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三观不同能成为朋友吗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02

三观不同能成为朋友吗

晨风的力量再次笼罩整座城市,原本被捆绑渐渐平息下来的佣兵,再次狂暴起来,一个个不知何来的力量竟冲破束缚他们的绳索。

来越多的人受到晨风力量的影响,而那些原本就在艰难抵抗的人群被晨风压制的更加严重,随之,越来越多的人,相继失控攻击身旁的队友。

感受到压制的增强,所有尚幸存清明的人只能用更多的力量去压制心中暴起的负面情绪,而结果只能是战斗时力不从心,战力大减,越来越多的佣兵冲破束缚再次冲向他们,晨曹无能为力,只能带着剩下的人退向武神宗。

这时正在撤退的人群中,一位武神宗道灵七重修炼者,发疯似的攻击身旁与他穿着一样衣服的同门。

那人震惊的看着失控的人,惊声尖叫:

“清远你在干什么!”

此刻的他双目通红所有压制负面的力量瞬间消散,随之而来的是比原本还要强大的力量!

另一人拉住那人。

“亦元,他已经疯了!快找赵菁导师!”

“庄师兄,你自己小心。”

亦元轻点头,随之快速离去。

看着发疯的清远,他抽出三尺青锋,随之冲向他。

“清远,来吧!”

擂台

为了快速恢复,二人为了不被外界情况打扰不得不屏蔽灵识,只保留感觉,有水凝玉在,武天明相信炎夏搞不出什么幺蛾子,至于道玄子,自己与他关系还算较好倒也可以放心,而道玄子也是为了安全,随手布置一道法阵,二人在里面也多少可以有些保护。

四人以自己为中心各自释放出自己的力量,黑红、黄、红,青四种力量隔空相撞,怨力源源不断补充着晨风,比起刚才,这股力量何止强了一两倍。

晨风冷笑一声,黑色玄力以一敌三,依旧不落下风。

水凝玉看向炎夏低声道:

“这里遍地是雪,我掌控的元素为水,并不能利用它们,炎夏帮我。”

“好嘞!就交给我吧!”炎夏大吼一声,玄力运转,火焰在手中熊熊燃烧,手掌猛拍地面。

“嘿嘿嘿,炽炎诀!给我烧!”

在火焰的灼烧下,冰雪铸就的地面快速熔化,水凝玉右手轻抬,一股股水流汇聚向她,围绕着旋转。

没多久,炎夏周围已是一片汪洋,条条水柱在水凝玉玄力下在她周身聚集,左手轻抬,水流凝聚成一只巨大鲨鱼,声音平淡。

“水灵决!惊涛!”

炎夏一同出手。

“炽炎诀!炎爆拳!”

一红一篮两道能量交汇旋转冲向晨风,巨斧举起,能量凝聚。

“魔钺破!”

随着巨斧的落下,虚空振动魔吟响起,魔斧蕴含的力量跟着一同挥出,道玄子眼睛轻闭,手指熟练的快速变换。

红蓝能量一道炙热无比,一道阴柔温和,不过两道能量始终有些一定间隙,毕竟水火不能相容,这是恒古定律!

红黑能量迎上二人合力一击,一声天惊地动沉闷响起,忽然红黑能量化作一巨大魔头一口将两股能量吞入口中,两股能量一阵剧烈挣扎跟随魔头一同泯灭。

能量被吞,二人后退三步,他们被体内玄力反噬,脸色潮红一阵气血动荡,炎夏捂着胸口快速喘息。

“这是什么力量,为何能吞噬他人玄力!”

水凝玉摇摇头:“不知,如此强大的力量在九元素中从未见过。”

炎夏咬牙切齿:

“可恶!难道还有第十种元素不成!再来!大爷不信!”

火焰在炎夏手中再次凝聚,水凝玉看着身旁还在掐着手指的道玄子一阵摇头。

灵戒空间

紫鹭如今与晨风的联系可以说被完全切断,与其说被切断,倒不如说是被屏蔽,因为他对这境界切下了一个禁制,而紫鹭如今没有任何办法破除,甚至还要受到这禁制的约束。

玉眉紧皱,眉宇间有着几分担忧,也有几分无奈。

“唉,若是不灭炎还在,或许我还可强行冲破禁制。”

玉手轻抬,除了洁白如玉的手指再再无其他。

“可惜,如今不灭炎陷入沉睡,我的力量在哪场战斗后也十不存一。”

如今她除了自责还是自责,若是当初她放哪蟒蛟一马,心魔就不会控制她,而如今的晨风或许也不会出现。

紫鹭心情十分低落,愧疚由心而生,在她绝美的脸上却表现的淋漓尽致,原本正看着灵戒入口那暗红玄阵的她,头颅低垂。

“都怪我如果我没那么任性就好了,是我害了他…”

目光流转,那绝世容颜再次抬起。

“没想到极阴琉璃玉中竟会有如此恐怖的存在。”不过,纵然强如紫鹭,眼中也依旧闪过一丝疑惑,玉手轻捏下巴沉思道:“不过为何我感觉他与他的气息完全一致?这是为何?”

他总感觉现在发生的事她曾在书中看到过,但她想了半晌,终究还是放弃思考,轻叹一声。

“宗里的上古典籍应该有记载,唉,都怪我年少贪玩,不听族中长辈训斥。”

随之眼神坚定自语。

“事情因我而起,我必须解决。”

“再尝试一下吧。”紫鹭盘膝坐下,力量运转再次靠近沉睡的不灭炎,能量被不灭炎尽数吸收,然而这点能量却远远不够,但若要强行突破禁制,不灭炎必须唤醒!

