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我想咨询一下,刚才一不小心看见老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79

我想咨询一下,刚才一不小心看见老

时间会在我们不经意间悄悄流逝。

高考各批次录取分数线已经公布,今晚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

晚上11:32,离凌晨高考公布成绩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陈语之、李政阳,林沐晨他们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玩着游戏,看起来很放松,气氛很活跃。

12点刚过,时间的镜头一转,三个人还是专注的盯着电脑屏幕,但这次三个人的表情明显有些紧张。

但奈何查成绩的人太多,始终打不开网站的界面,只能焦急的等待着,这个过程是非常漫长的。

未来的十几分钟,决定的事情太多,就连一向不在乎成绩的林沐晨这会也紧张了起来。

终于在10几分钟的等待下,林沐晨率先查到了成绩。

陈语之和李政阳连忙停下手上的动作,扭头看向林沐晨的屏幕。

林沐晨面对自己的成绩,抱怨的说了句:“我靠,才381分,我就知道没考上,白白浪费我这么多时间。”

李政阳安慰道:“没事,最起码知道结果,求个安心。”

陈语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早知道林沐晨考不上,但这个分数出现的时候还是替他感到难过。

这时李政阳的成绩界面也加载出来了。

“602分。”

这已经是很高的分了,但李政阳眉头紧锁,从他脸上看不出一丝喜悦。

李政阳只是看了一眼,知道分数后就把成绩界面关闭了,说了一句让陈语之和林沐晨无法理解的话。

“我决定了,我要复读。”

林沐晨大概意外,踢了踢他的座椅说道:“我靠,这么多的分数你还复读?你脑袋被驴踢了吗?”

李政阳摆了摆手,一副云淡风轻地样子,身为主角的他,却像个旁观者。

“高手的境界你不懂。”

林沐晨嘲讽道:“我是不懂,你是真懂。你知不知道咱们这一年怎么过来的?那是人过的吗?你竟然还想再来一遍,你今天是不是喝假酒了?给你喝糊涂了?”

陈语之知道李政阳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情,即使是错的,也不会更改,他没有去劝林沐晨,反而说道:

“政阳我支持你,就当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只要以后不后悔就好。”

林沐晨甚是不解的望着他:“我靠,他脑袋被驴踢了,怎么你脑子也被踢了?”

陈语之对林沐晨大声说:“政阳人家是个有理想的人,这点分对于他来说还不够。你也知道政阳平时的水平,这次无疑是他考的最差的一次。如果你是他,你会甘心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填个志愿走了吗?政阳和我们不一样,他应该去更大,更好,最适合他的舞台。沐晨,我觉得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林沐晨还要说什么,但被李政阳给打断了:“好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怕我一时冲动,放心,我脑袋还没被驴踢,我心里有数。咱们还是看看陈语之考的咋样吧。”

林沐晨见他这么说,骂了句神经病就不再说了。

陈语之这才想起什么,忙继续查成绩。三个人伸着头,紧盯着一个屏幕。

陈语之的心脏越跳越快,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呼吸也变得粗重,他深呼一口气,似乎下了个很大决心。

小小的鼠标轻轻一点,和往常不一样的是,这一次点开了未来。不多时,成绩界面缓慢的加载出来。

林沐晨高兴的说:“小语之,可以呀,考的真不错”

李政阳附和道:“这分数能上个一本了。”

陈语之看着成绩没有说话,第一眼看到成绩内心五味杂陈。最后一个月努力的学习英语,没能带来想要的结果,还是和没努力之前考的一样,白白浪费了这么多精力。要不是其他科目超常发挥,可能只能上个二本了。

他希望努力后,得到相应的回报,但事与愿违。这个成绩超出了他的预期,有那么一瞬间的失望,但也仅仅是那么一瞬间。

陈语之觉得努力的意义本身是让自己不后悔,他觉得自己努力过,结局怎样都不会后悔。

失望的情绪也只是一闪而过,笑着对他们说:“走,咱们撸串去。”

刚走出网吧门口,电话铃声响了。

短暂的沉默后夏天说:“考的怎么样?”

陈语之没有说话。

夏天安慰道:“考的不好吗?”

陈语之还是没有说话

“考的不好也没事,高考成绩不能决定一切,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别不开心,过两天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陈语之:“逗你玩呢!我能上个一本。”

夏天语气和往常不一样,这次声音有些微恼:“你觉得这样很有意思吗?你知不知道我为了等某个人成绩出来,连睡美容觉都放弃。”

听着嘟嘟嘟的声音,陈语之子一时间慌了神,查高考成绩都没有这时显得慌乱。他连忙回打几个电话,但没人接。

见没人接,发了一大串的道歉信息。

夏天回了个:“我没事,你们好好玩,记住别喝太多。”

陈语之心中一暖,这才放心去吃饭。

这个夜晚决定太多数人的命运,有人笑就会有人哭。

迷茫的的少年们,不知道未来的路在何方。

林沐晨面对成绩嘴上说的满不在乎,但在饭桌上,喝的比往常多。

陈语之没有去阻止,他觉得林沐晨大醉一场,心里会好受很多吧。

李政阳说:“沐晨,你以后不上学了准备怎么办?”

