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前任出轨很受打击,不信任男人,怎么办?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681

前任出轨很受打击,不信任男人,怎么办?

上得擂台之人非是旁人,此人乃武朝陵的好友,江湖人称“双拳太保“钱三岳。

钱三岳见朱亮小小年纪便口出狂言,大言不惭,并且下手如此之狠毒,便上得擂台准备教训一下这后辈晚生。

武朝陵见钱三岳飞身上了擂台,赶忙起身对着擂台之上的钱三岳说道:“钱兄要多加留意,万不可大意。“

钱三岳回身看向武朝陵说道:“武兄放心。“说罢转身来到朱亮面前,大喝一声:“年轻人,怎得如此狠毒,非得要了人家性命,不知比武讲究点到为止吗?”

朱亮一看上来一个老头,原以为是武朝陵自己上来了,仔细一瞧不是,心中不禁甚是不悦。又见这老头呵斥自己,瞬间恼羞成怒。大声骂道:“你这老头,比武就比武,哪来这么多说道。”说完举棍便砸。

钱三岳心中暗想,这不就是一混小子吗,没说两句就翻脸。想到这赶忙一闪身,躲过朱亮这一棍。朱亮一棍砸空,顺势一转身,棍随人转,扫向钱三岳的腰间。钱三岳双脚点地凌空跃起,朱亮一棍扫空。钱三岳在空中自上而下一拳打向朱亮的头顶,朱亮也不躲,以棍化枪,把虬龙棍往空中一杵,只取钱三岳面部。钱三岳自知击他不中,空中一翻身,躲过这一棍。二人你来我往斗在一起。

两人斗到几十回合,钱三岳自觉体力有点不支,再看朱亮这小子是越战越勇。钱三岳赤手空拳对朱亮的铁棍,本就不占上风,再加上钱三岳年事已高,体力自然跟不上年轻人。渐渐只有招架之功,已无还手之力了。

二人又拆了十几招,钱三岳一个不留神胸口正中朱亮一棍。这一棍直击的钱三岳飞出十几米,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武朝陵一见,再也按耐不住了,飞身落在钱三岳身前,双手搀扶起钱三岳。武朝陵心中暗想,不能再有人为了自己舍命了。自己的徒儿被一棍打死,如若好友钱三岳再有个闪失,自己将悔恨终身。因此跟谁也没打招呼,便飞身来到擂台之上。江遥见义父上了擂台,心中一慌,心想,自己定不能叫义父有任何闪失。想到这,江遥使劲攥了攥手中的折扇,准备随时上场。

钱三岳深呼一口气,满脸歉意的说道:“武兄,小弟对你不住了。”

武朝陵连忙说道:“钱兄哪里的话,是武某连累你了,来人啊,将钱老英雄扶下去好生照料。”下人们将钱三岳搀扶下擂台。

武朝陵缓步走到朱亮面前,一抱拳:“小英雄,老朽武朝陵有礼了。”

朱亮见武朝陵亲自下了擂台,也不禁吃了一惊。心中暗想,这武朝陵不愧是武林盟主,有大家的风范,今日我若能将他打败,这武林盟主的位子,那就非我朱家人莫属了。想到这,朱亮将虬龙棍立在身边,双手抱拳深施一礼,说道:“晚辈朱亮,见过武老前辈。”

此时坐在攻方擂台上的华九峰正在为连胜两阵高兴之时,见武朝陵亲自下场了,不禁心中甚是欣喜,看来武朝陵那边已无人可用,这下这武林盟主之位,他是保全不住了。

武朝陵微微一笑,说道:“朱少侠,你可是朱家庄朱老英雄的后辈。”两番争斗,武朝陵已然看出朱亮的武功路数,因此一问。

朱亮说道:“老前辈果然慧眼,朱见义是在下的父亲。”

武朝陵说道:“我与你父十年前见过一面,不知他现在身体如何,此番有没有来到沧州。”

朱亮说道:“家父事务繁忙,特此命我前来,他老人家并未跟随。”

华九峰见台上二人闲聊了起来,遂起身高声断喝:“贤侄,休要与他多讲究。”

朱亮一听,将身旁大棍往掌中一托,说道:“老前辈,咱们闲话少谈,今日晚辈斗胆请您赐教了。”

武朝陵见状一撩衣襟,说了声:“少侠请”。

朱亮也不多说,抡棍便砸,与武朝陵缠斗在一起。武朝陵毕竟是武林盟主,而那朱亮虽说深得其父真传,确也非武朝陵的对手,十几个回合不到,武朝陵一抓扣住朱亮的大棍,朱亮回身一带,武朝陵蚊丝未动。

