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职场心理学:被老板说了心情特别不好,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912

职场心理学:被老板说了心情特别不好,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另一块石碑前,测试员恭敬的朝着韩磊等人道,“跟刚才一样,手放在石碑上测试,凝神静气,不要慌乱即可”。

韩磊自然知道这份恭敬不是对他的,也自然能看出此番能受如此重视,更是惊动分堂的堂主,一切只因为自己三个伙伴的资质,虽然他为伙伴感到高兴,但是一直都被围绕在中心的他难免有几分失落。

“先从单灵根开始吧”,老者看了看萧千里,他用七色晶石看过之前测试的全过程,自然是知道他们都是什么灵根资质,便点了他最看重的单灵根先行测试。

见萧千里一脸茫然,韩磊赶紧告罪一声,拉着他走到石碑前。

老者见韩磊此举,点了点头,“资质虽是不行,但是却聪慧过人,倒也不算太差”,原本对韩磊五灵根资质毫无兴趣的老者有了一点改观。

随着韩磊走近石碑,可以看到连接到另一侧的“天地玄黄”四个字的长线下面都有九条较短刻度线。

随着萧千里的手按上石碑,众人无不屏息看着,但是许久,石碑没有反应,就在众人以为他是不是没有按在石碑上测试的时候,石碑最下面那一条短刻度线缓缓亮了起来,然后,又没了动静。

“啊”,老者马文龙错愕的呼了一声,满脸失望,也不顾自己今天的接连的失态,继续开口道“竟是黄级一阶的神识力,可惜啊,可惜,不过也罢,单灵根的资质,宗门必定全力培养,到时候用些增强神识的丹药,再辅修一门神识功法,虽然神识极难提升,但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

“雷灵根的小天才,你去”,马文龙重振精神,朝着萧炙道。

萧炙的测试倒是跟萧千里不同,一根根刻度线缓缓亮起,一直亮到玄字上面的第七根刻度线。

“玄级七阶,他已经过了十二岁,神识力不会再自然增长,只能算是一般的神识力,也是需要用外力提升神识力的,不然怎么配得上这异灵根”,马文龙评价一声。

随后就是冰灵根的萧子豪,神识力也是中规中矩,玄级五阶,不过听马文龙的话,他还有自然提升的空间。

“你去吧”,马文龙看了看韩磊,不咸不淡的道。

韩磊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心情后走到石碑下,五灵根,五灵根又怎么样,只要能修炼,只要自己努力,一样能报大仇,一样能让他们刮目相看,韩磊如是想着,双手按在了石碑上。

“嗡”

随着韩磊的手按上去,石碑突然一震,紧接着石碑上面的四十条刻度线同一时间亮起,但是似乎还是不能完全散发全部光芒,整块石碑都开始亮了起来,光芒越来越强,如若烈阳一般,照得石碑前的众人脸上惊骇的表情纤毫毕现。

“天啊,超过天级,世界上竟然有超过天级的神识力”,马云龙喊了一声,呆立当场。

其身后那个就连见到两个异灵根,一个单灵根都没有什么表情的青年也是目露骇然,超过天级的神识力,世间真的有天生这么夸张的神识力吗?

而且这神识力还是在一个五灵根的身上。

要知道五灵根若想突破境界,便需要将五种灵根都积蓄满灵力,加上更加难突破的瓶颈、比起单灵根要付出的时间绝不是五倍那么简单。

但是同样的五灵根比单灵根所能使用的灵力也是绝不止五倍,而且可以修炼的法术更多,五行相生之下法术威能也不是一加一那么简单,战斗力自然也是几何倍数提升。

神识力和灵根都是基础,而修炼则是在这基础上盖起万丈高楼,但是五灵根那过于宽阔的地基,要在上面盖起高楼自然是难如登天,没有宗门愿意培养修炼太过缓慢的五灵根。

但是

经过修真大战之后,宗门最大力度培养的其实不再是死板的追求修炼速度最快的单灵根,异灵根了,而神识力强大的多灵根。

修炼速度快能做到境界压制,但是一到了那种动辄几十万修士的真正大战,同境界的所谓天才却被异域修士碾压,可是让天元修真界决策受到巨大影响。

这男子作为宗门如今全力培养的真传弟子,是双灵根加上地级六阶极强的神识力的资质,神识力较差的单灵根和异灵根他都不放在眼里,但是却被韩磊所惊讶。

只因为韩磊的五灵根配上了一个超过天级的神识力,有超强的灵力凝聚能力修炼速度不会落下的同时,战斗力同境界无敌,甚至越境挑战都是寻常。

看着光芒笼罩下的韩磊,他便有了结交的心思。

这一次马云龙没有说什么夸奖的话,也没有刻意的去说韩磊的神识力,但是对他却无比的重视起来。

“陈曌,你带他们且去安置下来吧,四个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不要怠慢了,我出去有要事处理”,测试完毕后,马云龙对着一直跟在他身后的青年说道。

