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海棠女性网

听到群里有人说为什么感染病毒要出来害人害己就很愤怒

来源:小海棠女性网 955

听到群里有人说为什么感染病毒要出来害人害己就很愤怒

“洛!”

“子!”

“衿!”

“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老太太面色一变,森然开口:

“什么叫你愿意承担所有罪责?”

“怎么?”

“人证物证都摆在这里,难道还是我杨家冤枉你?”

“来!”

“你给我说个清楚!”

“这件事!”

“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你若不想认罪,有什么证据,尽管拿出来,我杨红花在这里为你做主!”

“当!”

她又狠狠敲了下她的龙头拐。

直将眼前的小玻璃茶几都砸裂了,也惊的在场众人心头一跳。

洛子衿顿时森严的瞪向杨振山。

“哼。”

杨振山轻蔑一笑,连一个字都懒得多说。

洛子衿忙又看向不远处的大伯杨振远等人。

可……

无一例外。

杨振远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没有感情的冷漠。

“呵,呵呵呵……”

洛子衿忽然笑了。

可笑声中,却充满了无边无尽的苦涩。

早就听过豪门无情,骨肉相残也不过只是家常便饭。

可洛子衿哪能想到……

她这种连杨家这‘豪门’边都没有摸到过半分的人物,有朝一日,居然也能躺枪。

还是这么恐怖,简直斩尽杀绝一样的躺枪……

“姥姥。”

“我认罪!”

“但是。”

“一切真的跟李若尘没有半点关系,还请姥姥您明察秋毫!”

洛子衿抹了把眼泪,重重跪在地上,以头触地,恭敬对杨老太太道。

“哼!”

杨老太太冷哼一声,明显对洛子衿失望至极。

但转而她再看向场中宾客,已经换上了和蔼的笑脸,笑道:

“诸位,诸位,今天真是让大家看笑话了,还好没耽误寿宴的时辰。”

“来人!”

“把这个不成器的妮子,给我带下去,开始上菜!”

“是!”

几个女保镖就要把洛子衿带走。

“慢着!”

舞台下不远处,忽然响起一个冷厉声音,将众人都吓了一跳,纷纷看过来。

转而便看到。

一个修长的身影,步履沉稳的大步走向舞台,带着不可置疑的肃杀道:

“你们!”

“一个两个的!”

“这么欺负我老婆!”

“问过我姓李的了没!”

“立刻放开我老婆!”

“否则!”

“别怪我不讲情面!”

李若尘大步走到几个女保镖身前,心疼的看了看洛子衿的俏脸,又无比冷冽的看向杨老太太。

“王八蛋!”

“你干什么?快滚下来啊!”

“你还嫌事情不够乱么!”

“我怎么把女儿嫁给了你这么个不中用的废物,白眼狼啊……”

台下。

杨静云哪想到李若尘居然敢当面挑衅杨老太太的威势?

魂儿一时都被吓掉了。

哇哇大哭道:

“妈,妈,子衿马上就会跟这个废物离婚,这真的不管我们洛家的事啊……”

杨老太太看都不看杨静云半眼。

一双老眼只是死死的盯着李若尘,上下打量。

片晌。

忽然冷笑出声:

“年轻人,你,这是在威胁我?”

“威胁?”

李若尘冷冷出声:

“你这种是非不明,招子跟窟窿差不多的瞎子,我有什么好威胁的?”

“我只是在跟你阐述一个事实!”

“另外!”

李若尘手指一点杨老太太,转而又看向台下众宾客:

“自己又傻又瞎不要紧!可,你把全场几百号宾客,都当傻子瞎子,那用心可就有点不地道了!”

“狗东西!”

“你说什么?!”

“来人,把这个小杂种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杨老太太还没发话,杨振山已经大怒,招呼保镖拿李若尘。

李若尘看都不看这些如狼似虎的保镖一眼,只是玩味的冷笑着看向杨老太太。

“孽障!”

“孽障!”

“我杨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个孽障!”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啊!”

杨老太太直被气的怒火攻心,老脸一片涨红,老迈的身体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都是吃干饭的么!”

“还不快把这个畜生拿下!”

杨振山气的只要跳脚,大吼大叫。

这种东西,本就是快刀斩乱麻,很难经得起推敲的。

尤其是当着这么多身份不凡的宾客的面。

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迅速把场面掌控住!

那。

杨振山都不敢再想象那种后果啊。

又怎敢犹豫?

“砰!”

但就在几个膀大腰圆的保镖,就要冲到李若尘身前的时候,场内突然响起了一声刺耳枪声。

整个场内瞬间一肃。

转而便是有女人控制不住的惊悚尖叫起来。

众人下意识纷纷看向门口。

正看到——

一个穿着黑衬衣,脖子里挂着穿大佛珠,光头锃亮的大汉。

手中提着一把硕大的列枪,带着几十个迷彩装猛男猛女,大步朝厅内走进来。

随之光头大汉手中列枪一指台上保镖,无比冷冽的出声:

“谁敢动李先生一根毫毛,先问问我连黑虎手里的枪答不答应!问问我弟兄们手中的枪,答不答应!”

“唰唰!”

瞬时。

一众迷彩装猛男猛女迅速散开来。

有人手中拿着半制式押运枪。

有人手中端着利弩。

无数准心,全都是对向了台上保镖,包括杨老太太本人!

“虎爷?”

