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比我大很多的男生喜欢我,卻不能给我关系上的认可?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513

比我大很多的男生喜欢我,卻不能给我关系上的认可?

张啸明大吃一惊,刚才激战正酣,居然没发现群猪靠近。

张啸明奈何不了一只铁皮猪,面对一群铁皮猪只有被虐的份,好在张啸明反应及时,虽只有五米距离,等到猪王冲到身边,张啸明跳了起来,堪堪躲过了猪王的獠牙。千来斤的铁皮猪的咬合力估计不同寻常,要是被咬上一口,不死也得残废。

张啸明跳到一边,迅速跑到树下爬上了一棵高逾十丈,刚够一人合抱的大树上。死里逃生,张啸明呼了一口气,要是被铁皮猪咬死,连骨头都会被啃掉。这些铁皮猪也是能耐,明明上千斤的体重,走起路来没有一点声音,要是张啸明一时不察,非得交待在此地。

五十多只体壮如牛的铁皮猪张嘴望着树上的张啸明,不时的发出嚎叫声,丝丝唾液自獠牙上滴落。

张啸明见已安全,心情大好,一时性起,他对着树下的群猪喊道:“来呀!上来呀!不是说母猪会上树吗?”说完话张啸明哈哈大笑。

也不知猪王是否听懂人话,只见他嚎叫了几声,十来头体壮如牛的铁皮猪冲到树下,对着树根一阵猛拱,一时间泥土纷飞,绵绵不绝,天空似是下起了泥土雨。十来息时间,大树已开始左右摇摆,根部已不牢固。

站在树上正得意的张啸明身体一时失去平衡,差点一头栽下大树,他双手紧紧抓住树干,双脚不停的小步移动,努力平衡身体,嘴里不由的发出“哎,哎,哎”的声音,一张脸被汗水流过的地方是,看上去已是一片苍白。这要是掉到树下,铁皮猪会啃的你会尸骨无存。

张啸明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想跳到旁边的树上去,邻近的大树相距不近再加上大树枝叶繁密,挡住了运距离起跳的路线,想跳到另一棵树上难于上天。此时下树无异于自寻死路,一时间,张啸明无计可施,只能待在树上。

张啸明很想激发傀儡飞天虎,只要飞天虎一出马,这些铁皮猪绝对会溃败。张啸明冷静想了想后,现在是磨练自己的好时机,不应浪费这个机会。铁皮猪的速度不是很快,要逃跑不难,目前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张啸明忍住召唤出傀儡飞天虎的冲动,这是保命之物,能少用就少用。

在群猪的疯狂拱土下,大树的根大多脱离了泥土,还有些根被生生咬断。

“咔嚓,咔嚓”。

随着一声声异响,大树左右摇晃,随时都可能向下倒去。张啸明抱住树干,眼睛打量着四周,寻找机会伺机而动。他见身子左边约十米的地方有一棵三人合抱大小,高逾十丈的大树,张啸明突然心生一计。他快速向树顶爬去,在距树尖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然后张啸明不停出掌推树干,用力的方向正对着左边的大树。

“咔咔咔”。

大树眼看就要倒下,从哪一个方向都有可能。这时,张啸明腾空而起,用后背狠狠地撞在树干上,接着臂部往后一顶,受反作用力,张啸明整个身子弹了起来,张啸明一把抓住附近的树技,不让整个人掉下去。经此全力一击,大树慢慢往左边倾斜。

“哗啦啦”,大树成六十度角砸在了左边的树枝上,被左边树上伸出的树枝轻松托住,再也落不下去。

张啸明顺着树干爬到了另一棵树上,看着地上的铁皮猪,张啸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算是逃出升天的胜利者姿态了。

猪王冷冷地注视着张啸明,见张啸明露出笑容,猪王发出一奇怪的声音,像极了冷笑的声音。猪王嚎叫一声,三十多头猪冲向树下,对着树根一顿猛拱。

此时正是正午,烈日当空。

万里无云的天空上有两青年脚踏神剑当空而立。其中一人圆脸微胖,穿着白色的道袍,道袍的前后画着相同的标志:茫茫虚空一片混沌中,一只睁开的眼睛注视着前方,眼神中透露出一片冷漠。这是昆虚宗的标志,只有内门弟子才有资格穿此道袍。另一人身材高大,鼻梁高挺,目光有神,丰神俊朗的年轻人穿着一件紫色道袍。

两青年用神念关注张啸明已有一段时间,张啸明的一言一行被他们看的清清楚楚。

紫衣青年看着张啸明从一棵树逃到另一棵树,赞道:“不错,挺聪明的一个人!”