朱亮用尽浑身之力,还是没有拽动,武朝陵哈哈一下,一脚踢中朱亮的胸口,但见这朱亮连人带棍飞下擂台。台下百姓一看朱亮飞了下来,大伙生怕砸到自己,纷纷躲闪。

江遥跃然起身,大声叫好。

华九峰看到这一幕,被惊的慌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心中暗自思忖,没想到这武朝陵如此厉害。忙吩咐手下之人将朱亮带下去疗伤。转身看看身边众人,不知谁能胜得了武朝陵。这时旁边一红脸老者站了起来。

“华兄休得担惊,老朽下去会一会这老匹夫。”

华九峰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沧海帮帮主“翻江倒海”莫水生。华九峰施礼道:“有莫兄出马,小弟甚感欣慰。”

莫水生也不答话,使了一招“鱼跃龙门”,来到擂台之上。双手一抱拳,说道:“武兄,许久不见,老朽这厢有礼了。”

武朝陵一看来人,眉头一皱,心中暗想,原来是这个老家伙,沧州四大镖局被他一夜灭门,本来想抓住他,了了武林的一桩公案,怎奈沧海帮常年行走在沧海之上,几次围捕,都叫他逃了,今日定不能跑了他。

想到这,武朝陵一抱拳,说道:“原来是莫帮主,失敬失敬。小弟寻了你两年有余了,没想到今日在这武林大会上得遇,真是天道有轮回啊。”

莫水生哈哈大笑道:“叫武兄挂念了。小老儿水生水养的,离不了水,这几年确实叫武兄费心费力了。这不我今日来了吗,武兄也就不用大费周章的去找我了。”

武朝陵说道:“莫帮主说的是,今日也该了去沧州四大镖局的这桩公案了。”

莫水生奸笑了一声,“那还要看看武兄的道行有没有这沧海深了。”

武朝陵对于这种武林败类也不多言,说了句请。但见莫水生双掌一晃,一招“排山倒海”带着呼声,迎面击来。武朝陵双掌应声而接,待到四掌相击未中之时,武朝陵忽的以掌化爪,只取莫水生的双腕。莫水生一看,急忙双掌左右一分,挡开双爪,然后双掌化拳击向武朝陵的面庞。

两侧众人被二人的功夫看的眼花缭乱,江遥转头问向黄玉杰,“黄大哥,这莫水生是个什么来头啊,武功造诣甚是了得。”

黄玉杰说道:“贤弟有所不知,这莫水生是沧海帮的第八任帮主,沧海帮自建帮以来始终秉持行侠仗义为国为民的宗旨,他们上一任帮主”铁桨逐浪“姚天佐正是我们弟兄四人的师叔,三年前,师叔一家出门访亲,途中竟被一伙蒙面高手围攻,师叔拼尽全力,护得一女生还,交由师傅。其他人尽数被杀,师叔最后也没有被救的回来。这莫水生便做了这沧海帮的第八任帮主。我兄弟四人奉师命下山寻找线索,终于在两年前的沧州四大镖局灭门惨案中寻得线索,杀害师叔以及灭了四大镖局的凶手之一便有这莫水生。”

前任出轨很受打击,不信任男人,怎么办?

前任出轨很受打击,不信任男人,怎么办?

为了内存,先删了

我失去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我的生活围绕着他,现在没有了,我只有躲着,有时候差点自杀,很痛苦

16岁的时候,因为恨父母,自己就一个人去大城市实习上班,那时候在大城市没有亲朋好友,一个上班下班吃饭,有时候上班被欺负被抢业绩了一个人就偷偷的哭,有时候大马路上忍不住就直接哭了,其实也跟同事说过自己心里话,之后发现她们在背后当个笑话来看过再也没有说过,后面就觉得有什么好说的,你难受的事只不过是个笑话。哪里有那么感同身受!一个人的孤独无助、同事之间各种勾心斗角、业绩得压力、各种不理解、跟家人的误会觉得没有人爱我,慢慢觉得我好像是被抛弃的小孩,每次看到人家爸爸妈妈带着孩子买东西玩啊,我特别羡慕又特别难过,就好想问为什么我没有。但我不知道跟谁说,!检查出抑郁症还要告诉自己那是假的,不是真的!因为还要生活啊!那两年来经常性崩溃到三四点,慢慢开始敏感压抑暴躁不相信人,后面我回学校了,我以为我好了我才发现我根本走不出来,那种不信任、敏感、暴躁好像刻在骨子里!我也很努力走出来啊!为什么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