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羡慕他人,好像自己什么都不拥有,如何不再羡慕别人?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199

羡慕他人,好像自己什么都不拥有,如何不再羡慕别人?

这是一个寒冷的冬季,在本就寒冷的北大陆上尤为体现;起码雷尔夫是这样觉得的,在这个农忙完的季节,他曾经最大的乐趣便是去离家不远的一片空地上,跟几个好友一坐就是一天,用谈天说地与北地的标准娱乐形式——摔跤和格斗,消磨掉一整个冬天的闲暇;有时还会有人带几瓶酒来,虽然里面掺了至少一半的水,但还是能让他们这群人开心个一会。

但这个寒冬是不一样的,雷尔夫坐在空地上。他是幸运的,他在这个寒冬之前,大概是前年的春天,就向一名猎人购买了一块熊皮,也正是这块熊皮做成的大衣,才让他能勉强挨过这个寒冷的冬季,孤零零的坐在这片空地上

而其他人呢?曾经在这片空地上的那些人,有些被冻死了,有些则缩在正燃烧的木柴旁,吸取一丝温暖。

紧了紧身上的大衣,雷尔夫从空地上起来,依靠太阳大概判断现在的时间是下午4,5点的模样。紧接着便走进了空地旁的一家破酒馆里。

刚打开门,浑浊的空气便涌进了雷尔夫的气管里,其中复杂的味道更是让人感到难受。

雷尔夫一进来,便有人朝着他打招呼

“嘿!雷尔夫,在跟我来一次摔跤吧,我赌5个铜子,这次我肯定能赢你!”一名脸上有着疤痕男性站了起来,但见雷尔夫没搭理他也便继续坐了下去

“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大英雄雷尔夫吗,要麦酒吗?我保证给你少兑点水。”说话的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一名魁梧的壮汉,人叫安东。

偶尔雷尔夫会来这边跟别人摔跤或者打一架,赢了就能赚几个铜子的外快,而他总是会赢,渐渐也就被许多人熟知了。

“安东,科尔斯那边怎么说?”雷尔夫颤抖的右手掏出几个铜子,往木质吧台上一撒

安东的语气忽然严肃了起来:“最近的确有个要你干的活,在明年春季护送一名贵族的女儿去枢纽城出嫁。途径黑暗山脉和那群蛮子周边,我知道山脉的野兽和那群蛮子在你以前对你的威胁肯定是不足挂齿的,但自从你的右手连剑都握不稳之后,你甚至不能狩猎孤狼了吧?”

在猎户之中有说法,肉食动物里孤狼是最好狩猎的。远离狼群的狼要么有着残疾,要么过于弱小,很难生存下去。而哪些连孤狼都不能狩猎的猎户,往往是会被其他猎户嘲笑的。

“可安东,近几年收成不好,已经饿死了很多农户了。我是比较幸运的那个,我还有身保暖的衣服,家里的余粮还够我活到明年。但我不会总是幸运,明年我该怎么办,我又该如何活到后年呢?”雷尔夫颤抖的右臂拿回了铜子,对安东说道

“你要知道很多人愿意帮你,我也是”

“但我至少还有健全的左手,与战场上的经验。安东,我不能靠你们的救济活着,你们也不可能永远救济我。”

“好吧,好吧,我早就知道你会这样说的。明年三月,去科尔斯家里,他会带你过去的。报酬够你过活几年了,如果你还有命拿得到。”

“别这样咒我。不过谢了,安东”雷尔夫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上帝啊,你是真一点不怕死,我早该明白的——算了,喝杯?”

在雷尔夫的笑声中,安东递给了他一杯酒,等雷尔夫一饮而尽后,安东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5个银币,感谢惠顾!”

“什么?!你是脑子被什么野兽踢成浆糊了吗!一杯兑水劣质酒敢卖这个价钱!我能用五个银币买你这种酒将近一桶了!”