林沐晨吐着酒气说:“长得帅的都上交给国家了,我也不能落伍!不瞒你们说,我早就知道自己考不上了,我已经报名参军了,体检也过了,下个月就要走了。”

陈语之大为吃惊,声音也提高了不少:“什么时候的事?你要去那当兵?”

林沐晨喝了一杯啤酒,打了个酒嗝说道:“前段时间的事了,至于去那我还不清楚。”

李政阳说:“我刚刚还在担心你呢,没想到你思想觉悟这么高,真是小看你了。”

林沐晨感慨的说道:“能被你夸,真是不容易啊!”

陈语之把话题转移到李政阳:“政阳,你别嫌我唠叨,最后再问你一遍,你想好复读了吗?”

李政阳很肯定的说:“想好了,不过这次会去省城的高中复读。”

复读是需要很大的勇气的,一年的高三生活已经很痛苦了,再来一年可想而知。

陈语之心中了然,林沐晨开玩笑的说道:“没想到还能当你学长,快叫声学长给我听听。”

李政阳当即叫道:“ 学长好,学长好!学长记得来看我的时候,最好带点好吃的好喝的。 ”

林沐晨大手一挥,很爽快的答应道:“放心,学长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

陈语之察觉到李政阳酒杯里的酒,迟迟没有喝完,突然说:“ 政阳你怎么回事,能不能喝,不能喝去小孩那桌去。”

三人哈哈大笑,刚刚沉闷的气氛在这一刻消散了。

三个人都曾想过一起考上大学,如今一个考上了,一个去当兵,一个去复读。

这让陈语之觉得,他们曾幻想过的一切美好未来,在现实面前都成了遗憾。

虽有遗憾,但现在三人的未来方向都已经明确, 这也算是承认现实的情况下,另类的安慰吧!

陈语之谨记夏天的教诲,喝酒过程耍赖,偷偷把酒倒掉。李政阳喝酒很爽快,丝毫没有受到成绩的影响。倒是林沐晨没有他嘴上说的那么洒脱,喝的是最多的。

三个人摇摇晃晃的在街上走着,走着走着,李政阳突然说道:“快看,快看,那边是不是暴躁老哥和光明顶。”

陈语之顺着他的视线望去,果真如他所说那般。露天排挡,光明顶看样子喝了很多,头上仅有的几根毛像放风筝一样,在头顶上乱飘。

暴躁老哥老脸通红,像小媳妇似的,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暴躁老哥喝酒的样子。酒桌上还有吴华,吴华在一旁些酒,看样子喝的很少,酒桌上的其他男老师,他面熟但想不起叫什么名字,反正是一伙的就对了。

林沐晨刚刚还一脸醉态,此时两眼放光,兴奋的说道:“咱们把暴躁老哥和光明顶的车胎气给放了怎么样?吴华平常待咱们不薄,咱们大人有大量,暂且放过他。”

听到这个提议,李政阳倒是来了兴致,双拳擦掌一副立马行动的姿态。

看到李政阳这般动作,陈语之知道自己就算不干也要干了,谁让他们是一伙的呢。

李政阳假正经的说道:“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林沐晨不由分说,掉头就去找作案工具去了。李政阳嘿嘿直笑,也跟着去了。

不到10分钟,三个人全副武装再次出现在这个地方。所谓的全副武装就是三个人头上都戴着黑色塑料袋,露着两只眼睛和嘴巴。

林沐晨左手拿着从饭店顺来的牙签,右手拿着双面胶。李政阳嘴上说着这样做不好,手上却很诚实,他手里不知道从那搞来的剪刀,看来不是放车胎气那么简单了。陈语之只拿了一双筷子,很实诚,说放车胎气就放车胎气。

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取笑,笑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三个人默契地点点头,准备行动。

暴躁老哥、光明顶和吴华的车他们都认识。此时他们的自行车就停在这露天排挡的不远处。

林沐晨首先出动,不知道他是喝醉了还是喝假酒了,前面走的好好的,离停车地点还几步的距离,竟然翻跟头过去,翻也就算了,还发出声响。

“我草,疼死我了。”

陈语之和李政阳笑的很辛苦,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还好那群老师并没有发觉。

林沐晨此时化身电影里的刺客,确认安全后,向他们挥了挥手。两人以最快的速度到达作案现场。

三人动作很快,配合默契。

“快点,快点,这光明顶的车子咱们要特殊对待一下。”

“好。”

“沐晨,你牙签扎到我了。”

“太兴奋了,扎错了。”

“政阳,你怎么把其他老师的车胎给剪了。”

“太刺激了,一时手误,要怪就怪他们和光明顶是一伙的,问题不大,问题不大。”

“政阳记得在座椅上弄点双面胶。”

“瞧好吧您。”

“沐晨,你脱裤子干嘛?”

