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父母吵架时我不想劝架,还笑,是不是太残忍了?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281

父母吵架时我不想劝架,还笑,是不是太残忍了?

大宋庆历四年春四月清晨,北郡齐县县府。

卓小凉手上拎着三壶酒,轻轻敲了敲苏子和八王爷的房门,撇了撇嘴,道:“喂,两位,起床喝酒了!”

不多时苏子和八王爷两人的房门打开。

苏子穿着一件白衣,接过酒,喝了一口,笑道:“不错不错,酒温尚好。元气操作娴熟,武道一重天大成矣。”

赵元睿喝了一口酒,眯着眼,笑道:“小凉,虽然与那些世家子相比差了不少,但这一个月的功夫还算没有白费。”

正喝酒的卓小凉听得八王喊他名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讪笑一声,道:“是八王教的好。”

苏子打了个哈欠,笑道:“世家之前五境,天下闻名,比不过亦属正常。”

赵元睿笑了笑,道:“无妨前五境终是小道,后四境方为大道。”

苏子点点头,又道:“昨晚夜观天象,见一龙自北游于南。”

赵元睿将酒一饮而尽后,笑了笑道:“就知瞒不过苏子,前两日上京来了旨意,令我三日内回京。与苏子在的这些时日,是我赵元睿这辈子最快哉的日子。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与苏子也到了分别之时。”

卓小凉喜上眉梢,这老头儿终于走了,小爷不用再受折磨了!

苏子皱了皱眉,问道:“何事如此急切?”

赵元睿笑了笑,道:“许是朝中那些跳梁小丑又说了些什么坏话!无妨我有先帝之金剑,大不了多杀几个。”

苏子摇摇头,道:“绝不是这么简单,那位所思所想,非常人能参透。”

赵元睿叹了口气,道:“不回京,怎知一切?苏子不用担心过多,外敌未灭,内患未除,我还有用武之地。”

赵元睿顿了顿,笑了笑,又道:“明日我便启程了,今日便最后教一教小凉。”

说罢,八王赵元睿拎起卓小凉朝县府的演武场走去。

卓小凉悲痛欲绝,看着苏子,大呼道:“师父救命。”

苏子扭过头,喝了口酒,低声笑道:“我得想想该怎么教一下徒弟,本以为八王能多待些时日,可惜可惜……”

县府演武场。

赵元睿将卓小凉扔在地上,笑道:“我要开始了。”

卓小凉嘿嘿一笑,道:“还请八王下手轻一些。”

“下手轻一些,如何记得深切?”

说罢赵元睿将境界压到武道二重天,向卓小凉袭去。

“戳眼睛。”赵元睿高声喊道,但手却向卓小凉的裆部掏去。

卓小凉一个纵身跃起,朝赵元睿头顶拍去,还未拍到时,卓小凉便觉裆部一阵剧痛,痛的倒在地上。

赵元睿见卓小凉倒地,一脚狠狠地踹在卓小凉的脸上,骂道:“教你几次了,武道前三重,与人生死搏斗时,切记不可离地!记没记住。”

赵元睿一边教导,又是一脚踹在卓小凉的脸上,“咔擦”一声响起,这一脚下去,卓小凉的鼻骨牙齿已碎。

卓小凉满脸是血,狼狈地吐出几颗碎牙,嘴里哀求道:“不打了,不打了,我服了。”

他一边哀求,一边却伸手成爪向赵元睿裆部狠狠抓去。

“当”的一声,卓小凉惨呼一声,他的手指全是鲜血。

八王赵元睿一脚踩住卓小凉满是血的手,另一脚狠狠地踹在卓小凉的脸上,嘿嘿一笑,道:“早就猜到了,小子,你看这是什么?”

接着赵元睿从裆部掏出一块玄铁板,“哐当”一声,扔到卓小凉面前。

卓小凉躺在地上,无力地道:“你不讲武德。”

赵元睿蹲在地上,看着狼狈的卓小凉,咧开嘴笑道:“讲武德的人都埋在鹅湖了!知道鹅湖在哪吗?鹅湖就在我家。那里面全是鹅,那些鹅一个个长得老好看了。”

“对了,湖底还有一群鹅,一群像你这样的鹅!”