“我晕,虎爷怎么来了?看样子,还是给这个上门女婿站台的?”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今天这,这是要出大事哇……”

场中顿时一片惊悚的议论声。

台上,要对李若尘动手的保镖也都吓傻了。

他们虽然也有通过其他渠道进来的火器,但这种东西,肯定不合规,又怎敢在这等场合公然动用?

更别提。

来人居然是大名鼎鼎的连黑虎虎爷。

他们都上有老下有小的,想不开才会跟这种猛人硬刚啊。

“这,这,这到底咋了,虎爷,虎爷咋来了哇……”

这边。

洛天成、杨静云、洛国峰也彻底傻眼了。

洛天成更是裤子都要被吓尿了。

虽然早就知道,李若尘跟连黑虎有关系,可,谁能想到,连黑虎居然这么大场面,帮李若尘站台的……

想想刚才自己居然要去打李若尘……

洛天成真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

洛子衿柳眉也微微皱起。

眯着美眸,充满复杂的看着李若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当!”

杨老太太这时终于缓过神来,手中龙头拐再次狠狠一敲眼前玻璃茶几。

却毫不畏惧,又充满冷漠的瞪向连黑虎:

“连总,如果我没记错,我这八十大寿,应该没有邀请你连总吧?”

“怎么?!”

“连总你今天,要插手我杨家的家务事,跟我杨家开战么!”

杨家众人闻言都是一肃。

虽然各自内心都有着恐惧,有点虚连黑虎,但还是强撑着挺直了腰板。

“哼。”

连黑虎冷笑一声,不置可否。

只是轻飘飘的让开了门口的位置。

“得得得。”

片刻,门口便被几个彪悍的黑衣保镖打开。

一个一身艳丽红裙,踩着精致的高跟鞋,戴着副大墨镜的骄傲美女,恍如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在一个灰衣老者的陪同下,大步走进来。

旋即。

她红唇轻启,淡淡的开口道:

“既然杨老太太您觉得连黑虎分量不够,那,再加我齐凤舞一个,如何?”

话音未落。

几十号黑衣保镖,已经众星拱月一样,把齐凤舞和灰衣老者围拢中央。

“我去。”

“什么情况?”

“齐凤舞齐总居然也来了……”

“真的是齐总啊,居然比传说中更漂亮,更妖娆,更有气场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哇……”

“今天这怕不是要出事情的事了,怕,要出天大的事情啊……”

场内宾客一片哗然。

谁能想到,今天的寿宴,居然会这么刺激的。

“齐总!”

“你,你难道也要跟我杨家为敌么!”

杨老太太这次没敲她的龙头拐,只是极为凝重的死死盯住了齐凤舞的美眸。

对付一个连黑虎,杨老太太虽然心虚,但总归还是有几分把握的。

可。

再加上一个年少成名、手段深不可测的齐凤舞,她又哪还有什么信心?

“呵。”

齐凤舞淡淡一笑:

“杨老太太,您这话我就有点不明白了。”

“现在的情况,谁与谁为敌,选择权好像不在我们这边,而是,在杨老太太您手里呢!”

说话间,齐凤舞却也让开了门口,退到了一旁。

“这……”

场内顿时一肃。

很多人的瞳孔都止不住瞪大起来。

谁能想到。

今天这个局,齐凤舞这种人物,居然都不算最大了,后面居然还有?

洛子衿的呼吸也止不住急促。

她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但还是有点不敢确认。

转瞬。

众人便是看到。

几个身材高大、穿着白色练功服,一看就是好手的青年,迅速在前面清路。

随之。

一个居然光着膀子、略有瘦弱的老者,背后背满了荆条。

在一个同样一身白色练功服,扎着高马尾靓丽美女的搀扶下,快步走进来。

随之‘哗啦啦’一片,门外又进来一群白色练功服的身影。

“常老?”

“我晕,真是常老啊。”

“常老您好,我是熊氏地产的小熊啊……”

“常老,我是东大经贸的小王……”

“常老,您老身子骨还好吧?”

场中无数宾客,纷纷起身来,发自内心的毕恭毕敬对着光膀子的瘦弱老者行礼。

显然。

老者的地位,着实有些深奥,几如似山似海一般了。

“扑通!”

老者却根本不理会众人,大步上前几步,来到舞台下的空地上,竟然直接跪在了地上。

哀求着看着台上修长身影出声:

“李先生,昨天千错万错,都是我常家的错。”

“老夫今天也不要老脸了,想对李先生您负荆请罪,恳请李先生,您再给我,给我常家一个机会啊。”

说着,老者以头触地,深深跪伏。

“唰唰!”

旁边骄傲美女,连同几十号穿着白色练功服的青年,纷纷跪倒一片,毕恭毕敬。

全场瞬间死寂!

听到群里有人说为什么感染病毒要出来害人害己就很愤怒

听到群里有人说为什么感染病毒要出来害人害己就很愤怒

总感觉别人给介绍的对象加了微信不是都不太想聊就是比较忙,不成了家里人就说不能让别人一直主动问我,说我不和人聊,觉得比较郁闷应该是对方没有多大意向比较敷衍还说是我问题,真是很不喜欢别人给介绍对象

我女儿14岁,读初中三年级,平时成绩还可以,最近不想上学,叛逆,还自残!请问我要怎样去开导她,谢谢!

本人考了三级咨询师证,也学习了不少心理课程。想从事心理咨询师,但如何去实践?如何踏出第一步?