“反正你明年要发达了,也不差这点。这会那就先欠着,等你明年回来还我。”

“天啊,安东,你个奸商,我当初就不该从战场上把你拖回来。”

说完,雷尔夫狠狠的瞪了安东一眼,随后便走出了酒馆

“至少你把我拖回来还有的喝,不拖你连酒都碰不到。”

在雷尔夫走后,安东咧开嘴笑了笑,拿出一个封面有些泛黄的本子上重重的划去了一个名叫科尔斯的名字,嘴里还小声骂道“老子这次可帮你一个大忙了,算是报答你救我一命了”可以注意到,在上面写了三个雷尔夫的名字,却一个没划去

雷尔夫在告别安东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家,一个杂乱的屋子内。随手抽出个椅子坐下,这名魁梧的男人回想起来他的过往和如今。

他并不出生在这座国家里,而是出生在另一个极度尚武的国家。在那里,几乎每个男人都是一名军人。每个孩子记事起便要接受训练,而雷尔夫自幼便是训练营中的佼佼者,在武艺上,他甚至可以与他的教官不相上下

可惜在他16岁成年时,在一次战争中,那个强大的国家失败了,他被迫做起了流民。那段时间真是黑暗到不想回想,好几次几乎要饿死了,直到他遇到了这个国家的军队——他被当成战俘绑了起来,如果他不做些什么,他以后的生活便是被当成奴隶,永日劳作。

北地尚武,这是整个世界都知晓的风气,于是他便向这个军队的将领挑战——结果很容易预测,他失败了。食不果腹的身躯无法让他进行高强度的战斗。可他也达到了他的目的,他的武艺惊讶到了这名将领,依靠他的仁慈与爱才,雷尔夫活下来了。

一如雷尔夫所预料的,在他被送回城里后,他并没有被当成奴隶,而是去签下了一个“卖身契”,为军队效力。而安东和安东所提到的科尔斯,便是他入伍时的战友了。

在短短两年内,雷尔夫便凭借他高超的武艺与和他悍勇的打仗风格在军队中有些名气了。任谁提起雷尔夫都会说一句:“哦,你是说那个每次都冲在前头,还总能活着回来的雷尔夫吗?”。但在他记忆中的最后一场战争里,那是一次夜战。他所在的军队仅有数千人,却要突破数万人的包围。尽管当时的计谋高超,准备充足。但还是有大半人丧命,剩下的大部分人也或多或少有着伤势。于是,那些伤势过重的人便领了笔补偿金,退伍了。

雷尔夫也是其中之一,他的右臂在那次战争之后甚至连剑都拿不稳了。这对一名战士来说是致命的,于是在那之后,他便安心当个农户了,一直到他28岁,也就是今年。但最近几年收成越来越不好了,他便托曾经是战友的安东问问科尔斯,有没有什么他能干的活。

科尔斯不像安东和雷尔夫,他是因为年龄正常退伍的。在退伍后当了佣兵,名气还不错,做了一个偶尔能接到大单子的佣兵队队长。念在以前的交情上,外加雷尔夫左手单手剑使用的也不错,所以偶尔进去做些任务,赚点外快还是可以的。

“看来如果有命回来的话,或许可以安稳的度过余生了?”雷尔夫抬起了颤抖的右手,自言自语道

“枢纽城吗?记得,那是那片盗火者所住的地方。”

当最后的晚霞打在这名男人的身上时,他颤抖的右臂正做着握着东西的动作,随后缓缓松开,咧嘴一笑

“记得我以前总在他们面前用右手用剑,总让他们以为我是个右撇子。可那群人连我用右手用单手剑都打不过,又怎么会知道我是个左撇子呢?”

羡慕他人,好像自己什么都不拥有,如何不再羡慕别人?

羡慕他人,好像自己什么都不拥有,如何不再羡慕别人?

看看内向吧有没有同样爱好布艺的人

我不喜欢我的爸爸妈妈不喜欢我的同学不喜欢我的老师。

我特别在意别人是如何看待我的,每当我有某事做得不好,内心都会想别人会怎么评价我,而且别人做得不好时,我会想其他人会怎样评价他,为什么会这样子?并且我时常感到空虚,不知道为什么和别人相处时,尤其是与多个人在一起时缺少存在感与归属感,他们在聊他们的话题而我却聊不进去,好不容易聊进去了,我却总觉得内心缺少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