白衣青年冷笑一声:“只不过是运气好,碰巧吃了奇珍神药进入了练气一层,你看他什么也不懂,完全一副山野蛮人的模样。练气层的修真者,居然被几头猪逼到这个份上,我还是头一次见。”白衣青年的声音苍老,眼神犀利,他语音平淡分析的合情合理。

紫衣青年谄笑道:“师叔说的对,不过此时正是多事之秋,弟子想下去细细探查一二,以免有漏网之鱼的事情发生。”

白衣青年笑着说:“哦!也好,那你去吧。”

见白衣青年下令,紫衣青年御剑问下飞去。

待到紫衣青年远走,白衣青年才轻声道:“向东来啊向东来,我还不知道你,哎!也只有师兄才能带出你这样的宝贝徒弟。”白衣青年说完话,摇了摇头,御剑向西而去。

张啸明见群猪又来拱树,不由的满脸苦笑,心里憋着一股子火。

这棵树旁边有好几棵相邻的大树,张啸明可以轻松跳到另一棵树上。张啸明见大树快倒,又跳到另一棵树上。

猪王见张啸明换树,又是一声嚎叫,几十只铁皮猪一拥而上,开始奋力拱树根。

猪王来到张啸明站的大树下,冷冷地看着满脸苦丧的张啸明,眼神中透露出一份戏虐的快感。

张啸明看着树下专注拱树的铁皮猪,又看了看捉狭神情的猪王,张啸明越想越气:居然被猪捉弄了,如果连猪都斗不过,还谈什么跟昆虚宗斗。一时间,张啸明怒气上涌,他拔出腰间的铁剑,也不管铁剑对不对付得了铁皮猪。只见他举剑对着猪王纵身一跃,嘴里大喝一声:“给我死来。”

猪王见张啸明从树上跳下,一时没搞清状况,待到它反应过来想要避开时,铁剑已经临头,无处可躲了。

只听“卟哧”一声,铁剑落下,鲜血四溅,猪王自整个嘴巴到左边的耳朵被斜着劈掉了下来。这一剑锋利于此,大大出乎意料,把张啸明惊呆了。

“轰”的一声,猪王倒在地上,鲜血喷射不止,四肢不停抽搐。

此时的空气中仿佛多了丝丝无形威压,令人心生恐惧与不安。群猪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一下子跑了个精光。

张啸明抬起铁剑看了看,惊喜道:“这么厉害,大发了哟!”然后张啸明抬起左脚踢了下倒地的猪王,骄傲的说:“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

“小兄弟果然神勇!”伴随着清脆的掌声,一声音自张啸明身后传来。

比我大很多的男生喜欢我,卻不能给我关系上的认可?

比我大很多的男生喜欢我,卻不能给我关系上的认可?

以前我高中有心理问题闹着要辍学,辍学了。我爸妈给我报名了一个中专,中专毕业了我又考了大专,我妈就有点想让我出来工作。但我坚持下我爸妈还是让我读了大专。现在大专我又想专升本。我爸妈本来也不想同意,但我爸

15岁的儿子,每天晚上不睡觉打游戏。现在也不愿意去学校读书了。说做直播,说读书一点用都没有,不愿意搞卫生,饭也不认真吃。就打得那种不吃不喝不睡都可以的,

追求同公司的女生,有时候人家想出来的时候约的出来,牵手也不拒绝,但是拒绝了我的表白!感觉人家玩心重,目前不想谈,但自己放不下,不知道后续该如何继续追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