这陈曌脸上始终挂着漠视一切的神情,但是对马云龙却很尊敬,“放心吧,堂主”。

陈曌带着四人进了阁楼。

而差役宣叔今日也是开足了眼,然后跟着一名劲装男子去领了一叠银票,都是万两的票据,足有五六张,吓得他赶紧将银票揣进怀里,一只手紧紧捂着,往县府去了。

“韩磊师弟,我叫陈曌,是此次过来接收仙苗的人,你也是即将拜入本门,以后叫我一声陈师兄就行”。

陈曌带四人走到阁楼,安排几个仆人去打扫房间后,这才面带微笑的朝着韩磊开口道。

还没从刚才的事情中回过神来的韩磊听到这话,心想怎么这个人一副想要跟自己热络的样子,但也不好驳了对方面子,“陈师兄好,以后进了宗门还要劳烦陈师兄照顾呢”。

陈曌看着韩磊小小年纪说话却老气横秋的,有点好笑,“照顾是应该的,都是同门师兄弟,以后互相帮衬”。

这人有意跟自己客套,正好问点东西,韩磊想着开口道,“我们本是凡夫俗子,又是山里的人,对外面的世界都不怎么了解,对这修仙宗门的规矩更是不懂,陈哥能不能详细说说,我们也有个准备”。

“宗门规矩嘛,无非就是禁止残害同门,禁止祸害凡人,其他都是些没什么用的表面文章,我辈修真者遵守的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规矩只能制约凡人,而修真者只讲实力,谁资质好,谁拳头大,谁就是道理”,陈曌目露桀骜,意气风发的说着,随即又想起韩磊他们是刚入门的弟子,怕这么一说教歪了他们,接着道“但是你们初入修真,要懂得韬光养晦,还要记得财不露白,不然哪怕是天才,夭折的也不在少数”。

正说着,仆人打扮的几个女子过来报告说房间都整顿了出来,于是陈曌便带着四人往二楼走去,沿路只见还有一些孩童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见到陈曌都是一脸的拘谨,陈曌也不去理他们,带着路的同时继续说道,“三天之后就要启程回宗,此去路途遥远,千山万水,而且进了宗门就得等到你们筑基成功后才可以离开宗门范围,你们若还有什么要处理的趁这几天赶紧处理好,或者去世俗间好好逛逛,一入修真,便大多时候是枯燥的苦修,很难再看到这世俗的繁花似锦”。

韩磊四人赶紧应“好”,陈曌又想起什么,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这是一张一万两的银票,去买一身好点的衣服,装饰挂件挑好的买,你们进了宗门可都不是寻常弟子,不能落了面子,”。

“啊”,韩磊吸了一口凉气,想想以前父亲给了舅父几块碎银子就让他高兴不已,如今这陈曌一出手就是一万两,顿时把他吓蒙了。

陈曌一把将银票塞了过去,“给你就拿着,我辈修士不比寻常人,随便炼制一些延年益寿的丹药,就是价值万金,而且金银财物对修士也无用,修士之间的硬通货币是能够辅助修炼的灵石,待会我会叫个机灵的,带你们出去,先去买些玉石挂件,不然这么大面值的银票去别的地方可很难花出去”。

陈曌事无巨细的交代着,让韩磊他们感受到许久未有的关怀,心中对陈曌好感倍增。

带着他们认了门后,陈曌便叫来了一个名为孙隆的劲装男子,又是交代一番后,孙隆便带着他们四人出了门。

城里最大的玉石坊名为琼海阁,店铺遍布天下,在整个天元帝国都是大有名气,但凡身上有一件琼海阁的玉器装饰,那都是倍有面子。

在孙隆的带领下,一行五人走进了琼海阁的大门。

琼海阁一楼的大堂极为宽阔,装饰古朴大气,许许多多半人高的台子上面用透明水晶罩着一件件玉石,错落有致,里面的顾客不多,但个个都是锦衣华服,气质非凡,身边皆有一名青衫侍者陪同。

韩磊几人刚一进来,就有一个青衫侍者弯着腰走了过来“贵客登门,蓬荜生辉,小的这就带你们进去看看,来,里面请”,这侍者明显经过专业的训练,口齿伶俐,也不因为韩磊他们穿着麻布粗衣心生怠慢,低头做出一个请的姿势。