“你知道他们怎么死的吗?就像你这样先被掏了裆,接着被戳了眼,最后被摘了脑袋,挖了心。”

“爷心情好时,只断他们四条腿,留着他们一条性命,心情不好时……”

“……”

“……”

赵元睿一边讲一边笑,偶尔还给卓小凉几个大耳光,弄得卓小凉心惊胆颤,毛骨悚然。

过了好半晌,赵元睿才讲完这些年如何折磨敌人的过程,卓小凉已经双目紧闭,气息也若隐若现。

赵元睿擦了擦手上的血,摇了摇头,心道:“唉,又得运功给这小子治伤了。”

赵元睿正要治伤,只觉一阵杀气猛地传来,他双目微张,须发扬起,如同一只猛虎一般。

卓小凉手中的玄铁板还没砸下,整个人便已经昏了过去。

赵元睿看着昏了过去的卓小凉,拊掌哈哈大笑道:“好小子,好小子。”

……

……

卓小凉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张温文尔雅,面如冠玉的脸,这人正是苏子。

苏子一脸担心地问道:“醒了,你可觉得饥饿口渴?我已让人备好美酒佳肴。”

卓小凉摇了摇头,问道:“八王爷呢?”

“他已经回京了。”

“我还没有感谢八王爷呢,虽然他这一个月总是骂我,总是打我,总是折磨我,但他还是教会了我很多东西,不只是武道方面的问题,还有为人处世的问题,对友如何?对敌如何……”

卓小凉叹了口气,有些悲伤地道:“师父你不知道,我今天差点就赢了,我那块板子就差一点点就砸到那厮的头上了!可恨啊,下次砸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苏子一听,大笑道:“八王走之前让我给你带了话!”

卓小凉有些惊喜地问道:“那厮留了什么话?”

苏子学着八王轻轻抚须,一脸骄傲的样子,道:“告诉那小子,想砸老子再等八百年吧!”

卓小凉嘿嘿一笑,道:“师父,你可有什么速到武道九重天的法子?”

苏子眨了眨眼,怪笑道:“那法子你不是知道吗?吃仙丹。不过现在已经没有机会喽,你昏迷的时候,八王已经带着仙丹回京了。”

卓小凉双目无神,悲痛欲绝地道:“完了,这辈子是砸不到那厮了!”

苏子笑了笑,玩道:“八王不仅留了话,还给你留了东西。”

卓小凉好奇地问道:“什么东西?”

苏子从怀中拿出一个乾坤袋,扔了过去。

卓小凉接过乾坤袋,打开,里面金光闪闪。

他掏了半天,才掏完。

足足有半间屋子东西,各种疗伤丹药占了大半,各类品级的神行符又占了不少。

去除丹药和符箓,仅剩下三样东西,一件丝衣,一块令牌,一块玄铁板。

玄铁板上刻着一段话:

“怕你被人打死,八王千岁我特意给你留下了金缕玉衣,疗伤丹药以及神行符。对了这块铁板记得放在裆部。”

卓小凉轻咳一声,道:“师父,看起来也没什么好东西啊,八王这有点扣门啊。”

苏子伸手点了点卓小凉的头,道:“看见那块令牌了吗?那是八王金令,可号令江湖世家,郡府官员,十万黑旗军为你办事。”

“当然了,八王金令虽然给你,但用的时候可得多加思虑,欠了人情可不好还啊!”

卓小凉撇了撇嘴,满不在乎地道:“欠就欠了,八王还能用得找我办事?我一个无名小卒欠八王几个人情,无妨。”

苏子无奈地笑了笑,道:“常言道父债子偿,如今你欠了债,人家便要师父来还了。”

卓小凉嘿嘿一笑,道:“师父真好。”

父母吵架时我不想劝架,还笑,是不是太残忍了?

父母吵架时我不想劝架,还笑,是不是太残忍了?

心里特别排斥老公,想起他种种不好,别人又劝孩子都那么大了,但一想到吵架他就用最狠毒的话骂你,伤害你。心里特别气愤。总觉得他不需要老婆,因为他觉得你什么都不是,每当你要离开时他就特别生气那种,好像你是仇

我不确定是考研还是找份小工作,考研的巨大压力现在想想自己就快疯掉了,不知道何去何从,迷茫,同时看到网上有和我同年龄的女孩子做微商一年赚百万,自己有种不正常的羡慕,道理也明白,可是还是很多做不到

好像特别需要被重视,总是害怕被否定。谈恋爱的时候,很强烈的需要被另一半肯定,一旦另一半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就会立刻陷入低落的情绪,做什么感觉都没精神,并且控制不了自己的负面情绪,我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