“晨风…你可不能有事啊…”

灵戒中,随着紫鹭怀着忐忑不安的心再次静坐,空间中一片寂静。

不死鸟一族自混沌初开便一直存在,而族中的上古典籍记载了自不死鸟之祖以来所有的大事,与它们同时存在的还有龙族和凤族。

晨风的识海中空无一物,偶有沉雷作响,还有火山爆发带来的遮天烟尘,原本一片宁静祥和之地,此刻天空阴沉浓烟弥漫,大地干裂岩浆流淌,空旷的大地没有丝毫生机,唯有一片灰暗,仅只是观望一眼就让人毛骨悚然。

擂台

与此同时,水凝玉和炎夏在晨风的手下依旧没有占到便宜,但也不至于被完全压制,多少还有一点还手的力量。

有了第一次的经验,二人后续的攻击都在晨风两侧边跑边打,而他只能全力攻击一人,更何况还有一个不胜其烦的符阵师处处设置陷阱阻挠他。

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三对一。

“啊!你们这群废物!只会逃跑吗!”

晨风看向远处的道玄子,怒吼一声。

“你!爷爷今天就先杀了你!”

他飞速冲向道玄子,水凝玉、炎夏二人一左一右紧随晨风。

道玄子作为二人的后盾,怎能出现半点差池?炎夏一拳轰出,带着狂暴的烈焰冲向晨风大声狂笑。

“小子,来和爷爷再过两招!”

道玄子依旧站在原地不躲不闪,苍老的左手曲指成爪迅速抬起。

“玄阵!禁锢空间!”

刚快要接近地面的晨风,一玄阵在他脚下迅速升起,将他包裹在内,随之从空中跌落,玄阵中的晨风感觉手脚被束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舒服他的四肢,让他动作延迟无数倍,几乎被禁锢。

晨风奋力挣扎,然而越挣扎那股力量就更加强大,他的怒火已临近极点。

“啊!!这是什么什么东西!”

“别过去!”

眼见水凝玉炎夏就要踏入阵中,道玄子连忙提醒,在他的呵斥声中,二人及时止住脚步,站在玄阵之外。

面前的玄阵直径五六丈,通体呈淡黄,奥妙的阵法在地面缓缓旋转,压制着镇中的晨风。

“大师,这是什么阵法,为何他如此这般?”

看着玄阵中趴在地上不停挣扎的晨风,水凝玉走到道玄子身旁问。

道玄子捋捋胡须自豪回答。

“此阵名为禁锢空间,乃是三阶巅峰的玄阵,阵如其名,被困之人将会四肢被束缚,难以移动,想要破除它,啧啧啧,可不容易哦,呵呵呵。”

道玄子轻笑起来,炎夏不满,质问道:“老头,这么厉害的玄阵你为何不一开始就用出来,你早点用出来,我们也不用打的这么辛苦了,唉!你是不是铁了心想看我们出糗啊。”

见炎夏掐腰质问,道玄子又解释:

“呵呵,并不是,炎宗主火气不要这么大,并不是老朽不想早点用出来,而是此阵太过复杂,一时半会难以完成啊。”

深吸一口气,又道:“其实在你们刚开始与他交战时我就已经在布置它了,若是寻常玄阵,那我随手就能布置,何须如此麻烦,想要启动这玄阵需要一枚光灵晶,这东西对符阵师来说有多重要二位应该都知道吧?这光灵晶可是我地符门的镇宗之宝,仅此一枚,我也是下了好大的觉醒才把它拿出来的,玄阵我也是在刚刚才布置完成。”

水凝玉甜甜一笑,看的炎夏一阵呆滞。

“原来如此,是我们误会大师了,还请大师勿怪。”

看向炎夏,水凝玉严肃道:“炎宗主,还不给大师道歉。”

“唉。”炎夏轻叹一声,让他这一宗之主给别人道歉?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啊?

水凝玉一甩袖子转身离去,走之前严肃道:

“炎宗主,你若是不道歉,那我的逆伶宗你以后就永远也别来了!”

三观不同能成为朋友吗

三观不同能成为朋友吗

非常喜欢妈妈,经常对他有幻想

有同学可以听见我说话,还说我说话漏气。这是怎么回事

本人身心健康从小到大生活安稳舒适在全国经济素质拔尖的地方,也上进所以学校都比较好,从没遇到过真正恶人周围也没有认识的人遭不幸。目前看来总体比较幸运顺利,但可能天生敏感喜欢过度分析,还偏硬要去看很多负面新闻,学习很多或许多余的安全知识,触发了被害妄想。不仅罪犯这种大事,自己的关注点到了特别细节的地方,如走在路上(无不惧各种形式交流气场强颜值高也自信)对面如果是男性眼神只要有一丝我认为不对劲就怀疑是色狼之类,女性我会怀疑她嫉妒我(就是这么有警惕性攻击性)走路上我都会观察路人眼神,好像有控制欲非要他们表现让我舒心才行。我还怕被人嫉妒陷害传谣言,对人看着一丝不顺眼熟悉就会有警惕性攻击性,认为他人不怀好意。我好像控制欲安全意识自我意识过强,延伸开来就是小心眼(易燃易爆炸)所以也特别要强好胜固执。或许归根究底我太在乎自己不希望自己吃一丝亏?想太多太敏感认为他人不怀好意,什么情况?{如何缓解?}多谢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