孙隆却没有动,颇有些倨傲的道,“我们要买些挂饰,买的东西多,叫个主事的过来”,说着拿出那一张一万两的银票晃了晃,银票自然是韩磊让他保管的。

说着孙隆又从怀里摸了几块散碎银子丢给那侍者。

青衫侍者敏捷的接过,又看到那张银票,更为点头哈腰,“几位贵客,随我上二楼坐”,然后又向不远处一名侍者使了个眼色,那名侍者顿时会意,小跑着去了。

二楼虽比一楼要小得多,但是装饰更为华贵,四壁布满了一个个格子,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玉器。

正中间是一个整木雕成的茶桌,在侍者的带领下,五人随意的坐了下来,侍者熟练的沏着茶。

韩磊正在好奇的打量着,忽然一股香味扑鼻而来,回头只见一名身着红色宫装,长发及腰的极美女子走了过来,一颦一笑尽显雍容华贵,似是看出了孙隆身上的服饰,略微有些丰盈的朱唇轻启,“小女子李嫣,不知宣武门贵客登门,小女子有失远迎”,说着走到茶桌前,盈盈一礼,随即款款而坐,轻轻一挥手,示意侍者退下,伸出一双纤细的玉手开始亲自沏茶。

只见李嫣那双玉手如穿花拂柳般让人看得赏心悦目,很快一壶茶沏好,然后手扶壶盖,站起身低头弯腰一人倒上一杯,“几位贵人且尝尝小女子的茶艺如何”,说着先端起杯,朱唇轻启,缓缓的饮了一口。

韩磊坐在李嫣对面,对方弯腰斟茶时胸口那一抹雪白晃得他眼睛一直,端起茶杯便猛喝了一口,直接就烫得舌头冒泡,一时之间咽也不是,吐也不是,闹了个大红脸。

“呵呵”,李嫣娇笑一声,“几位贵客不知要些什么玉饰,腰坠,剑饰,头饰,发簪,这些都可以在这二楼直接挑选,玉肯定都是好玉,若是没有心仪的款式也可以定做”。

孙隆品了两口茶,这才故作豪爽的开口,“你们琼海阁自然信得过,不然我也不会带他们来,这几位是本门新招收的弟子,让他们挑玉,他们肯定不会挑,你去选些,腰饰,头饰,一人挑两样,只要好看,钱都不是问题”。

“我就说这四位一看就是少年英雄,美玉配英雄,小女子这就去挑”,说着也不做作,直接站起身,往那些摆放的玉器走去。

韩磊好奇的看着李嫣挑选玉饰,忽然眼神一凝,看到一块圆形玉佩,上面雕着一条龙,一只凤似围绕着玉石盘旋,虽然没有他父亲韩毅留下的精美,但也有几分相似,顿时刷的一下站起来,快步走了过去,取下那块放得不高的玉佩,抬起头冲李嫣道“这玉佩雕龙刻凤甚是好看,不知是何出处”。

李嫣愕然了一下,只是以为韩磊喜欢这玉佩,便介绍道“雕龙刻凤本是皇家专属,但当今圣天子开明,允许普通人佩戴,于是我们琼海阁的工匠便雕刻了一些,倒是甚受推崇”。

“好,这块玉佩我要了”,韩磊取了玉佩,便回到茶桌,李嫣也不阻拦,继续认真的挑选着。

职场心理学:被老板说了心情特别不好,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职场心理学:被老板说了心情特别不好,自己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是初中生。我没有办法跟别人正常沟通。如果有除了家人以外的人来跟我说话我真的会直接炸掉!我真的觉得跟别人说话是非常可怕的事。我是学生,在学校我也不跟别人说话。最怕上课被老师点名,也不是不会做题,就是那

首先要感谢你上次的回复,并且请你原谅我的移情之下到处喷射的愤怒,你是有灵性的咨询师,这点在很久以前的一次互动中,我就感觉到,并且你对我说了跟如下近似的看法,遗憾的是我迷失在自己的愤怒中,居然忘记了你的灵性。你说“我觉得你对自己所说的话都分析入微,表面的意思,潜意识的解读,就像自己出题自己拿着标准答案(然后来考我们这些笨蛋咨询师,哈哈)……所以,我觉得你也不欠缺共情自己(至少大部分时候)。但我又隐隐觉得你缺什么,不但缺还很急切,是什么呢……”。我觉得你说的特别对,但我也不知道缺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但缺还很急切,我能觉察到的只是,我督导广大咨询师,是想做教官,把咨询届整体水平推上去,我觉得这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是我做的时候不从容,焦虑激动气氛。

我是一个工作3年的人,期间换了5份工作,还是不确定自己想要什么?只知道每份工作干了半年之后,就开始出现胸闷气短等不适身体症状,迫使我不得不离开那个工作环境才能得以解决,我这样是病吗?有治吗?小时候的阴影就是初中三年被班主任不喜欢,导致全班同学排斥,所以自信心特别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