“哎呦,进错片场了。”

这时一道很小的声音在他们耳边响起,威力不亚于原子弹爆炸的声音。

“你们三个鬼鬼祟祟的干嘛呢?”

三个人蹲在地上的身体明显颤了颤,因为头上戴了黑色的塑料袋,看不清他们的脸色,估计好不到哪去。

李政阳率先反应过来说道:“吴华老师,您来了哈?您看这还怪尴尬的。”

林沐晨不怕死的递出剪刀说道:“来都来了,一起吧。我们也不把你当外人。”

吴华一听声音就听出来是谁了,审视了一下他们,打趣道:“老早就发现你们了,你们说现在咋弄?”

陈语之一开始很害怕,但听到是吴华的声音反而不怕了,他说道:“要不我们三改天凑钱请你吃饭?”

吴华没有接话,反而向四周看了看,指了指一辆车说:“你们懂?”

三人齐点头说道:“懂,懂,懂,我们办事,您放心,保证您满意。”

吴华满意的点点头说:“我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就是出来上个厕所,你们继续。哦,对了,别忘了请我吃饭。不然,你们懂?”

“懂懂懂。”

三人顿时松了一口气,目送吴华回到酒桌。只见吴华一回到酒桌就开始吸引火力,刚刚不喝酒这会挨个敬酒,中途还对他们三个眨了眨眼睛。

三个人心中顿时涌起一种别样的感觉,把吴华当成自己的队友,敬重的对吴华点了点头。

他们对吴华指的那俩车照顾有加,痛下杀手,十八般武艺全使出来了,就差把零件给卸下来了,可惜没有趁手的工具。

三个人做完这一切,还向吴华挥了挥手,不过后者脸色不太好,铁青脸说:“抓贼啊!”

三个人一听这话明显愣了一下,吴华这是过河拆桥,但来不及细想,三个人拔腿就跑。

这边暴躁老哥和光明顶一群人看着停放的自行车也反应过来了。暴躁老哥脾气最爆,拿着酒瓶子先追了上去。后面的老师们紧追其后,老板带着服务员,也跟着追了出来。

只有吴华心在滴血,看着眼前被折腾不成样子的座驾,嘴上说着:“你们懂个屁,懂个屁,我跟你们没完。”

“这绝对不是我教出来的学生,绝对不是,这也忒笨了。”

“我要和你们断绝师徒关系。”

……

三拨人马在大街上狂奔。

老师群里,有的人扔拖鞋,有的人嘴里念叨着什么。光明顶挺着老大的肚子,气喘吁吁的,实在是为难他了。暴躁老哥要不是怕砸伤三位少年,以他的暴脾气早就扔出去了。老板在后面穷追不舍,他追的不是人,是钱。

而三个蒙面少年,以此生最大的速度,边憋笑边跑,偶尔忍不住笑出怪声来。

他们可不想被认出来,毕竟,暴躁老哥和光明顶太熟悉他们了。

老师那里是年轻人的对手,跑了几百米就没力气了。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三个人蒙面少年,扭着屁股跑的无影无踪。

我想咨询一下,刚才一不小心看见老

我想咨询一下,刚才一不小心看见老

我今年高一了,从初二开始,不知道怎么的,总会感觉很累,压力很大,有时候会莫名其妙觉得很失落,会想哭,经常会失眠,偶尔会感觉很焦躁,情绪波动很大,有时候甚至不想活了。我想知道,我有没有患什么精神上的疾

1.本人是个女生;感觉自己做错了事;我的要求是结婚前男方家里要装修好房子;昨晚男票说我嫁的是他的人还是他的房;我觉得他不了解我;我要的是什么;一年的时间是可以做到装修的啊;明年才打算结婚;结果就死耗在这件事情上;每次谈到就会吵架;是不是我做错了?难道我需要在退让一点吗?2.说的金钱问题;难道男生都很讲义气吗?本来我们剩下的钱也不多了;更不要提有钱结婚;他父母也是在农村的;也没什么经济来源;为什么还要借钱给别人?我想不明白;可能自己不应该干涉他吧;觉得也很无力;不知道是不是情感出现问题;求解答解答~

读书一路读到博士,现在是最后一年,却迟迟不愿意写文章,小文章或者毕业论文都毫无进展,每天都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但是从来没做过。在机房,打开文献,打开word,神游天外,或者一直读文献,就是不去写。如果在宿舍,那就一直看综艺节目或者刷一些网站。唯一的例外是,导师告诉我一个任务,并且有截止日期,那我就一定能做完,但导师一般情况下都是任学生自由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