秘人双目相似,泛着绿光。

“饿的?”

项华源不由又开启了他爱溜号的脑洞。

“我从上面感受到了我王气息,此物你是从何而来?”

神秘人面色阴冷,可额角的那一滴汗,显示着他只是表面平静了下来,双眼中还是能够看出他的害怕。

“呵!你还没告诉我刚刚那紫雾是何物呢!我凭什么先告诉你?”

项华源还挺记仇,不过到是想起了厄藏对自己说的,这无常势好像是当初守阁老人,杀了什么先任妖王,据说是地气怪和大海之灵所生…最后在妖身上提炼出这无常势的。

“又地气又大海的。嗯,有机会一定要问问,那先任妖王到底长什么样。”

项华源这上面到是记得挺熟。

“...不说也罢,等我杀了你,你就守着秘密下黄泉吧!”

神秘人也不再多啰嗦,只见他双臂一展,身上的黑羽大氅从身前展开,大氅上所有的黑色羽毛如活过来一般,起立平行。

“去!”

随着神秘人一喝,身上羽毛飞射而去,而他的手段还不止如此。

只见包围攻击项华源二人的凤黯群,也随着他的一声暴喝,竟变化为了漫天黑羽,集体射向了项华源。

“卧槽!我是穿越错地方了吗?!他是修仙的??”

项华源看着奔向自己的漫天黑羽,内心中产生了对这个世界的深深质疑!

换句话说,就是此时的他,没有世界观了。

“怎么办?无常势也不够护住全身的啊!”

项华源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他不懂得任何护体的功法。

只是他却忘了...

“慌什么?护住脚!”

安霜薇虚空一指,一口白纸大钟自项华源上空落下。项华源也明其意,就是安霜薇临时制作的这口钟,作小了...

胸前无常势游到小腿处而分,变为腿甲护住了项华源双膝之下。

“叮当叮当。”

项华源刚护好自身,黑羽就已飞至。

而安霜薇再给项华源落钟的同时,也没忘了给那神秘人“回礼”。

一白色尖锥射出,直奔神秘人。

而反观此时的神秘人身上只有一件穷袴,驼背干瘪的上身,不着片褛。

而他现在也很慌,在波动的情绪影响下,计划着先杀了眼前的小铜符再说。可没想到那直指绣衣的手段如此多变?

按理说如果是那家后人,以她的年龄应该不懂如此多的千变万化才是。

可事实胜于雄辩,神秘人被尖锥扎透了胸膛,身体向后倒飞而去。

黑色血液,抛洒半空。

听着外面叮叮当当的声响,项华源双手微微的调了调,以便撑着纸钟更舒服一些。

“一个口令,就让一群乌鸦变成了羽毛?莫非这个世界,是个修仙的世界?”

项华源双眼空灵,喉结一动,咽了口吐沫。

我和男友都会有双标的处理方法,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我和男友都会有双标的处理方法,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以前连走夜路都会拿两三个手电照明的我,现在却渐渐地习惯黑夜,渐渐地喜欢待在黑暗的地方,白天嗜睡,晚上失眠,易怒却不轻易表现出来,白天对任何人以笑脸相迎,夜晚不由自主流泪,焦虑不安,感觉白天和晚上的情绪

我家有我和妹妹两个人,她比我小九岁,因为她是早产儿,能活下来不容易,我也懂,我知道,所以平时我没少让着她,她虽然小,但是打人特别疼,我也和爸爸妈妈说过这些,他们都是敷衍几句或者直接骂我活该,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前几天我的额头被我妹妹拿书角砸肿了,就在左眼的正上方,如果当时在往下一点点,我的左眼可能就没了……我爸爸看到了,就没怎么管我,说我自己不注意,只能怪自已,她们却反道去安慰我那个幸灾乐祸的妹妹,没人知道头肿了的我是什么感受,那种感觉好绝望,今天我妈妈又在说我,说我欺负妹妹,一点都不知道照顾妹妹,我?我没少让着她,只是他们很少关心我,一点也不关注我,也根本不知道我和我妹妹真实是和我怎么相处的,就算看见了我对她怎么怎么好,也觉得我只是在他们面前装一装,呵呵呵,我原来觉得我妈妈心理有问题,让她去看看医生,她却反过来天天人身攻击我,说要知道就把我掐死了,要么现在打死我也行,我……我知道我有妹妹,我必须听话懂事,必须体谅父母,我必须优秀,我学习也就十几二十来名,他们道好,天天拿我和第一名比,我知道自己是什么水平,我深知自己达不到那个水平,我也没有说什么,任由她们打骂,我妹妹对我,我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他们忘了,我也是个孩子……他们口口声声说爱我,但我觉得她们从来没有爱过我,至少现在是的,她们不爱我,让她们爱我有那么难吗?我做错了什么?我也是个孩子啊!哈哈哈哈哈,真难啊,比考试还难,我原来想过割腕,但是想了之后,又放弃了,我想当医生,一位儿童心理医生,我要拯救那些孩子,至少有我来关心她们,我今天又和我妈妈吵架了,我刚刚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我想就这么一走了之,我觉得人只有失去了那些东西以后,才会知道那些东西到底有多美好,哈哈哈哈,现在支撑我活下去的只有两个信念了,第一个是当医生拯救别人,第二个是看看以后的世界有多美好,我现在也不奢望别人对我怎么好了,想象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谁能帮帮我啊????????????我想自杀,我觉得死了我解脱了,她们也会意识到自己有多严重吧,我刚刚想了一下,我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除了上课不吃饭,也不理任何人,我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关心不关心我了,这是我最后一次的试探了……如果她们不爱我,我觉得吧,人间,也就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好了??????如果你想安慰我,我的微信号***********来自于一位07年的小女孩……我希望你能耐心的读完上面这段话谢谢

如果我死了会不会得到解脱,会不会像童话一样美好进入天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